文珍的广播

说:

9月28日新书《柒》见面会。单向空间.爱琴海店,晚上七点半。先在这里小声说一声,因为觉得可能没什么人听得到。 明天会发正式的活动预告。好久好久没有见面会了,有点慌张。

说:

你们还有经常来这个小站看看吗?抱歉好久都没有更新了。

转发《我们夜里在美术馆谈恋爱》的评论

我们夜里在美术馆谈恋爱
穹顶之下、深渊之上 曾经,我们的教科书上,马克思主义哲学中有一条普遍原理是必须掌握的,如果忘记了,有可能考不上大学,那就是“事物是...

又一篇理想读者的好书评,尤其结尾,心有戚戚矣。另,《十一味爱》的电子书终于和《美术馆》同一天豆瓣上架,首周特价。为了所有不方便买纸质书的同学们:)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我想写的一切,不过给这世界的情书。
现在是2014年11月26日凌晨。我还没有睡。瞄了一眼豆瓣,已有456个人想读美术馆。奇...

发布了旅行专栏《如不相爱,请勿牵手旅行》下的新文章

正午万荣,深夜万象
旅行/专栏 作者:文珍 午后我们回到客栈,多多在吊床上睡着。外面阳光强烈,小木屋却凉爽惬意。四周的田野除了几声有心无意的蛙鸣,所有人也...

发布了旅行专栏《如不相爱,请勿牵手旅行》下的新文章

再会,琅勃拉邦
旅行/专栏 作者:文珍 这城的夜像童话,到处都是红的蓝的月亮星星灯笼,高高挑在树杈上,屋檐上,阳台栏杆上,闪闪烁烁,像孩子眨着的眼。从T...

分享

老挝往左,斯里兰卡往右
旅行/专栏 作者: 文珍 这从地图上看完全不搭界的两个国家,曾经在那么一个北京寒冬腊月的上午,变成我站在三里屯使馆区十字路口的两难抉择。...

这篇因为没写旅途风光,只写了办签证的惊险万状,又是第十篇快收官了,特此酬宾,免费阅读地址在此:https://douc.cc/2PDH3X 我的旅行基本上就是一个坚持了十年的乌龙连载,糗事从头到尾,好多次都把自己和旅伴给蠢哭了,如不喜此等风格慎入。(!) 特别谢谢所有一...

发布了旅行专栏《如不相爱,请勿牵手旅行》下的新文章

老挝往左,斯里兰卡往右
旅行/专栏 作者:文珍 这从地图上看完全不搭界的两个国家,曾经在那么一个北京寒冬腊月的上午,变成我站在三里屯使馆区十字路口的两难抉择。 ...

发布了旅行专栏《如不相爱,请勿牵手旅行》下的新文章

异乡记:大华街、茶阳迎马和初溪土楼
旅行/专栏 作者:文珍 早餐颇有特色。本地盛行的老鼠粄是一种糯米制成的条状食品,煮熟后配上肉碎、葱花、猪油、胡椒粉等料,奇香扑鼻……当...

发布了旅行专栏《如不相爱,请勿牵手旅行》下的新文章

带八十一岁的外婆去旅行
旅行/专栏 作者:文珍 我们全家都上了船。冬日艳阳下的东江水极清冽,比我在越南老挝见到的湄公河还要清澈许多,大概和沈从文笔下的边城相似...

发布了旅行专栏《如不相爱,请勿牵手旅行》下的新文章

西贡在堤岸
旅行/专栏 作者:文珍 范五老巷道错综纵横。某条空旷无人的街上,有骑摩托车的越南妖艳女子对我们遥遥招手,喊了一句什么,吓出我们一身冷汗...

发布了旅行专栏《如不相爱,请勿牵手旅行》下的新文章

穿袄黛的Miss Korea
旅行/专栏 作者:文珍 曾经的法属殖民地气息顷刻之间回了魂,越往南越南,越靠近胡志明市,空气越燠热、湿润,不复大叻的凉爽干燥。周围群山...

分享

两只猫在大叻
旅行/专栏 作者: 文珍 我和当当牙齿打战地穿着吊带背心人字拖走在大叻高高低低的街道冰凉刺骨的雨中。整座城地势起伏不定,回旋往复,像音符...

发布了旅行专栏《如不相爱,请勿牵手旅行》下的新文章

两只猫在大叻
我和当当牙齿打战地穿着吊带背心人字拖走在大叻高高低低的街道冰凉刺骨的雨中。整座城地势起伏不定,回旋往复,像音符。我没去过欧洲,也不好做对比,但是在我去过的所有东南亚城市里这是个异数。小小的欧式红房子蓝房子鳞起栉比,像童话里的糖果屋——只是糖果被含旧了,即将融化在越来越大的雨水里。

发布了旅行专栏《如不相爱,请勿牵手旅行》下的新免费文章

在喀什
多斯特在维语里的意思是朋友。从新疆回来之后一年多,我在微信和豆瓣上的名字都是阿思琅,这词原本来自蒙语“阿尔斯兰”,成吉思汗铁骑踏平中亚之后数百年,在好些突厥语系包括哈萨克语里都只有狮子之意——但是在维语里,它还有小猫的意思。 现在就是阿思琅怀念她的维族多斯特们的时间。 很少有一个地方,我再看回当时当地的照片会掉眼泪。不光是为了那些让我永远怀念的人与事,更为了他们的质朴纯良和被污名化的处境恰...

分享 jellyfish 的专栏

帷幕背后
文化专栏 | 每周一更新,共 15 期 | 简介: 聚光灯下,一切都像有魔力的。舞台上的每一次呼吸,都成为当晚传奇的一部分。然而帷幕落下,舞台背后是什么样?汗水、运气、缪斯……每一个无可复制的瞬间背后,都是一...

发布了旅行专栏《如不相爱,请勿牵手旅行》下的新免费文章

记到达和不曾到达的西藏
而我所抵达的那一小部分西藏,大抵是米堆冰川深处凝结的蓝色叹息,是浩天广地间无限渺小接近于无的自我,是大昭寺外平静有序随波逐流的人潮。湮没于众生间我异常快乐,因为终于让顽固的我执灰飞烟灭,即使只是顷刻间事,但也足以缅怀终身:某年某月某日,我曾放下——后又拾起,那是后来的事。

发布了旅行专栏《如不相爱,请勿牵手旅行》下的新免费文章

和黄山火车站的麻辣砂锅粉有关的爱情
有一类不靠谱的人做事毫无计划性,决定一次旅行大多都和旅伴的各种怂恿有关,最多再加上对吃的强烈向往。——具体要看到什么样的风景,什么样的景点又非去不可,倒是很少思量。 很不幸我就是这样的人。 …… 这就是我大一第一次旅行的真实故事。——我怀疑所有安妮宝贝式虚空高蹈的旅行小说背后,都有这么一个狼狈不堪毫不文艺的悲催真相。

说:

专栏的第一篇,用了内蒙漠河行的旧文,但增加了手绘和照片。喜欢大家喜欢。

发布了旅行专栏《如不相爱,请勿牵手旅行》下的新免费文章

一路向北
有一天,在从阿尔山去往诺门罕的路上——没错,就是村上春树《奇鸟行状录》提到过的那个内外蒙交界的沙漠地区诺门罕——我们不小心走到了一条被荒弃已久的路上。那条路上再也没有别的车辆经过,荒凉地让人心慌,又开始淅沥地下起雨来,道路更加泥泞。手机完全没有信号,也查不到第二条路,就在此山重水复之际,眼前的车灯光突然照出了路边一个穿着军大衣的人,牵着一头很大很瘦的黑狗。……过了他们的住所,土路复又漆黑,雨...
<前页 1 2 3 4 5 ...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