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长篇作品 - 小小说

小小说 (试发表)

作者:
燕窝
分类:
小说   创作
作品描述:
“小说比诗歌短”---《康赫语录》
2010-12-25 22:57:12
  深蓝离开时,什么也没说,天空只是稍稍黯淡了一些。 自从屏幕上打出“内存不足”的字样后,深蓝就一直处于深度休眠状态。我天天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读书、看碟、吃垃圾食品……大声朗读黄色笑话,深蓝却越来越沉默,甚至关闭我们身体的最后通道,——做爱。 我想杀了深蓝。 深蓝在一个冰凉的早晨出走了。睁开眼时,枕边还放着一节用得干涸的电池。深蓝一直是电力十..
2010-12-25 22:59:43
  我完全不记得我作为鱼的记忆了。 公元2000年6月11日下午三点,我从名发廊走出来,被洗头小姐灌了一耳朵水,这使我走的时侯不得不双臂平举、脚步倾斜。我怕水。在门口的时侯,我的左肩撞到了一个人,他回头朝我笑了笑,突然对我掀起他的喉咙,在我耳旁轻轻说了句话。 一片巨大的粉红色的腮。 我被由内往外的人群裹携着出了大街。我不知该如何表达刚才一瞥之下的心情...
2010-12-25 23:00:33
  撰写太空实验报告时,电子玫瑰带来两封鸡毛信。一是我重上太空的申请被批准了,另一封上面有黑色火漆:死亡通知书的一种。 我在茫茫宇宙间已经举目无亲,这是个邮件错误。 邮件打开的方式十分特别,象一朵花开放,老式航空信封的四个瓣化为成满天花雨,向四面八方打开,这是亚鼠的设计。 信封缓缓旋转,向电子空间沁吐黑色的花朵:亚鼠死了。    ★   ★...
2010-12-25 23:01:38
  离开那场旷日持久的木偶戏,我在以后的生活里遇到了很大困扰。首先是面部肌肉僵硬,一个微笑必须从我面部抽出各种线条,而我停下思考,它们进入组合,才得完成这个简单动作。其次是关节板结,过马路是一个巨大危险的动作,无论多远,我肯定绕进地下人行通道里。   我知道我看起来看象个行为艺术工作者,不土,还有点酷。现代舞中就有这么一环,让手足扮演木偶和机械人。当我走过现...
2010-12-25 23:03:10
  我抓住黑色电话线,追思空气中久久不散的香味:一只死老鼠。肯定是。我琢磨着,如何穿过一长串错综复杂、不同国名、不同地名的电报,这些人类符号的底下盘根错节,弗兰克把这里称作他的“卡片世界”。1941年3月31日,他被炸蔫已经一个礼拜了。我们所在的指挥所被炸得肝胆俱裂,向上伸出一截轻蔑的中指,那是我们的简易雷达。   我肌肠辘辘。   可以吃的生物、微生物都已经在炮..
2010-12-25 23:03:56
  我突然非常想吃肉。   就去了。在丽影广场碰到胸膛插着荆棘的人,痛苦地燃烧着,我摇摇头,我不想吃半边心脏的人。我的目标是,吃进去足够的子系集,它们的交互作用使时空在这里发生转换。   我太想念过去了,原来的那个我。    ★   ★   ★   它被吃掉的那天,我穿着一件白衬衫。   “这也是我最喜欢的颜色。”我懒洋洋地吸饱墨水,甩动笔杆,给女二号设...
2010-12-25 23:04:45
  我把父亲放进高速转动的离心管中。   整个早晨,他都嚷嚷着送母亲到东园酒家。我母亲非常痛快地拒绝了他,而且还生气,最后她气鼓鼓地变成了一条标签,粘在某年某月某记录下,“她去德明老师家找不到路,折返回家。”   这条注脚是我父亲加上的。然后他让她走掉了。他走过来对我抱怨时,我仍然想着粘乎乎的黏性杆菌:它们是怎么回事、在实验室里发生了什么变化、5~7天它们就完..
2010-12-25 23:05:33
  我相信我是一只鸟。否则不能解释我对一切有羽毛的食物都反胃,走出炳胜时,我差点就吐了。酒店金碧辉煌的吊灯下面飘浮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味道,那是绒毛、羽管、羽小枝的糊味。我跟着一个染了金发的年青人走到停车场,一再犹豫,是否把这句话跟他说。   “你的翅膀着火了。”   他以一种着魔的眼神看了看我,或者是瞪了我一眼,啪地带上车门。明天他就会有一对烧焦的黑眼圈,和光...
2010-12-25 23:06:18
  我们消失在一场源自身体的大雾中。   我最后一个还算清晰的印象是,隔壁车的一只小狗趴在玻离上,做出一副招贴画的笑容。这时我们已经在桥中间塞了1个小时50分钟。从很远过来的车子熄了火、熄了灯,静静地挂在车流后面,直到它成为一条首尾不见的长龙。   当车龙终于向前涌动,已经是深夜两点。   我们绕过一个还在冒烟的小型吉普车,到了前面,我才发现车头烧得只剩下两个..
2010-12-25 23:07:06
  在190米的水底生活是无所谓日出的。但早上起床时,我还是习惯地望了一眼“天空”,其实就是一片半浮半沉的灯光打在海水里,迥异于我生活过的海滨城市。那种灰蒙蒙的绿树和街景仿佛一次深呼吸。从理疗间的按摩椅上站起来,我忍不住又回忆了它们,感到肺叶牵动所有渴望呼吸而疼痛的肌肉。但黎师傅嘲笑我这种浪漫想法,他说是我身体里有一个结。   “很硬。而且是个很大的蝴蝶结。” ...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