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 (试发表)

作者:
燕窝
作品:
小小说 (小说 创作) 第1章 共15章
  深蓝离开时,什么也没说,天空只是稍稍黯淡了一些。 自从屏幕上打出“内存不足”的字样后,深蓝就一直处于深度休眠状态。我天天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读书、看碟、吃垃圾食品……大声朗读黄色笑话,深蓝却越来越沉默,甚至关闭我们身体的最后通道,——做爱。 我想杀了深蓝。 深蓝在一个冰凉的早晨出走了。睁开眼时,枕边还放着一节用得干涸的电池。深蓝一直是电力十足的,我们重逢的那个夜晚,深蓝以几百万亿次方的运算速度和我做爱。 我捧着深蓝,低声吟唱我的快乐。 即使这个时侯,深蓝仍然是自持的。象快要松脱的线头,每次遇到深蓝闪烁的眼神,我就更紧地缠上去,我们的身体拧在一起,松开,拧紧,再松开……直到每个关节都松脱、涣散,象晾干的床单一样瘫倒在床上。然后,我身体里面就有一扇门狠狠地关上,——怦!    ★   ★   ★ 我曾经试探过门后到底有什么。 迄今在关于门的记忆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扇松蓝色的木门,油得很差的漆四周剥落,我得仰着头才看得见门上那把黑黑的锁。爬上石阶后,我就地坐下,不时低头注视石头上滚动的汗珠和打架的蚂蚁,直到黄昏母亲归家。 现在我依然经常和那扇门对话。在我记忆中,它总是十分深沉的样子,话不多,也从不肯让我多知道一些什么。我朝门缝里偷窥过几次,却无非是些很普通的场景:两张并排的沙发,一床揉皱的床单,和很大的窗子。 那时我不到三岁。 很矮的窗子总是高过我的人头。在整个漫长的青春期梦魇中,我一直坚持不懈地搬张小板凳想要爬上去,一睹窗外的景色,但无论如何,我都从未看清楚过。窗外,一直只是一种迷人的诱惑,连同那种看不清的永恒遗憾。 我问过深蓝,关于这种同时想要走入门内和走出窗外的矛盾,深蓝运算了一长串复杂的方程式,然后耸耸肩,只给出一行字:计算机没有应答。 这很象是那扇门的回答。    ★   ★   ★ 毫无疑问,深蓝正是有着门的特质才吸引了我。 我发现深蓝是在一大排明晃晃的玻璃窗后。当时它正和一组身价昂贵的高级电脑呆在一起,待价而沽。深蓝高傲得几乎不象话,甚至不象其他电脑一样弄些闪闪发光的小飞行物招人耳目。深蓝的画面十分悠扬舒适,在一幅深蓝的天空背景上散发出夜九点的魅力。然而我在深蓝那张宽大的皮转椅上坐下来、试着敲打键盘时,它还是毫不起眼的。直至深蓝出走、我离开我们厮守的那个房间,我仍没意识到我已经爱了很久了。 深蓝走后的第N个不眠之夜,我终于手指缠着鼠标线、迷迷糊糊打了个盹。 我又在爬那道石阶。 等门。 我这一辈子好象都在等着那道门打开,内心说不出的悲凉。然而这次没等我迈上第一道台阶,门主动朝我打开了。门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甚至没有以前常见的床呀、椅子呀什么的。打开的门正对着的,就是一扇大得不可思议的窗子,隔着栅栏。那么多那么久想要破门而入的渴望一下子就呆住了,驻足门边,好几亿年的光阴一起哄笑不已。 我错过了进门的时机。以后不管我怎样敲击捶打,门紧闭着,再也不肯回答什么了。 我得离开一切有门的地方,包括梦境。 我打开电源时,一切能量都已经涸死。我决定用双脚离开房门,而不是网络。 在楼梯底的转角,久违的第一抹阳光跑来迎接我。我抬眼张望半晌,才终于确认和印象中不同的这种浅蓝才是天空真正的颜色。“你有一种特别的方法绕过那道门,到达你想到的地方。”很久以前,智者扫红曾对我说过。   我还是有点不懂,我到底是到了窗外呢,还是绕过门到了窗后,但这已不再重要。   我开始有一点点愉快了。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燕窝,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