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鳞 (试发表)

作者:
燕窝
作品:
小小说 (小说 创作) 第2章 共15章
  我完全不记得我作为鱼的记忆了。 公元2000年6月11日下午三点,我从名发廊走出来,被洗头小姐灌了一耳朵水,这使我走的时侯不得不双臂平举、脚步倾斜。我怕水。在门口的时侯,我的左肩撞到了一个人,他回头朝我笑了笑,突然对我掀起他的喉咙,在我耳旁轻轻说了句话。 一片巨大的粉红色的腮。 我被由内往外的人群裹携着出了大街。我不知该如何表达刚才一瞥之下的心情,我选择了嚎啕呕吐作为最直接的叙述方式。    ★   ★   ★ 我的理智对此嗤之以鼻。 尽管它在我们过往三十年的共同生活中漏洞百出,问题在于它总是比我坚定得多。经过十二小时不眠不休的圆桌攻略,我再度屈服在它飘动的黑长袍和不由分说的白胡子下,我相信我眼花了。 “你那胡子也他妈的太假了,都什么假冒伪劣产品!” 我终于稍稍放下心来,踢了它的破椅子一脚,扬长而去。 第二天,我在床铺上找到一片鱼鳞。 确切地说,是一片象鱼鳞的晶石,跌落在我的枕边。我用介质分解器研究了半天,琢磨不透这片一小时前还只有指甲大小、半小时后已经长得跟鼠标垫一样块头的家伙有什么古怪,也许是什么还未有学术记载的粘菌物质。幸好它不再长大了。 我扔下它,径自回公司去。 我踢倒一张椅子,解雇了一个中饱私囊、跟从我多年的手下,又和一个明争暗斗多年的的商场对手谈成一宗合作协议后,被发现倒卧在沙面的一家酒吧里。很醉,我仍然清醒记得昨晚我和一个陌生男人在酒吧的阁楼做爱,我们尖叫,数摆子,跟乐队一起疯狂摆头,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我也恍惚记得那个喜欢拿着写生板在校园闲逛的少年,但我现在更习惯了用呕吐作为表达方式。 敏来接我回家。 敏穿过充满晨风的大堂。十年了,她依然有一双直视的、象我初见她时一样清澈的眼眸。我或者好几个月不理她,或者连续几十个小时疯狂地攀爬她的身体,象溺水的人紧紧抓住最后一根桅杆。 敏的质地比任何一块红布盖头都更让我无法呼吸。见到她,求生的欲望浮出海面,我就痛恨所有沉沦的夜晚。 “去你妈的,滚——” 敏走了。 哭得通红的眼底泛着腮一样的颜色。她是呼吸得很好的那种人,我不明白她为何还需要我。 我问过理智。理智坏笑着,说她只是我身上的一片鳞,她本来就不需要呼吸。 不需要呼吸! 反过来就是附在我身上,借我来呼吸,我反驳。我他妈的没那么伟大,我不是雷锋,我不助人为乐!我嚷嚷。理智挠挠头顶,法帽上已经有三个滑稽的破洞,正好让手指方便行事。 踢倒房间里的最后一张椅子,我随后就买了张单程票直飞北京。    ★   ★   ★ 我在大榕树下五十米处的溪水中找到我的童年。 我突然觉得面上灼热,越来越热,我渴望一探其中的清凉。 “欢迎回来。把鳞片插到你的左胁下,你就能重新回到我们的世界。” 这是那天那个人在发廊对我说的话。记忆突然回归,我猛然醒悟到那片古怪的石头就是我的鱼鳞,而两胁是我从鱼到人留下的永久疤痕。 我几乎发狂了。 我记起我最后踢倒的那张椅子,铸铜的把手跌下来打碎了一张玻璃茶几,上面有我的鱼鳞,一起都碎成了齑粉。 我在郊外这间弃置的四合院里高烧了三天三夜,每个梦的碎片都充满了那片石头神秘的闪光,指向溪水。 我决定要跳下去。即使没有了鱼鳞,我也要重新成为一尾鱼回到水里。 我跳了下去。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燕窝,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