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诗 - 驴皮记

驴皮记 (试发表)

作者:
燕窝
分类:
诗歌   创作
作品描述:
---The Magic Skin ---“这本书正好适合于我,它所谈的就是饥饿。”弗洛伊德
2010-12-16 18:58:23
你知道夜晚不构成伤害 / 而是回廊下的漫步 / 和雨水,带来葡萄藤若有若无的缠绕 / 还有夜行公路 / 寂静的影子走在上面 / 互相践踏。但不是一周的夜班,白班,夜班 / 我们一直唱到深宵 / 在所有座钟的指针上爬行 / 打扰了啄木鸟的工作 / 被赶走的云彩,有一朵留在烟囱里 / 哭泣。 / 不,不是初夏的毛毛虫 / 它们吃掉了整个云彩国和半岛,把大山雀的家 / 变成几片孤零零的礁石 / 而是我们24小时后抵达的城... (2回应)
2010-12-16 18:59:08
有些花会孤独,怎么办呢 / 草妈妈,被斜坡那边的树林覆盖 / 怎么办呢 / 我为你留下空白 / 四月,鸟刚刚飞走 / 铁皮屋里的人怎么办呢 / 他柔轫的叫喊,他的袖口,他的吃吃笑 / 一颗会走路的星星,怎么办呢 / 拼了一半的地图 / 很快,要爬出电影的雾气 / 勾勒出新大陆,把流水带到另一端 / 蒂托,杰基和杰梅恩 / 世界那么空旷,你那么年轻,怎么办呢 /  
2010-12-16 18:59:46
和世界同行 / 从蓝色印章的湖水 / 直接跳上钢铁厂的吊车! / 说出它们的故事 / 那些美妙绝伦的黄昏 / 跳着最合适的舞步 / 填满我们的房子,一室三间 / 哦整个夏天只有它的四倍大 /  
2010-12-16 19:00:17
星期二不多了 / 星期三,下午的阳光翻墙而过 / 蹄下生烟的日子不多了。角马们还在徘徊 / 暗格子里的星期四,星期五,星期六 / 不多了 / 和它们的相遇 / 接二连三,进驻到我们胸膛 / 只识射大雕。它拉开流水的弯弓 / 挤进暴风中的队列:柑子,棕榈树,贝弗里街和糖果大道 / 组成加利福尼亚的阳光奏鸣曲 /  
2010-12-16 19:00:53
下一步是清明了 / 下一步四月五号 / 下一步 / 国王离开愚人节的庆典,牵马渡河,留下 / 勤勉的王后带大九个孩子 / 和野鸭子为邻 / 把植物的绿长到彼此的院子里 / 把早晨的闹剧塞进拉托亚的被窝里 / 下一步我在你的作业本上 / 长成了大树 / 树上面,一只鸟也没有 / 不蒸腾,不喧哗,爱抚生活的疏密和风声 / 等待我们心中明亮的小事物归来 / 如果你想听,你会听到 / 如果你想看,你会看到 /  
2010-12-16 19:01:24
要跳就跳到天上 / 要落下就落到我怀里 / 一二三,兰迪 / 你那么小那么温暖 / 刚好落在我心里的快乐湿地 / 是个小水洼。要表演的座位飘着雨 / 杰克逊兄弟演唱组卡在九十四号公路上 / 五六七,跳 / 之后的世界好安静。我挪动了一步 / 穿梭思想之妙的天空 / 现在我们驶向魔城 / 大朵大朵的是城堡和海上王国 / 小朵的柔弱,口音鲜嫩 / 它依赖我们的心 / 紧紧蜷伏在凶猛多汁的甲壳动物上 /  
2010-12-16 19:01:57
向上的力量把我们举起来 / 赐给我们芬芳的名字 / 你看那些枝叶 / 从未更多 / 从没有缺少什么 / 它们单纯地生长着 / 把我们变成为柠檬的黄,明亮的绿 / 透明的蓝 / 欢快之心柔软 / 和苹果园的阳光缔结密约 / 让我们成为那些声音中的一员 /  
2010-12-16 19:02:30
或者撕碎 / 或者露出最后一个秒针的甜美 / 在圆头圆脑的时间里 / 凝固表情 / 四十五座城市 / 数百种火炬树种子和仙人掌 / 各式各样的问题 / 枕头仗,剃须膏大战,装满冷水的吊桶们 / 它们的表情都凝固了 / 啊,一定是这样的 / 那些长距离的热爱 / 一场场漫游着,从世界的屋子 / 来到麦迪逊广场我们宽阔的怀抱里 /  
2010-12-16 19:02:57
我们喜爱故事 / 也喜爱故事里的歌 / 哦Benni,哦迪斯尼,疯狂的云中飞车! / 接通观众席 / 接出那里的沉船 / 螺旋楼梯通向木质的内部 / 一行一行跳出来! / 快活极了 / 到现在,我们还留着卡通故事的入口 /  
2010-12-16 19:03:30
回到童年 / 回到孩子们和月光的花园 / 遇到弹弓做的人 / 他内心的幽暗事物 / 发出獾的声音 / 再小一岁,我们就跳进它们身体里 / 长出不知名的树木 / 再小一岁,还不是十五岁 / 第100根弦上,我们还在跳舞 / 第101根弦我们就毁灭了 /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