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制 ( 全部 )

2017-10-22 10:37:27
/ 贾科梅蒂穿过人行道 / 他与人们一同往前。树的影子往后移。 / 前面是一幅巨型广告招贴画: / 亲切的主妇,拿着水果刀。 / 雨水打在她幸福的脸上, / 然后又顺着商店的屋檐滴落。 / 他期望被生活的幸福感染, / 但刀子让他恐惧。那薄薄的锋刃 / 自然不只是可以切开水果。 / 雨水,也在刀尖上一刻不停。 / 贾科梅蒂就要走到 / 路的中央。 / 路面很宽,但他几乎不能 / 有一点偏离。左脚靠..
发表于:《诗建设》2016年第24期
梦境美术馆 / 到最后,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 河面没有解冻,群山静止。而爱,没有到来。 / 我被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事物描绘, / 来来往往的人群也参与其中。 / 推土机用于呼吸,柴刀收割胃液, / 计划周密,不带怜悯地织起一班银河列车。 / 我坐在末排,左边是个理发师, / 右边是个演员。他们一个指点我的生活, / 一个默不作声地抗议我发胖的身体。 / 但我感受不到重量,空间在羞愧中被稀...
发表于:《诗建设》2016年第24期
时间压缩机 / 秋山之下,溪水涨过少女的膝盖。 / 她站在桥上,不用担心。 / 让少女心焦的是一群鳟鱼。 / 它们逆流而上,使劲摇动身体。 / 夕阳从少女脸上缓缓卸下, / 如同空气中探出了一双手掌。 / 夜晚就要到来,透过桥墩, / 她知道溪水正在变凉。旷野, / 为少女准备了丰盛的沉默。 / 虫子振动羽翅,松针摩擦, / 鳟鱼在其中重新勾勒自己的轮廓。 / 少女她急切地 / 想要与这一切拉开距离...
2013-06-18 23:00:58
/ 返航 / 岛停在水中,云为它 / 作注脚。屋檐,垂得很低。 / 而人们,在高处生活。 / 午后的苏澳,静止不动。 / 油在锅中沸腾, / 老女人拖着污水桶, / 拐进巷子,消失不见。 / 各种声音失去了秩序, / 和表达的权利。 / 海风渐起,俯拾即是, / 码头上,空无一人。 / 但等待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 就像船,总会沿着气味回家。 / 2013.6.13 往花莲火车上 / 2013.6.15 改于台北
2013-06-17 23:49:55
/ 牡羊座传奇 / 小火车开始加速。绕过我们的 / 耳朵,抹匀迟到的山光, / 像少女一样,谨慎地打探 / 无法稀释的秘语。像你我一样, / 闯进阳光灿烂的午后,又急切地 / 想要逃开,躲入早已搭好的场景之中。 / 孤独和若无其事,笨拙或过于 / 峻峭的男人,在抵抗倦意侵袭的时刻, / 都翻转成有关美好的词汇。 / 尽管如此,依然不能过度依赖它们. / 即使踮起脚尖,也无法隔山看海, / 甚至不能...

中长篇作品 - 关于中国的二十三个想象 ( 全部 )

第一章 (试发表)
2011-01-04 22:43:26
1、开始,在此之前 / 梦见新剥的黑溪,以及峭立崖壁的月。 / 肥胖的女鬼,重复着生前的生活。 / 烟霭中,旗风渐渐清丽。积雪, / 似我发霉的脚步,轻于一朵窗花的死亡。 / 2、雨水 / 水獭开始捕鱼,它抛弃了祭祀之礼。 / 温杯水酒,让自己,成为自己的情人。 / 揖别群山时,遇见颓丧的渡口,于是 / 风雪里有醉步,也有猎猎的衣响。 / 河水如同清晨的鸡鸣,冷涩而便于拥抱。 / 3、革..
第二章 (试发表)
2011-01-04 22:44:13
8、小满 / 路过大道的时候,花菖蒲衔走了我的影子。我脱掉鞋, / 倒出积攒两个月的雨水。终于回到纯粹的危险了 / 危险的人哦,内心有拯救生长,像疯长的艾蒿,来不及更换衣裳。 / 9、麦芒染红了左手 / 红是不可以替代的,麦子可以; / 左手不能换,握住的刀可以; / 刀,镰刀。 / 探入小腹的刀,像融化的山峦,温柔而安静; / 像一朵肥胖的花猫,执着于迷人的事物。 / 这时,我总要想起那...
第三章 (试发表)
2011-01-04 22:44:59
12、立秋 / 隐匿一只鲜艳的水狸,显露时已成太史。 / 13、和女性朋友看话剧 / 授受不亲。 / 落下去,再往下一点。 / 你伪装成有待领养的善良, / 与那人一拍即合。 / 那人,绕到舞台的暗处, / 转身笑一下, / 我扭过头,你正用左手搓弄衣角。 / 遥远的村庄,一声鸦叫。 / 14、霜降 / 怀里的头,我抱着你。 / 看那不远处的灯火,是山里人家。 / 一些经不起诱惑的 / 黑暗,一些容不...
第四章 (试发表)
2011-01-04 22:41:55
16、一九九七 / 火盆里,白灰又厚了一层 / 我蜷在炕头,屈眯着眼睛, / 屋里并不很冷。 / 墙上挂着的洋炮,一声不吭。 / 冬天自给自足,对人没有敌意。 / 我想到了昨晚, / 不自觉地掖紧了棉被。 / 邻家的狗叫了两声, / 门还没开。 / 17、风土与山河 / “我不想生长了,河水已经漫过堤岸, / 这一切,发生在理解渐衰之时。” / 窗子半开,下面是新鲜的地衣; / 不远处,一棵结了二...

徐萧的留言板 ( 全部23条 )

袁菁菁
袁菁菁: 徐萧午安,我是飞地的编辑,最近想推荐你的诗,想与你取得联系。 2017-07-13 18:32
 
洛盏
洛盏: 嗯,但豆瓣@ 的功能好像不行,hiahia 2012-06-16 21:51
 
蔚云朔
蔚云朔: @洛盏 是啊,盏哥也弄个小站吧 2012-06-15 14:18
 
洛盏
洛盏: 才开始认真对待豆瓣,果然好地方。 2012-06-13 21:45
 
蔚云朔
蔚云朔: @风君侯:惭愧,所谓不务正业 2011-11-18 22:33
 
风君侯
风君侯: 天才,诗人。。。 2011-11-18 11:39
 
[已注销]
[已注销]: 乱入的。。。 2011-09-27 22:11
 
蔚云朔
蔚云朔: @concertonie所以你是如何发现的 2011-09-24 11:20
 
[已注销]
[已注销]: 哎呦,我才发现原来你还有小站吖。。。。 2011-09-22 13:15
 
蔚云朔
蔚云朔: @马达先生 一不小心 2011-08-08 23:49
 
>

徐萧的广播 ( 全部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在违规的返回中,开始切割
/ 贾科梅蒂穿过人行道 / 他与人们一同往前。树的影子往后移。 / 前面是一幅巨...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而黑暗,正是它的作品
梦境美术馆 / 到最后,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 河面没有解冻,群山静止。而爱,没...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时间压缩机
时间压缩机 / 秋山之下,溪水涨过少女的膝盖。 / 她站在桥上,不用担心。 / 让少...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冬天,去乡间看望诗人余秀华
白云与拥抱:余秀华的生命姿态 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八组,如果我们按照...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余秀华的诗是不错,但别急着扣“中国狄金森”的帽子
余秀华的诗是不错,但别急着扣“中国狄金森”的帽子 徐萧 湖北诗人余秀华火...
2人
徐萧
徐萧,1987年生,诗人。现居上海。
  • 作者: 徐萧
  • 写作类型:散文/诗歌
  • 代表作: 《白云工厂》 阳光出版社 2013-4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73 )

  • Fall
  • 再见南国
  • 徐以斌
  • 的的山豆
  • 阿锋的骏马
  • 阿枣
  • Erfahrung
  • 咻~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蔚云朔 于2011年01月04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