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制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 贾科梅蒂穿过人行道 / 他与人们一同往前。树的影子往后移。 / 前面是一幅巨型广告招贴画: / 亲切的主妇,拿着水果刀。 / 雨水打在她幸福的脸上, / 然后又顺着商店的屋檐滴落。 / 他期望被生活的幸福感染, / 但刀子让他恐惧。那薄薄的锋刃 / 自然不只是可以切开水果。 / 雨水,也在刀尖上一刻不停。 / 贾科梅蒂就要走到 / 路的中央。 / 路面很宽,但他几乎不能 / 有一点偏离。左脚靠..
发表于 《诗建设》2016年第24期 诗歌 创作
梦境美术馆 / 到最后,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 河面没有解冻,群山静止。而爱,没有到来。 / 我被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事物描绘, / 来来往往的人群也参与其中。 / 推土机用于呼吸,柴刀收割胃液, / 计划周密,不带怜悯地织起一班银河列车。 / 我坐在末排,左边是个理发师, / 右边是个演员。他们一个指点我的生活, / 一个默不作声地抗议我发胖的身体。 / 但我感受不到重量,空间在羞愧中被稀...
发表于 《诗建设》2016年第24期 诗歌 创作
时间压缩机 / 秋山之下,溪水涨过少女的膝盖。 / 她站在桥上,不用担心。 / 让少女心焦的是一群鳟鱼。 / 它们逆流而上,使劲摇动身体。 / 夕阳从少女脸上缓缓卸下, / 如同空气中探出了一双手掌。 / 夜晚就要到来,透过桥墩, / 她知道溪水正在变凉。旷野, / 为少女准备了丰盛的沉默。 / 虫子振动羽翅,松针摩擦, / 鳟鱼在其中重新勾勒自己的轮廓。 / 少女她急切地 / 想要与这一切拉开距离...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 返航 / 岛停在水中,云为它 / 作注脚。屋檐,垂得很低。 / 而人们,在高处生活。 / 午后的苏澳,静止不动。 / 油在锅中沸腾, / 老女人拖着污水桶, / 拐进巷子,消失不见。 / 各种声音失去了秩序, / 和表达的权利。 / 海风渐起,俯拾即是, / 码头上,空无一人。 / 但等待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 就像船,总会沿着气味回家。 / 2013.6.13 往花莲火车上 / 2013.6.15 改于台北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 牡羊座传奇 / 小火车开始加速。绕过我们的 / 耳朵,抹匀迟到的山光, / 像少女一样,谨慎地打探 / 无法稀释的秘语。像你我一样, / 闯进阳光灿烂的午后,又急切地 / 想要逃开,躲入早已搭好的场景之中。 / 孤独和若无其事,笨拙或过于 / 峻峭的男人,在抵抗倦意侵袭的时刻, / 都翻转成有关美好的词汇。 / 尽管如此,依然不能过度依赖它们. / 即使踮起脚尖,也无法隔山看海, / 甚至不能...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 雪拥开城,再睹烧纸 / 子时早过了, / 我像一个遗失梆子的巡夜人, / 在一座活在历史的 / 北方小镇,寻找我的词语。 / 就像十字路口上, / 那些燃烧冥纸的城市人, / 找不到返乡的路一样。 / 他们在雪地上, / 划下一个个的无法成眠的圆圈, / 然后烧里面成群的念想。 / 纸烟上升,灵魂缭绕。 / 烧纸人身体发烫, / 眼里跳跃着,鲜艳的楼群。 / 我又一次看见, / 人们潮湿而又兴奋的耳..
展开 衔枚疾走的爱情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 衔枚疾走的爱情 / 日头被锁住的下午,我将自己 / 废弃在阳台。园区里的 / 秃树,享受不被注意的快乐。 / 我想慢下来,忽略自己的生长, / 然后欣赏美好的物事: / 脏雪,孩子们的脏手,脏的词语。 / 以及,又干又瘪的苹果核, / 像燃烧的山林,像哭过后沉睡的脸, / 像我给你,准备晚餐的心情, / 被掠夺殆尽,又得偿所愿, / 轰鸣而过,扒开所有新奇的疼痛。 / 它们一齐作用于 / 我的时..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仲秋,亚热带开花植物的情欲 / 柠檬桉,给定一种刻板的速度;黄蝉在阻碍生育的同时, / 加快心率。对它们的区分,先是基于时令,然后才是身体的结构。 / 在南中国的这个时候,空气的情绪,天空的高度,次第变化。 / 危险的讯号在两个方向产生刺激:三星果藤,开始酝酿它的名字。 / 辐叶鹅掌柴的自我意识,愈发强烈,完成一次背离。 / 固定性带来的束缚,让热情显得克制。日光喧腾,它们伸... (1回应)
展开 松软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松软 / 我想说植物,但一定不能从它们的形态开始。 / 一成不变的叶片需要修改,向下生长的根 / 也不能成为固定身份的借口。对于规律,应该 / 保持足够的戒惕。你看到花朵呈现“美丽”, / 然后产出可以吃的果实,似乎被览阅就是它们 / 全部的挣扎。再如青苔,侍奉岩石或者窗沿, / 在顺从之外,那些涌动的水分和不安, / 便轻而易举被放过。所有的这些,并非它们的 / 不幸。傲慢像蝴蝶抖动的磷粉...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静安寺观雨 / 雨在这里毫不稀奇,它们 / 在恰当和不恰当的时间落下, / 选择封闭一座城市, / 又开启它。或者敲打车窗, / 或者袭击公园里的森林。 / 而此刻,是我。 / 我站在地铁车站的门口, / 手里拿着一本诗集, / 但我不能去读。 / 也不能去问小贩,伞的价钱。 / 人们都在等待。而我 / 将那本写满事物的书,顶在头顶, / 冲向无人的街道。 / 2012.8.30 / 青年和他的中年 / “... (3回应)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