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溟鱼的短篇作品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快雪时晴帖》和王羲之的短信 我想“你好”这个词,应该远不应该止是接起电话来表示自己在听,或者见面时候算是看见了的招呼,当我们向朋友们问起——“你好吗”的时候,总盼望能听见他们最近怎样,没有生病吧,有不顺心的事情吗?可是很遗憾的,大多数我们问起的时候,总会被一两个字敷衍过去。也许是时间、空间和情感的距离都太逼仄,以至于我们无法整理好自己的心绪,也没有办法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