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Music.

姓慈名悲。 ( 全部 )

因果 ( 全部 )

明衣 (试发表)
2012-01-10 21:43:56
[乱石屋] 沙滩上杂草丛生,石硕和贝壳碎片躲在里面,我把车停在公路的照明灯下面,熄掉火之后我从车里钻出来,迎面摔过来一阵裹着沙石的晚风,我吐了口唾沫眯着眼睛往下看,明衣正在不远处赤着脚往回走,他一面走一面时不时弯下腰在沙滩上捡什么,等他爬上斜坡已经是半小时后了,他慢吞吞地划了好几道血痕, [神性] 预知的天赋——多数时间里我会对自己的下一段时间内所将发生.. (3回应)
预知与其孩子们 (试发表)
2011-11-28 00:11:14
预知的天赋——多数时间里我会对自己的下一段时间内所将发生的事情进行预估和猜测,这种预估在很早以前会对我现在的行动力造成很大的干扰,但是这种预估通常都是短时间内的,短时间内我可以估算到下一秒在我周遭所有动态的运行,然后尽可能地提前我的行动来抵挡未知给我带来的不确定感。当然这是有好处的,预知这一项天赋是能够给人带来防卫感的,但同时它也能够给人带来极度不安全的危..
漂浮的渔村 (试发表)
2011-10-06 11:11:09
我暂居在一个漂浮的海面上的渔村里。 这里距离海岸有数公里距离,淡水匮乏。来往船只稀少,每天的清晨和傍晚时分会各来一只渔船运送淡水和蔬菜水果。鱼排上的居住环境差且脏,空气里弥漫着鱼虾的腥气。台风天,巨大的轮渡在临近午时时频繁地在海水远处朝南驶过。轮渡驶过时在海面上形成一个巨大的波浪,一圈圈往外扩散。海面上成片的白色鱼排,成群结队地在打来的波浪中摇来荡.. (1回应)
重庆旧事 (试发表)
2011-08-20 23:12:32
阅读提示:纯属摘记,无任何思想可言。 /Eartha -1- 在重庆 在重庆的最后一天我在自己的脖颈后纹了两个字。 慈悲。 没有其他的图案作为倚衬,就是非常单纯的两个字,草书,工整地烙在了我的后颈上。撩起长发,就可以看见两个无比清晰的字体。渴望如果有一天..
发表于:《绝版》2011年第1期
1 离他之后我开始旅行。 所到之处仍是一片寂静。我不知道旅途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慰藉。但我只是想走。想走出去看看,看看这个世界上依旧存活的男人和女人,老人和孩子,看看他们是以一个如何的姿态在这个世上搔首。 以此忘他。 城乡公交车已经开出小城的最边缘。从满目琳琅的霓虹灯到荒芜的草野。月光依旧一尘不染地在天空中俯视。俯视她身下的万物。俯视不懂得仰视苍穹的万物。... (1回应)
笼式粉碎机 (试发表)
2011-06-02 19:48:18
1 我不应当揣着犹豫与恐惧走近、亲近他的肉身,他理当成为一种幻觉焦点固定于我的思维当空,空荡的,透明的,被肋骨包围的胸腔内浮动着两团摇摆不定的火焰,一团生命之火,一团智慧之火,若将生命之火从左侧摘除出去仅剩下无所依傍的智慧之火在灵活地来回闪烁,那我也只是触碰了他的生命之火光并被深刻灼伤、付诸可笑的自以为是的代价(多么容易备受误会的代价啊,长期受到误解与.. (2回应)
饥饿的人 (试发表)
2011-03-21 10:56:18
Eartha 1 她没有这些烦恼,不用目睹父母刻在分秒里的衰老。不用赤着脚在冰凉的地板上行走。不用一天不喝四壶正山小种就无法安心写字,也不用捡起掉在地板上的红围巾。即便是戒掉烟,也是没有用的。她的肩膀太硬了,颈椎已经出现了无法痊愈的毛病。因为长期跪坐,她...
潘厄之战 (试发表)
2011-03-19 11:27:32
Eartha. 站在河流对岸 沉默良久 说出所有冒险一搏的人常说的话:‘骰子已经掷下了。’于是跨过了河。 ——普鲁塔克。 1. 潘厄的鸟死了。清晨的时候陈尸在阳台的盆栽下的阴凉处,发现的时候是没有头颅的。头被啃掉了,从头断掉的模样判断,这是一只倒霉的鸟,不是一次性被干净利落咬去脑袋的幸...
埃尼先生
姓慈名悲
施恩予惠;

万事皆空
身行万里。

  • 作者: 埃尼先生
  • 写作类型:小说/散文/其他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646 )

  • Psychotang
  • 百里流觞
  • 紫苏叶
  • 秦楚
  • 菑亩新田
  • ANIN
  • 安之若素
  • 行走地低音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Eartha 于2011年01月20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