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长篇作品 - The Four ( 全部 )

CH 1 (试发表)
2014-07-29 14:04:43
批谷德号已经在小行星带里浸泡了整整四个宇宙年,一天只有两个宇宙时的阳光,所有的人都昏昏欲睡,太阳帆破旧不堪,颓然垂在坑坑洼洼地船身两侧。 泡了第三杯咖啡,我把铅笔塞进了他的老式卷笔刀里。我注意到40站在旁边跃跃欲试,但我可不想把这么有古典情怀的事情交给一个勉强通过图灵测试的机器人来干。粉红色的原木被锈迹斑斑刀刃分割开来,切成薄薄一层,只一会儿,眼前就升起了一...

中长篇作品 - 阿尔法城的女孩 ( 全部 )

CH1 一路向北 (试发表)
2012-01-21 01:02:34
镜头摇摇晃晃布满灰尘,灰褐色地小草还在沥青路面的缝隙里顽强挣扎,道路两旁是灰绿地常青灌木,几株秃光了叶的枝干孤零零地插在了远方的雾气里。一阵风吹过,呼呼呼呼,那是轮胎碾过路面的声音。尘土里,小草摇摆着它仅剩地两片叶子,似乎在招手,似乎在对那辆消失在阴霾里的尾灯说。 [remark=1] [/remark]开快一点,再快一点。 你催促我。嘴里吐着烟圈,蛮横无理,是如此的理所当... (3回应)
CH2 斑驳的墙 (试发表)
2012-01-22 23:23:44
阳光肆无忌惮地闯进了我的屋子,将你带走。如盗贼一样搜刮,夺走了我所有的财产。冬雀们在窗外上站成一排,它们脚下的树枝,已掉完了所有的叶子。在抽完最后一支烟后,我开始疯狂的回忆你的名字,像老鼠一般奔走于回廊和楼道之间。我心存侥幸,或许你会在下一个时刻里突然出现,拉住我的胳膊,笑着说:"你输了。" 我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嗅着地板,墙角。我要在这霉菌和精液..
CH3 她的城 (试发表)
2013-03-30 23:45:56
暗黄色地液体顺着轮胎滑落在沥青质地道路上,空气中很快就开始弥漫起一股氨气的味道,我抖擞着拉上拉链、站直身体。我打量着这些星斑、散发着面包气息的荒草和山石,就在那近光灯和远光灯都无法企及的幽深里。我嗅到了你的名字,你的身体,你的城池,这幽深寂静散发着温暖和面包麦香的土地。 "你见过这样的一个女人吗?她有小麦色的皮肤,坚挺的乳房,洁白的牙齿,她呼吸的气息带.. (8回应)
CH4 到来 (试发表)
2012-05-10 19:13:21
窗外的阳光很好。 这不是题外话,这是一个正题。在七分钟以前,这缕阳光才堪堪突破太阳的表面。而在更早的以前,或许是五百万年的时间里,它一直被浸泡在同类的海洋里。前后左右,那样的光明,也是黑暗。他在第一缕阳光来到的时候就开始挥动扫帚,一只小狗被这扫帚的声音吸引了过来,专注地嗅着被老人扫至树根的浮土,呼哧呼哧,它似乎发现了什么,那是沉淀了一整个冬季的果实吗?阳光..
CH5 微暗的火 (试发表)
2012-06-29 05:43:12
你径直走进酒吧,没有抬头看一眼招牌乃至对那些充满好奇或敌意的目光熟视无睹。厚重的靴子从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寒冬里走来,咯吱咯吱,鞋底踩踏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仿佛是冰湖在缓缓裂开。 转身、窜起、摇曳入半空、撒下丝丝火星,这是一缕火焰在跳跃。这些人掐灭了烟头,以那种打量某种兽物的目光打量你。火焰在吧台侧边的壁炉里安静地燃烧着,空气混合的酒精和大麻的味道仿佛随时都可以... (2回应)
CH6 死生契阔 (试发表)
2012-07-10 17:06:43
这个女人,你看着她。从黑芝麻似的头发,到绿橄榄色的眼睛,到小麦色的头发。你咆哮,大叫着后退,弄翻了衣帽架,一直坐到了床上。你看着这个女人,开始从那浆糊似脑海中抽离出她的轮廓,脚踝、小腿、臀部、胸脯、锁骨、眼眸。就在那片橄榄绿颜色的湖面上,你坐在在木船里,没有船桨,没有水波。你觉得自己的身躯仿佛是如果冻般被固定在了这片世界里。绿水、垂柳、湖上的船、船中的人,一...
CH7 宴 (试发表)
2012-08-01 23:45:56
就这样,女人住了进来。于是这所本当幽暗潮湿、散发着腐败气息的房子径直迎来了自己的第二场青春。地板上的油渍被清理了,墙壁裹上了新的壁纸,衣服在男人的箱子里被叠放得整整齐齐,仔细嗅闻,还能觉察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就像是她带来的面包,或者罗宋汤的味道,亦或高跟鞋在木质地板上缓缓走过的叮咚声。那是女人独有的气息。 你们同居、做爱、交换体液,如兽物一般。打了结的安全套...
CH8 愿望 (试发表)
2012-08-02 00:37:38
“他是你情人?” “不是。” 尾随而至的女警官似乎有些意外,抬头看了女人一眼。 她抿着嘴,唇上还有齿痕,痴呆似地望向审讯室。单向隔音玻璃将里面的细节暴露无遗。 “你杀了人。”“你没有喝酒。”“这是谋杀。”“你故意用车撞死了他。”“你甚至还试图杀死你的情人”“你这个败类、人渣。””你会受到一级指控。”“坐穿牢底。”审讯的官员深情激昂,反倒是男人一脸平静的..

Pic Wall

  • 取景自伶仃岛军事基地

13张照片

留白之碎 ( 全部 )

发表于:《绿罗集》 豆瓣阅读
在百万年记的旅程中,我们行至草原、山脉、大河、海畔,又至机械、蒸汽、电子、核能、太空——我们从荒野处行来,又向荒野处走去,我们的种族孤独地凌驾了万般物种,又继续孤独地遗世独立。 然而在面对饥狼、天灾、瘟疫、战争乃至未知的宇宙时,我们却未曾真正感到过绝望。纵然我们漂泊在这太空处孤苦无依,在我们的族群我们的身体里却依然流淌着炙热如恒心的温暖,我们赋予了它一个美...
2012-06-07 02:04:14
So Hee: 此時正在由港赴京的途中,其間一切順利,相關見聞錮于政治原因不贅述。此封信箋只做書評之用,關於火車上我贈你的那本書,「佛佗小傳」。 自季羨林先生去後,大陸研究佛學者日間稀少,加之馬列主義及其相關謬論之狂熱荼毒,佛教研究中心多泊於扶桑、英倫等地,乃至在當前環境下,所謂國內的佛教學術研究往往侷限於南傳佛教或佛學文化探究,而更早的,梵文或巴利文的文獻研..
发表于:《22N˚》2011年1月
你我她他的話,皆是生活的留白。 ——我以為跑步最可愛的地方就是這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如果這般都可以忍受,那麼一切的苦難就都可以忍受了。畢竟苦難無法避免,而磨礪卻可以選擇。同樣是成熟,你是願意在苦難中涅槃,還是在磨礪中成長呢?兩者的區別往往也就是上位者和下位者的區別,下位者被動的接受逆境,上位者主動的尋找逆境。對於下位者來說,逆境是苦難,對於上位者來說,逆境是...
5人
Ryan
代码与逻辑,文字与故事。
  • 作者: Ryan
  • 写作类型:小说/散文/诗歌
  • 发表文章:《青烟》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61 )

  • 独角鲸的歌唱
  • 沫歌未央
  • Miu
  • 一个人的下雨天
  • ユーリ୧⍤⃝
  • miumiuqian
  • K
  • 杨三好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已註銷] 于2011年01月20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