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情书色三集第三缕

作者:
胡洪侠
作品:
书情书色三集 (散文 创作) 第3章 共2章
发表于:
晶报,2010-2011
刘以鬯先生的签名本 (外二则) 【刘以鬯先生的签名本】 刘以鬯先生今年92岁,身体还好,听力不大好。今年在香港书展遇到他时,我后悔没把“中国文库”版《刘以鬯小说自选集》精装本带来让老先生签名,只好乱买了一堆“获益”版平装本。工作人员大声对他说:“这位先生把您的书全买了,让您签名,七本书都签上款。”老先生笑笑:“都签上款啊。”于是一本一本地签。我有些于心不忍,但是机会难得,且难以再得,也只能“严格要求”了。一九六二年写《酒徒》时,刘以鬯先生风华正茂。他在小说的序言中宣布:“这些年来,为了生活,我一直在‘娱乐别人’,如今也想‘娱乐自己’了。”二零零一年编自选集时,他又夫子自道:“我写的小说,可分两类:一类“娱乐他人”;一类“娱乐自己”。其实,他娱乐别人的时候,也娱乐了自己;娱乐自己的时候,也娱乐了别人。他固执地要区分“自己”与“他人”,盖因为他清醒,坦诚,不作伪。相比之下,大部分作家都太自大乃至自恋了。 【“论书”实为“探书”】 去年上海书展期间跟着陆灏拜访黄裳先生。陆问:“最近还看电视里的足球吗?”黄答:“不看了。老是进球的镜头。老进球,不好看。”“伪球迷”才喜欢看“进球集锦”一类节目,黄裳先生该是资深真球迷了。他写藏书文章,偶尔也会以足球为喻。在其近作《“藏园”佚事》中,黄裳先生据《张元济傅增湘论书尺牍》,钩沉民国年代二人京沪间通信往事,认为“论书”改为“探书”才名副其实。彼时张元济欲收储旧籍,因长住上海,“苦于北方旧本书流散状况不易掌握,而此际傅氏正以藏书家身分长住故都,书市消息十分灵通,于是一拍即合,张以求书为旨趣,傅以提供信息、兼做购书中人的身分出现……。”“如此看来,”黄裳先生写道:“傅氏的工作正与当前中外足球俱乐部雇用的‘球探’相似,随时发现新出现的足球新秀以供俱乐部收购,与发现有收买价值的古籍善本以供采购的功用一般无二。” 【“闲闲书话”文集】 天涯社区“闲闲书话”论坛开版十年了,精选网帖而成的文集也出了两套:先是二零零六年的《闲谈中西》《闲谈书事》和《书人闲话》,接着是刚刚出版的“十年文萃”四卷本。这两套书,不论平装精装,不管毛边非毛边,我一概“全品种”收罗;倒不是因为每套书都收有我的文字,而只是为了留住一些记忆。五年前应邀为《书人闲话》写序,我曾说:“我甚至有些不忍重读这些文字,怕书人远去的背影、山水遮蔽的绿色、美食飘散的香气,再一次酿成醉酒的味道。我只好衷心祝愿这几十篇偶然相聚的文字,能遍结爱书人的善缘。它们原是为‘书话’而生,却未必是为出书而写,如今它们经有心人的摆渡,从虚拟的彼岸来到现实的此岸,开始了新一轮发帖跟帖的旅程。它们又何尝不是以现实的纸墨阅读,缔造了新一场虚拟的网友盛会?”前天从梁由之手中接过“十年文萃”时,我还是这么想。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胡洪侠,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