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豆 ( 全部 )

2019-05-28 15:38:40
最近在梦里或者闲走着,总是恍恍惚惚看到山。 以前书架上有一本《碧山》,封面什么样子早已忘了,内容更是不记得,只是“碧山”这个概念,影影绰绰,又实实在在地绵延至现在,春风一吹,又返起青来。 东湖边没有山,我老家也没有,一马平川惯了,人憨傻到胸中无丘壑,想法和方言语调都是直线型。阡陌与平畴,大步量大步......
2019-02-10 21:37:11
读《徒然草》,如在月下山径里穿行。行到尽头,见几间寺院在层林中半掩。 旧瓦灰甍,令人想念闲坐此中,于烛灯下讨一盏粗茶。 窗外是月色流云,正月的天气,衣衫难耐宿寒。寒气在人的眉梢凝结霜粉,这样躬身捧茶,才最能尝出暖老温贫的滋味。 虽已过立春,到晚上还是能尝到冬天的厉害。又阴天的缘故,花盆里的土总不得干,......
2019-01-05 21:37:49
今日小寒,雁北乡,荔挺出。花历上是大花蕙兰日。 大花蕙兰是一种开起来颇为热闹的花,花茎上一般序生十几头花囊,每头开花小碗口大小,十几头一并开放,大有“山松野草带花挑”的意味。 花期在壬水之月的植物大都喜寒凉,大花蕙兰是面热心寒。 小寒,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 前几天从花店买了薄荷和金鱼吊兰,两袋土......
2018-11-25 15:13:38
在雪季快到的时候想到雨季,我也是醉了。可能是天干物燥。所以防火防盗,不防想想雨季。——记1 其实是打开电脑,偶尔看到以前写的几句,大发节约之心,续了两段。狗尾续貂还是貂尾续狗?一丘之貉。——记2 掀开桐树的叶子,看到的是东湖的雨季。 雨连续下了一个礼拜,湖面涨圆,晨霭烟岚中极重的水汽让人一天到晚,睫......
2018-11-21 21:40:36
小白这只狗,如果还活着,换算成人的年纪,到现在该有24岁了。 两年前去世的时候,作为一只狗,刚刚一岁半,来过一次月经,闹过一次肠炎。恋爱,如果她没瞒我的话,该是一次没谈过。小白还是一只未谙世事的狗。 我会很奇怪地认为,一个躺在摇篮车里熟睡的婴儿,跟站在旁边喋喋不休的大人唯一的区别,是两个同样年老的灵魂,......
2018-02-10 21:43:36
(1) 路灯之恶 如果在夏天的中午、秋天的黄昏没有割草机的声音,在晴朗之夜没有路灯,这个文明的世界就堪称完美了。 好多回月圆的时候,我都把月亮当成路灯,特别是在没树影的,车流熙攘的马路边。所有会发光的物体都拉长鲜活的声调,高的低的,粗的细的,不会发光的也反射着这种声音,吵得人心里毛毛的,像是罩晕的月......
2017-07-19 20:36:39
这得从漆黑的有风的那个夜晚说起。 入伏以来,入夜起风好像是很难得的事。“难得”并非没有,我宁愿搬把椅子,坐在窗前,什么也不干,只对着窗外被风赶来赶去的事物。被一天的日照烤红的小镇,风扑在上面嗞嗞地响,随之腾起一阵难以琢磨的白烟。鸟雀打个喷嚏,有些晕头,干脆敛起飞翔,大字型躺在凉爽的风里,任凭被风折......
2017-05-24 18:10:24
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我要告诉你,于尔克·舒比格并没有告诉给你们全部。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人类当然还没有出现,世界并非叫作伊甸园。那是世界已经长大了一点的时候才拥有过的一个名字。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它有多小呢,就像夏夜草叶的露珠,一只蚂蚁都可以充当西西弗斯神,像滚石头似的,将它推到草尖上,然......
2017-02-28 17:34:20
我爱晨光熹微中那万千种可能。 ——题记 《瓦尔登湖》中的梭罗大概说过,人最幸福的事,是在早上和太阳一起起来。时至雨水,春事已露端倪,昼夜时差也悄然颠倒过来,白天比夜晚长出将近一个多时辰了。我是怎样度量的呢?因为早晨一觉醒来,头搁在枕头上,胃口已经饿得难受,想睡也睡不着。这是冬日早晨第一次醒来从没有......
2016-12-16 22:45:01
我喜欢旅居湖边,喜欢八月蔺草遍布的树林,喜欢清晨的雾和光线。当似梦非梦的乳白水气自湖面升出,迂荡林间,折过几叠,散去八九分,剩下的就遇到草叶化成露水,彼时,林鸟尚在梦中流连,日华初转,途经树林的光线纤毫不染,那样出尘,仿佛透过瓷上花青的一声轻叹。 我在草间穿行,收集很多露珠养在盘中。待日上两竿,水气......
1人
朵蓝
坐久落花多。
  • 作者: 朵蓝
  • 写作类型:杂文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9 )

  • 阳羽
  • 五月
  • Laika
  • 一拳二超人
  • outing
  • Cynical小和尚
  • 我坐在原来的地
  • 朵蓝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朵蓝 于2011年02月11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