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的日记 ( 全部 )

2011-05-19 14:55:16
迈克的文字,散发着与大陆写作界所称许的“踏实厚重”迥然不同的迷人气息,对趣味主义者而言,那是醉死人的迷魂汤。 南都周刊记者_洪鹄 发自香港 迷魂汤 若不是两本旧作《坦白说,亲爱的》和《狐狸尾巴》内地版横空出世,迈克,大概始终属于某个小圈子的接头暗号。 谁读迈克? 一般有两种。一种是达明一派的死忠歌迷...... (2回应)
2011-04-11 09:35:56
迈克:语言就在那儿,不能辜负它 刊于《Timeout北京》 作者:丁杨 按说,凭一手活色生香、视界庞杂的专栏文章名动港台乃至东南亚华人圈的迈克早该在内地走红了,起码他的拥趸不止现在这么“一小撮人”。原因是多方面的,他的书基本上没怎么在内地出版过肯定是其一,距今最近的还得追溯到十多年前经陈子善筹划上海出的那......

我爱夏日长 ( 全部 )

发表于:《狐狸尾巴》,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平日根本难得好好穿一次衬衫,旅行倒又乐于替自己添额外的麻烦,收拾行李时总记挂着带一两件。借口不但迹近荒谬,而且婆婆妈妈,所以从来不敢说出来,在心里过一过打圆场:或者忽然有那么样的时刻,非穿不可…… 这是骗谁?又不是上台领奖受封,又不是陪公主王子跳舞,更不是接头倾谈利益以亿作单位的生意,哪来一定要衣冠楚楚出席的场合?真要登那样隆重的台盘,一件衬衫倒是不够的,可... (5回应)
发表于:《狐狸尾巴》,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这是马蒂斯(Henri Matisse)的城市。 他喜欢它慷慨的光,我却喜欢它的夜晚。相同点是不含杂质,不论日或夜,都有种决绝的透明和彻底——拖泥带水的,只是介于它们之间的时段。 海湾向南,看不见日出也看不见日落,像一个阔而且深的山谷,兜载了最漫长的日光。夏季傍晚八九点,海水还是暖的,浸在温吞里的人懒,天色倒比人更懒,延挨着迟迟不肯转向黯淡。胭脂涂在天脚,不动声色漾进紫.. (3回应)

日安,继续忧郁 ( 全部 )

发表于:《狐狸尾巴》,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有一天万一我生病,他不会照顾我。” “你怎么知道?” “他亲口说的。” “可能说说罢了。” “不。难得有一次不说谎,不要不信他。” 宁愿听蝴蝶翼似的谎言?宁愿两只耳朵同时被蜜糖胶贴?比较年轻的时候,或者。有些人越老越觉得有资格糊涂,那当然很好,人生在世匆匆数十年,本来无需与自己作对。但是于我来说,不着边际的日子,浮云一般如今都远去了。 只有看到... (1回应)
发表于:《狐狸尾巴》,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斟情记   两个都爱吃甜,彻头彻尾外国人所谓的“甜牙齿”,糕饼糖果凡甜的几乎来者不拒。从前报章上常看见一种订婚或结婚启事,劈头一句“我俩情投意合……”,像戏台的才子佳人亮相前在帘内唱的倒板,先声夺人。其实追究下来,真相或者也就是毫无特殊意义的芝麻绿豆,两个人因为生活上细节的投契,加上源自种种因由的容忍,相安无事甚至同偕白首。   一个怕发胖,另一... (2回应)
发表于:《狐狸尾巴》,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未必如流,但出来江湖行走,起码傍身技术一定要有。而且不一定具攻击性,有时聊博一粲,对健康有益无害。 参观博物馆,问管理员:“可以拍照吗?”答:“可以,但不可用闪光灯。”随口说:“放心,我从来不用闪光灯。”她不知是否话中带刺,表情几乎完全欠缺线索:“啊,阁下摄影水平厉害。”只好厚着脸皮答:“厉害的不是我,是我的摄影机。” 没想到换来乐不可支的“咭咭咭”。 看电... (2回应)

迈克的相册 ( 全部 )

迈克的广播 ( 全部 )

写了新日记

你看见的我是你自己
迈克的文字,散发着与大陆写作界所称许的“踏实厚重”迥然不同的迷人气息,对趣味主义...

写了新日记

语言就在那儿,不能辜负它
迈克:语言就在那儿,不能辜负它 刊于《Timeout北京》 作者:丁杨 按说,凭一手活...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短篇作品 处女与处女膜
文章尚未发表,编辑大老爷先来信道歉:阁下笔墨略有不雅之处,逼不得已稍作修改。唉,...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短篇作品 春树开花
说出来十分抱歉,从未读过村上春树。全港文化型人随《舞吧舞吧舞吧》手舞足蹈,继而列...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短篇作品 摇啊摇,摇到叹息桥
“有一天万一我生病,他不会照顾我。” “你怎么知道?” “他亲口说的。” ...
3人
迈克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385 )

  • 逼良为警
  • zy
  • phoxtail
  • Sappho
  • AAwun HUI
  • 家明
  • lwg
  • 罗衣一时聚散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