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花

发表于 《坦白说,亲爱的》,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散文 创作
说出来十分抱歉,从未读过村上春树。全港文化型人随《舞吧舞吧舞吧》手舞足蹈,继而列队进入《挪威森林》采摘雨后蘑菇的九十年代初,没有报名着实有点危险,肯定要被当作入定的老僧,但我立定心肠,目不斜视一如柳下惠。这几年内地大量印行简体字版,十多二十元就可以漫游那个时尚东京的花花世界,仍然完全不为所动,站在书店日本文学译本面前,一心一意找寻曾经造访的《金阁寺》,还有化...
发表于 《坦白说,亲爱的》,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散文 创作
《八十年代访谈录》我急不及待读的是删节过的北京三联版,因为完整的香港牛津版还未上市。最意外是查建英的纪录非常活泼生动,大有《访问》月刊有闻必录之风,人物个个跃然纸上,读着如见其人,幅幅都是绝妙的文字肖像。每篇访谈前的主持人手记写得也精彩,看似线条简单的清淡白描,其实语重心长,充满细腻的私人感受。 譬如写日夜颠倒的阿城:“我第一次给他打电话约访谈的事情是在... (2回应)
发表于 《坦白说,亲爱的》,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散文 创作
天天像返工一样出入文化中心,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剥掉装饰的借口,最赤裸的存在理由不外是「打戏钉」,一种生命力顽强的边缘生态。夹缝已经狭窄,还挤在里头开花,其滑稽可想而知,也难怪时不时荣获有正经工作在身的专业人士赠送白眼。不知内情的总以为我得到优差,又羡又妒,遭盘问查牌次数太多,渐渐懂得掩饰剧场偷渡客身份,顾左右而言他:「《帝女花》我负责什么?没什么,幕后代唱...
发表于 《坦白说,亲爱的》,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散文 创作
《色,戒》是一篇要人坐直腰身才能领略好处的短篇,麻雀的体积填了孔雀的五脏,当然还包括教人目眩的尾巴。到处机关密布,每个句子藏着珍贵资料,有时是人物的来龙去脉,有时是场景的五颜六色,更多时候是情节始末微妙的转折和衔接,就算在以精致见称的张爱玲作品之中,文字的浓度和密度也极为罕见。形式上的步步为营,完全配合内容猎人与猎物玩音乐椅游戏的一步一惊心,简直是别创一格的... (1回应)
发表于 《坦白说,亲爱的》,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散文 创作
好文字有教人莫名其妙高兴大半天的魔力,尤其是不期而遇那些。譬如路过湾仔,在横街见到一家茶餐厅叫安乐茶饭,我嘴角的微笑便久久不肯退位。胸无大志的老百姓,最诚实的人生目标不外包揽在这四个字里,盛世也好,乱世也好,只求每日三餐吃得宁静舒适问心无愧,送进胃的不论是鱼翅还是粉丝,味蕾同样殷勤报喜。站在威灵顿街中央,左边是镛记,右边是翠华,选择钻进哪一家祭五脏庙,你都知... (1回应)
发表于 《坦白说,亲爱的》,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散文 创作
抄《雷雨》字句骗稿费,其中“不声不响地恨恨地吃了你”,细心的编辑以为我眼大看过龙。我自己起初也当是“狠狠”,再次核对才敢肯定。其实“恨恨”也通,不过现在统一弃心从兽,狠起来不必讲究良心,感叹世风日下的又有机会借题发挥,大发“文字进化反映时代精神”的议论了。 我倒想起张爱玲的《姑姑语录》,说她姑姑写信“老是写着‘狠好’,‘狠高兴’”。印象中五四文艺读起来怪怪的... (1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