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树开花

散文 创作
迈克 发表于:
《坦白说,亲爱的》,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说出来十分抱歉,从未读过村上春树。全港文化型人随《舞吧舞吧舞吧》手舞足蹈,继而列队进入《挪威森林》采摘雨后蘑菇的九十年代初,没有报名着实有点危险,肯定要被当作入定的老僧,但我立定心肠,目不斜视一如柳下惠。这几年内地大量印行简体字版,十多二十元就可以漫游那个时尚东京的花花世界,仍然完全不为所动,站在书店日本文学译本面前,一心一意找寻曾经造访的《金阁寺》,还有化成映象前的《其后》。 既然《海边的卡夫卡》无端端出现,没有不翻翻的道理,而且就在海边,合时合候春树开花。首先让我吃惊的,是英译的流畅。不是说翻译应该像跛脚鸭,行一步拐两拐,而是行云流水到一个程度,假如事先没有看过封面,简直不会怀疑不是英文原作。我没有阅读英译日文小说的经验,所有的川端康成和三岛由纪夫,看的都是中译本。而这些中译本,从来老老实实充满异国文字情调,再粗心大意的读者,也不会产生坐在北京四合院透凉,或者在广州省城大街蹓跶的错觉。 难道,这就是村上春树在国际畅行无阻的秘诀?所谓掌握了一种地球村方言,去到哪里交流都宾至如归——有点迪斯尼主题公园的况味,不论坐落东南西北,一样号称乐园。当然人物行为的干净企理,一看就知道不会不是日本人。萍水相逢交谈两句,分手前奔进便利店买糖果当小礼物,我很难想象世界上哪一处的国民会这么做;男主角勤于洗衫,没有干衣机烘干,一件件折得整整齐齐放进胶袋,到适当时候拿出来挂上晾干,也是日式奇景。 2006年7月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迈克,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2人
最后更新 2011-04-06 10: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