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与处女膜

散文 创作
迈克 发表于:
《坦白说,亲爱的》,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文章尚未发表,编辑大老爷先来信道歉:阁下笔墨略有不雅之处,逼不得已稍作修改。唉,其实产品一旦离开文字工厂,技工既无从也无权过问,死心眼依依不舍企图控制质量,会被嘲笑食古不化的。这位买家显然特别有良心,来个先奏后斩,可说仁至义尽——从前有一出粤语戏曲片叫《为郎头断也心甜》,接获善意的阉割通知,我还真满心感激。 改了什么没有说,倒教人望穿秋水。小时候不知天高地厚学人爬格子,自珍的敝帚一把把寄出去,总是日盼夜盼,祈祷心血勿要与编辑室的字纸篓结下不解缘,早日化身为方方正正的铅字,灵灵性性出现在印刷品版面上。成为指头生茧的老手后,当然失去悬疑乐趣,许多时候根本文章刊出了也没有看到。这时忽然返老还童,也算意外之喜。 战战兢兢翻开大作拜读,却原来只删掉一个字:「处女膜」变成「处女」。真是的,有膜见不得人,失掉它反倒无伤大雅?况且「处女膜」是医学名词,原则上不涉道德,怎么被视作冒犯?大概太有诱惑人深入不毛的嫌疑,探射灯照着名贵的陈列品,连带引发大家对展览场地的兴趣。抽象的「处女」与实质无关,诚如罐头开与未开,都对胃没有直接影响。某某初次执导某某第一回付梓,我们把成品称为处女作,就从来没有人脸红耳赤,也没有人想入非非。 女性性器官没有选择余地,一化成文字只能栖身敏感地带倒是中外皆然,围绕男人下半身打转的笔可以尽情眉飞色舞,一旦蝉过别枝驻足在雌性两腿间的花朵上,却只好自动自觉像蝴蝶采蜜一样把双翅合起——类似合十念一句阿弥陀佛。形容男界那话儿的英文四字经早已过了明路,不但频密在唇间进出,于白纸黑字也肆无忌惮亮相。然而C字头的女阴代用词仍然不便宜诸于口,也极少在笔下现身,事事争取平等的女权运动员,似乎决定放弃在这一项目竞赛。那出百无禁忌的舞台剧也只敢取名《阴道独白》(The Vagina Monologues),没有勇气向较粗俗的地盘进军,否则中文译名再斯文,也唯有叫《阴户独白》才算贴切。当然,真要门当户对直译 cunt,也绝对难不倒头脑灵活的香港人,多年前已经有一部色情片以身作则:《一江春水向西流》。借音过桥恐怕严正的语言学家会觉得太区域性,操其它方言的外省人看得一头雾水。可是草根市民的乐不可支,往往根植在这种口舌之快,越是小圈子越洋洋自得。长期浸淫在香港文化里,别的没有什么得益,这方面我却略略学到皮毛。去年翻译一部法国电影的中文字幕,两个女主角唇鎗舌剑,来来去去「他妈的」太缺乏色彩,忽然灵机一触,溜出一句「这女人真是五行欠小」。银幕下一闪而过的字,留意的人根本绝无仅有,所以后来有位眼明的朋友打电话来大呼小叫说我无赖,特别感到高兴。 可能因为享受市井的粗口烂舌,对精致和高雅的文字渐渐不过电。那年伍宇烈编了一支舞,取名《乙女祈》,说是从日文借来的,意思是「处女的祈祷」。过了很久我才醒悟,这「乙女」和甲女A君无关,应该是「玉女」的变奏——以广东话念听不出,读普通话就原形毕露。我马上想起《玉女添丁》,一个起码用过两次的港产片名字。哎呀,不会是《圣经》得来的灵感罢?童贞女圣母玛莉亚传奇的无性行为受孕产子,不正是玉女添丁么? 2004年2月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迈克,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1人
最后更新 2011-04-06 10:15:43
Hazel
2011-04-06 10:18:51 Hazel (微信“素食星球”(vegplanet))

“五行欠小”,刚Google了一下,这句话骂人好狠啊!
“小”在粤语里发音与“屌”相近

湖山石畔
2012-01-21 00:21:39 湖山石畔 (淮南皓月冷千山)

意思就是欠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