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忠信

散文 创作
迈克 发表于:
《坦白说,亲爱的》,广西师大出版社2011年1月
如果不是天气炎热,或者浅野忠信在公车站灯箱的裸照不会带来这么大的刺激。气温三十度以上的骄阳照射下,赤裸的身躯一般教人觉得清凉,剥掉第二层皮肤回复自然,比任何强力冷气机都见效。但是,浅野先生体毛之茂盛,准备吃冰淇淋的眼睛不禁吓一大跳,马上产生大热天时盖棉被的错觉,热能扑面而来,措手不及站在街头焗出一身汗。 是一种视觉的感同身受:这张照片的即席点题字,不可能不是“汗”。出汗纵然健康,不过汗的气味通常笼统被归纳为臭,除非慷慨公开淋漓的一位是娇滴滴的小姐。用贾宝玉的二分法衡量,只有水造的才是香的,泥人们无可避免散发令人不安的气息,轻则掩鼻,重则昏厥。而遍体丛生的毛,仿佛是汗的先锋部队,就算身体的主人清清爽爽,也不客气宣布了大军即将杀到。起码,世俗的偏见是这样,不由分说在下意识落了案底,水洗不清。 亚裔男士通常皮光肉滑,毛毛虫属于少数族类,大方袒胸露背以毛示众的勇士虽然有,但根据我的观察,还是含羞藏在衣柜的莫可被人见派占多数——那些不论气温若干一年到晚以圆领白T恤打底的绅士,有不少是地下毛党的秘密成员。浅野忠信阔佬懒理公开展览体毛,不但教嗜毛派受宠若惊,对闪闪缩缩的藏毛族也是珍贵的启示,简直应该被封为二十一世纪亚洲分区的“毛主席”。 近年毛在男界的性感指数一落千丈,难得刚刚公布的最性感老男人榜,高踞榜首的仍然是辛·康纳利。当年他一反好莱坞保守传统,扮演占士·邦毅然不剃毛真胸上阵,是演艺界毛革命劳苦功高的垦荒牛。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迈克,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2人
最后更新 2011-03-14 09:4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