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塘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池塘》 我长大的村子里,池塘众多。我家周围有七个池塘,还有三个小潭,它们历史悠久,和人们一起经历过最艰难的日子。像给孩子取名,人们也给池塘取名,藕塘、黄泥塘,担水塘等。池塘和池边形形色色的树,成为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之一。 打开东边客厅狭窄的木门,绿色的池塘便跃入眼中。柔和的弧线被青草重重覆盖,这是担水塘,据说人们曾从池塘里挑水喝,我想那时水一定非常清澈。池边有两棵槐树,一棵木槿,一棵苦楝树,一棵杨树和一棵樟树,靠近南边有一个菜园。菜园里也有一个很小的池子,池中飘满浮萍和水葫芦,池边还生长着很多螺蛳,池上是种着南瓜和丝瓜的瓜架。 春天,细雨蒙蒙,槐花香气四溢,在氤氲的空气里流动,白色中带着青色的花穗小瀑布般垂落下来,遮蔽斑驳的树皮。我抬头仰望,闻到花蕊中甜蜜的芳香。同样的时刻,苦楝花也开得热闹。它是少见的紫色,满树满树地开,仿佛永远也不会衰败。我们喜欢爬到树上,摘一些放到盛水的花瓶里,于是有那么几天日子,在香气里入睡。爸爸种下那棵杨树和樟树,我看着它们超越楼层,伸入天空。那是我第一次和这两种树这么亲近,大多数时候它们只作为行道树种在城里。我时常坐在门前凝视,杨树的碧绿,樟树的芳香,风中翕动的叶子,雨中湿漉漉的枝干。 夏天,木槿花尚是花苞时,花瓣为深紫红,比开放的花有另一种美。我将最外层的几片花瓣小心地剥开,放到水上,看它们轻盈、纯洁地漂浮远去,没有重负地在绿色之上绽放。水托起花瓣,花瓣就像宝石镶在宝盒的表面一样。夏天里我们曾如此亲密。我们跳入池塘的裂缝,姐姐和弟弟,还有爸爸。池塘关闭,我们在水中嬉戏。这自然的乐园腾起一天中最愉快的浪花,水波一圈圈向岸边扩散、消失,我们欢笑不止,温暖的水包围我们。有时我们忽然静止,等待鱼群轻轻游过我们,若有若无的触碰,一种亲近,我们彼此不说,只是抿嘴笑,谁也不知道以后一切都会消失。在浅滩,我们踩着淤泥,直到碰到一种坚硬的块状,那是河蚌,我们兴奋地捞起来,把它们当做礼物拿给妈妈。阳光渐渐消逝,水变得凉起来,我们依依不舍地在催促中离开。夜晚,我们将池塘还给萤火虫和月亮。 秋天,树叶变黄,在一天天更寒冷的风中飘落,池塘接纳了它们,正如接纳我们。那棵苦楝树上,一串串泥黄色的小圆果日渐干枯,生出纹路,朴素得像来自古画。因为好奇,我尝过它的果子,苦涩的味道,我后来再也不吃,但我仍然摘下它们,试探它们的硬度。 冬天,一夜之后池塘忽然结冰。晶莹的冰块,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妈妈和我们站在清冷的空气里。我们抛出小石头,它在冰面上滑出很远,直到池塘另一边,我们比赛。下雪的日子近了,池塘会再次冰封,将温暖留给内部的鱼群,我们等待一场雪仗。 如今,城市成为我们的生活,池塘的历史结束,一切都失去了。荷塘成为一片平地,西边两个池塘中间的小岛上,井井有条的菜地消失,荒草丛生,我不再去看池边码头上洗衣的妈妈,夕阳不再透过密林在我眼中闪烁,像那个傍晚那样辉煌。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桑婪,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8-11-15 18:3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