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脸集 ( 全部 )

少侠 (试发表)
2021-04-17 22:07:13
我曾佩戴木棍,穿过小镇, / 假装那是剑,众人是路人甲乙丙,路过我, / 市井是江湖。酿酱油那家人善于制毒 / 暗房里挂着两百人的胃, / 街口王屠夫,曾杀猪三千 / 但为了小儿子,用黑白电视机练习魂斗罗 / 老街郭师傅年轻,是摩托车内胎修炼高手。妻子理发, / 守铺面像守门派,一蹲20年 / 我常去他家打理刺头, / 嚯!她用剪刀比我用剑更快 / 我只好潜回雷家村, / 那里藏着我的秘籍、饭票和泥巴..
乡居十日 (试发表)
2021-01-31 16:30:38
白绫入山 / 赶在被鸡鸣吵醒的山林之前 / 花光整夜的肃杀 / 白眉、蛾蚋、本草, / 秋气删减了它们等腰线上的晦气 / 短额负蝗,这草间待命的皂吏, / 等着收割花间草莽 / 负命的天气,一日一日 / 等在它们无所事事的宿命里 / 等着那圆头圆脑的猫司令,惊动 / 雾里隐匿的山鬼 / 我加一件秋衣, / 赌气上山, / 这一身米黄,成了山间的异乡人 / 我用长钳笼络柴火 / 像一次车祸中的车辆主宰, / 替他们调整、翻...
三重奏 (试发表)
2021-01-31 16:29:57
我梦见我变成了一本书,我, / 从其中一页醒来,身边写满了字, / 我不认识那些字,也无法开口读, / 如此陌生,充满了隔阂,偏见和防备, / 需要重新问候,组合,才能交换意见, / 达成秩序。排列的时候,意义显露,内涵翻滚 / 我说出真相,就醒了

X组诗 ( 全部 )

X组诗 (试发表)
2021-01-31 16:05:16
IX / 是风中风了, / 旗帜僵在半空,已经一千年 / 城墙也有一千年了,许多人 / 抠了墙砖做古董 / 收藏家用视力交易时日 / 每抠一块就瞎一点 / 他们见过银杏林茂密的胡须 / 捋一捋, / 用来自嘲 / 同样的眼睛,看过1987年的日落 / 看过犹太人跨过约旦河, / 和公元前战犯的脸,衰色 / 迫使亚细亚交出黄土 / 每张脸映照一份 / 独一无二的 / 光学相机无法留住的 / 躲进人群又跃出历史铜镜的 / 荒凉。 / 它不交...

大落角问鬼 ( 全部 )

2016-12-03 08:49:24
雷逐|大落角问鬼(组诗)) / 田间四季 / 我曾爱过的鬼魂,潜入山林 / 像一颗小型爆炸的药丸潜入湖底 / 非充分燃烧的硬核,漂浮、轻佻 / 分享水分子的慢板,制造新的恋爱 / 池塘不大,这个雷姓人家新开张的水局 / 搜索连续作业的农夫,从祖籍到父权 / 山有隐疾,不得不耕种:擅长吏治的葛藤 / 捉镰刀的人,挑开芒种寄来的信 / 这些将信将疑的坏家伙 比秋收的时节更耐读 / 总是、他们总是急不可...

短刀接 III ( 全部 )

短刀接 III (试发表)
2016-08-11 23:38:13
1 / 狗年月,岸上的树都开出了伤口 / 倒时差的人一批批都服了水葬 / 2 / 从前,泥巴烧砖,隐忍向内而生 / 纹理从盲点一直分裂到现在,多好的即兴 / 3 / 死亡做的音符,弹着你,挑着你 / 检点你出没的入海口,强加给你:休止符 / 4 / 河水兴替,岸上老叟打着哑谜。游方的禽兽 / 度电焊的射手座,都化成了水鬼,在伤心的湖底走动 / 5 / 熊喊叫,嗓音校准领地,摁掌 就是攻打空野 / 一个音符一个重...

淬火七绝 | 组诗 ( 全部 )

淬火七绝 (试发表)
2016-01-03 15:53:09
作者/雷逐 微信/leihunzi / I 抵消 / 滚出山林 / 被猥亵的双手丢进城市埋伏圈 / 又被聆听本地口音的毁灭之声驱逐 / 人们声称这不详之音, / 是乌鸦口中谈论的生活 / 和诡辩不同,要以硬币、阴阳和愧疚兑换: / 死人用剩的零钱, / 投入恶的方程式, / 才能报复 隔夜的世仇 / 看吧 那从惧惮中出逃的是: / 逆时针、距离和反驳的美色 / 逃离现场,抵达自身的小路不会坍塌 / 也不能擢升:无力讽..
3人
九拍
如何表达?
  • 作者: 九拍
  • 写作类型:诗歌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01 )

  • 万叟园
  • 锦瑟
  • 谢无音
  • sparklehorse
  • 废寝忘食
  • 陈花花
  • ewine
  • 阿不斯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杀花帝国 于2011年03月31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