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夕的短篇作品

发表于 《儿童文学》 小说 创作
这一天 一 终于夜深人静了。 其实深夜的静,是有声音的。细碎,依稀,但可辩,银针落地似的。 沈成轻轻地拉开自己卧室的门。 对面爸妈的屋子,门紧闭着。门下的缝隙里都是一片漆黑。 他们一定睡熟了。 爸爸总是睡得很早,他是开早班的的士司机,六点要去接班。 妈妈也睡了,从沈成四年级起,她就不再看电视了。 她说她戒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咬着牙,腮帮起了两条棱。她以...
发表于 吉林美术出版社 杂文 创作
临近儿童节,推荐新童书:大作家,小童书系列,吉林美术出版社。选取了一系列大作家写的童书,书目如下,附上我为这套书写的总序。 大与小是对立的这谁都知道。大作家,作品多以广宽的题材、厚重的思想著称与世。童书,写给小孩子看的,容量与主题似乎都应该是小的。   但事实上,很多的大作家都写过“小童书”或是为孩子写过短篇作品。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哈克哈克..
发表于 《东方娃娃》杂志 杂文 创作
一想到猫,我就会想到一片暖橙色,我把手伸向半空,空空的手掌间竟然有了毛茸茸的触感。 猫就应该是这样的啊。 我看到了这个绘本,名字叫《一只与众不同的猫》,封面正是我所期望的暖橙色,上面一只灰色的小猫,长长的带条纹的尾巴,穿着一条工装裤。他的名字叫卡兰巴。 他哪里与众不同了?他是一只长相正常的猫,并没有长出两条尾巴来,也是一只个头正常的猫,并没有大如虎也没有小如...
发表于 《东方娃娃》杂志 杂文 创作
老鼠,动物界的高智商,“鬼灵精”,狐狸,狡猾的代名词。这俩要是碰上了,该多么富有戏剧性,该是多么地针尖麦芒啊! 绘本《第四只狐狸》,翻开正文的第一页,我就一下子被吸引住了。一只小老鼠,闯入了狐狸的领地,踩在了狐狸的地盘。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他不得不经过那儿,还是因为他太淘气。这地头有三只狐狸,蓬松的橙色的毛,大大的尾巴,尾巴尖上一撮雪白的毛。啊,这画面让我联想起...
发表于 《东方娃娃》杂志 杂文 创作
几乎每一个孩子,都有和外婆在一起的记忆。 那样的日子是多么地好啊! 可能是坐在外婆宽大扁平的脚上,一起晒太阳。 可能是拎着小篮子,和外婆去买菜。 可能是夏天的夜里睡在凉床上讲故事。 也可能是冬天坐在取暖炉边烘手,炉膛里埋着几个肥大的红薯,香味慢慢地弥漫整个屋子。 那样的日子,真的,是多么地好啊。 小伊索塔,在一个夏天,也跟外婆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日子。 但...
发表于 《东方娃娃》杂志 杂文 创作
孩子们都爱听故事。 但是,当你打开这本名为《如果》的绘本,却会惊讶地发现,它没有故事。 真的,从头至尾,它没有主人公,没有配角,没有主线索,没有开端,没有发展,没有高潮,也没有结局。 这真是一本奇怪的书。 通篇只有无数个如果:如果海水是甜的,如果车轮是方的,如果公鸡不打鸣,如果鸟笼没有围栏...... 然后,你会发现,你的目光,你的思想,完全被这个没有故事的绘本给...
发表于 东方娃娃杂志 其他 创作
明天全年《东方娃娃》杂志配套绘本导读由我写。 多角度多视角地阅读小斑马的故事 “我”是谁?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曾遇到的问题,甚至,在我们成年以后,在繁杂的生活状态中,偶尔静下来时,我们也会扪心自问,“我”到底是谁? 我生就这样的一幅模样,这样的一种性格,我有这样或那样的经历,我身处这样的境遇,我将来会如何?我们的思维,围绕着一个“我”,总会深邃复杂,有...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春夜秣陵街事件 石城晚报: 本报讯,三月十八日晚,我市秣陵街某小区,一名于姓男子酒后殴打晚归的13岁儿子,致使孩子口鼻出血。后由120送医院抢救,回天乏术,孩子已经死亡。目前于某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秣陵区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此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小吃店马老板: 就是我打的120。就昨天晚上的事,大概十一点钟左右,一拨子宵夜的客人刚刚走,我在收拾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