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猫鼠班第一册第二章:一片混乱啊

作者:
未夕
作品:
翻译作品:外星男孩 (小说 译作) 第2章 共34章
发表于:
2015年4月由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
开学第一天,我们等了好半天,新班主任也没来。 搞悬念啊,真是的,悬念也不能悬太久时间啊。某个人都跑到门外去侦察好几回了也没看见有哪位老师朝我们班走来。 我们班的副班主任英语Shelly老师也没有来,她每学期开学都不在学校的,因为她是市里的名师,开学的时候要给别的英语老师做讲座。 她还经常拿我们班开课,那种时候就有好多外校的老师坐在我们班教室里听她上课,有时来的老师太多了,还有外地的,我们就会到学校大阶梯教室里去上课。那时候Shelly老师就会穿上漂亮的套装,扎上小丝巾,挂上小耳麦,跟电视台的主持人似的,许菲儿还非说,她是化了一点淡妆的,我们可看不出来,只有许菲儿那种爱作怪的女生才看得出来。 不过她说的也许对,因为那种时候Shelly老师总显得特别的神采奕奕,比平时亲切温柔,还叫我们的英文名字。可是平时她总叫我们的中文名。一上公开课我们就是Billy, Carl, Victor, Kathy, Lily, Mary……平时我们就是毛扬扬,安飞驰,许菲儿,陈羽,元帅……,有一回毛慢慢还天真地问过Shelly:老师,你平时怎么不叫我们的英文名啊? Shelly这个人不仅课上得好,而且很坦率的,她一瞪眼说:“叫中文名批评起人来,带劲儿!”噢哟,Shelly老师蛮会装的,上公开课就温柔可亲,有谁答错了她还是笑着说try again,要是平时啊,她马上说:是——吗?用脑子回答,不要只用嘴答! 不过我们也蛮会装,上公开课就装可爱,发言积极主动,就像校报上报道中写的那样:“小手直举,小嘴常开”,这种话其实挺肉麻的,叫人一听就起鸡皮疙瘩,就好像我们还是幼儿园的小孩儿似的。其实我们平时上课要懒散随便得多了,趴在床上听课的人也有,做小动作的也有。上公开课嘛,多少要装一装的。 因为没有老师,教室里面乱成了一锅粥,大多数人在聊天,有的人在玩悠悠球,有的人在交换赛尔号的卡片,有的人在画漫画。 人是很奇怪的,太闲了吧,就想有点儿什么事儿发生,好让我们看看热闹。 正在我们无聊得不晓得怎么是好的时候,教室里的好戏开场了。 只见那个个子高大的某人向着我们班个子最矮,坐第一排的安飞驰座位走去,故意撞了坐在第一排的安飞驰一下,安飞驰被撞得差一点儿从椅子上摔下去。 安飞驰跳起来,飞快地跑到某人的座位上,哗啦一下,把某人的铅笔盒扫到了地上,里面的文具全撒了出来。 不得了,那可是某人这学期刚买的新铅笔盒!某人向安飞驰冲过去,嘴里喊着:“敢动我的东西,我敲扁你!” 安飞驰闪电一样地行动啦! 他没有奋起还击,也没有跳起来跑,更没有大叫我要告诉老师去,只见他滋溜一下,钻到了课桌下面,然后,像一只灵活的老鼠一样,在课桌下面钻来钻去。 某人人高马大,本来行动起来就不如安飞驰灵活,要想在那么狭小的课桌下面抓到安飞驰简直是难上加上,他就像个没头的苍蝇那样在教室里乱窜,可连安飞驰的一根头发也摸不着。 虽然这种事情几乎每隔两天就要发生一回,可是隔了一个暑假没看到,还是非常令人兴奋的,我们全部站起来,把课桌底下的空间让出来给小老鼠安飞驰钻,我们都站到一旁去观战,大声叫好,叫得心里爽快得不得了。 人生啊,如果没有安飞驰和某个人,该多没意思啊!安飞驰和某个人真是居家良品,上学必备的好物! 某人个还在窜来窜去,大叫着,我踩扁你踩扁你!安飞驰依然在课桌下钻来钻去,那些女生们多半还坐在位子上,等安飞驰钻到她们桌子底下时就尖声怪气地叫起来,她们好像是故意坐着,就为了体验一下安飞驰钻过来时那种又惊又好玩的感觉吧!女生全这样怪里怪气的,令人捉摸不透,就只有元帅,安安稳稳地坐着,安飞驰钻到她课桌下面时,她只是转了个身,把位置让出来,继续看她的课外书,真够淡定的! 安飞驰是我们全班最矮的人,看上去简直比一年级的小豆子还要矮,可是,你要是以为他是一个好欺负的小可怜,就看走了眼啦!他可是个人物啊,勇于挑战强者,能量很大的。 正在这时候,我们听到一声巨吼,你——们在干——啥摸! 我们大家一看,教室门口站着一个高个子男老师,是华军老师,他是我们学校的后勤主任,负责修电灯课桌分配电脑什么的,开学时分新书新本子也由他负责。 我们都在背后管他叫华英雄。他知道我们叫他外号,可是不怎么生气,挺开心,当然了,华英雄是一个响当当的好外号,要是我们叫他华狗熊,他一定气炸了,然后分给我们班最差的一部电脑,估计运行起来会响得像水泥搅拌机。 华英雄的普通话不怎么好,叫人很难听得懂,有一次他批评我们班的安飞驰,说了好几遍我们也没听懂。后来他只好在黑板上写了一行大字,安飞驰倒了一整盒的饭!可听起来像安飞起捣了一整个的板!让人摸不着头脑! 华英雄雄赳赳地走了进来,大手一挥叫我们各就各位,听起来像各走各鬼,好家伙,鬼都来啦! 原来,学校安排华英雄临时看管一下我们班。 可是他实在是太忙了,在我们教室里呆了没有两分钟,就有好些老师和学生来找他,叫着华主任华主任华主任,叫得他火气上升,气乎乎地说了一大串子话,我们也听不大明白,只有繁树能听懂一些他的话,因为据繁树说他的奶奶讲的方言好像跟华英雄差不多。繁树说,华英雄讲的是,怎么能叫总务主任开学第一天来带班呢,开玩笑嘛,自己怎么不来,坐在办公室里喝茶打电话啊! 好家伙,华英雄在抱怨校长呢,果然是英雄啊! 华英雄只呆了五分钟,就蹬蹬蹬地走了,走之前还捏着巨大的拳头对我们全班吼了一声,这一回我们听懂了,他说的是:都给我紧紧骨头! 好家伙,听说华英雄以前是军人,果然是有派!不晓得他手下有多少士兵,是不是像士兵突击那个电视剧里的解放军叔叔那样神勇。 华英雄走了没两分钟,学校卫生室的顾老师又临时来带我们班,刚给我们分了两套书,就又出问题了。开学第一天有人兴奋过头,跌破了腿,顾老师给他消毒包扎去了。 现在,我们四二班依然是群龙无首,一堆一堆的书和本子堆在那里没有发,有人喊,快发书啊,我们要书,要本子!有的人说,老师没来不准乱动,少了怎么办? 正在混乱中,总算又来了一位,不过这次来的不是老师,是校工黎师傅。 呵呵,这个人一进来我们大家就都笑起来了,他的肚子比上学期更大了,上学期他好像在肚子里揣了个篮球,现在,他的肚子里简直好像扣了一口大锅!人还没进教室,肚子先进来了!虽然黎师傅身材不怎么样,看上去有点笨笨的,行动倒是蛮灵活的,拿了把大剪刀嚓嚓把捆书的绳子剪了,哗啦哗啦把书本全分了。 黎师傅虽然不是老师,可是我们还挺怕他的,他要是发起火来,脸会红得像烧起来一样,怪吓人的,而且听说他练过铁砂掌的,一巴掌可以拍碎一摞砖头。想想看,要是他一气之下失去了控制,在我们的脑袋上或是背上拍一下子,那真是要人命啊! 一个上午就乱七八糟地过去了,下午我们还有最后的半天休息时间,明天就正式上学了,就像爸爸妈妈说的,明天我们就要上紧箍咒了! 快放学的时候,Shelly老师回来了,她笑嘻嘻地说:“怎么样,这一个早上过的?” 我们七嘴八舌地告诉她,这一个早上我们班人好像孤儿那么可怜,没有人管,歌里面唱,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没班主任的学生也像草啊! Shelly大笑起来,说:“你们别急嘛,你们班的班主任还没有到,因为他参加新老师培训去了。你们的新班主任,乖乖,是个研究生哦!你们是lucky dog!” 安飞驰问:“Shelly老师,新班主任是男的还是女的?” Shelly挑挑眉毛说:“这有什么关系吗?老师的性别对你们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Shelly就是这样,总是不直接地回答我们的问题,她喜欢拐弯抹角,或是用一些反问句之类的说法,显得高深莫测。 有人说:男的老师好,我喜欢男老师。 可有的人又说他喜欢女老师。 毛慢慢说:“我觉得女的好。” 繁树插嘴:“女老师会对男生好。” “那男老师就会对女生好。”许菲儿嗲嗲地说。要命,这个女生老是觉得她自己无比吸引人,真叫人没办法。 这个还用说嘛,这是自然规律啊,异性相吸嘛。 可是,也不一定,有时候女老师更会包庇女生呢。 Shelly听到这种说法,马上反对:“谁说的,我难道不是一个最公平的老师吗?” 这倒是的,Shelly比较公平,不偏爱女生,也不偏爱男生。 Shelly又问:“对了,你们的暑假作业收了没有?” 坏了坏了,这个早上我们太兴奋了,居然把这么件重要的事儿给忘啦! Shelly一瞪眼:“还愣着干什么?各科课代表行动起来,快收,把没交的人名字记下来,一个人也不能放过!我看你们真的要紧紧皮,开学了啊!” 好家伙,又要紧皮又要紧骨头,做学生真够可怜的。 今天天气特别热,好像有四十度了,地都晒软了,暑假就只剩下这宝贵的半天了,有些人偷偷地约好了去游泳馆游泳,大多数人都决定回家,这是老爸老妈的严令,没办法,只好回家紧骨头紧皮去。 明天要看看,这新班主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未夕,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