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 (试发表)

作者:
未夕
分类:
小说   创作
作品描述:
目前正在连载《望子》,长篇,有关子女的教育对婚姻的影响 。
2011-05-05 13:18:11
11 上班,并快乐着。 那是一种美妙的心灵状态,如果一个人在这样的一种状态下,一定是出于对工作本身无比的热爱。 或者,工作中,有什么让你快乐,让你不自觉地要微笑出来。 比如,一个人。 袁胜寒和魏之芸都在这样一种状态中。 类思是最早建立学生电脑教室的学校之一,袁胜寒在这里锻炼的这段时间,类思进了一大批学生用电脑,因为人手紧张,电脑公司只派了一名工作人员,整个电脑...
2011-05-05 13:18:42
12 何倩茹有一个多星期没见周苏豫了,甚至不肯接他的电话。 前些天,倩茹与苏豫出去的时候,好巧不巧,正碰上倩茹的弟弟跟一群朋友,双方打了一个照面,弟弟走出去好远还不断地回头看着他们。 当晚回到家以后弟弟就跑到倩茹的屋子里来,笑着问:“我说你最近荣光焕发的样子,还真是有艳遇啦!”弟弟犹豫一下又问:“那个男孩,好象年纪不太大的样子,看上去比我还要小。” 倩茹愣一下...
2011-08-08 18:08:23
希望是万恶之首,因为它持续人们痛苦的折磨。 ——尼采 希望是鸟儿,栖在灵魂里。 唱着无词的乐曲,永无止息。 ——爱米莉•逖金森 第一章 杨柳和苏梁终于把婚给离了。 这事儿说起来拖了有一年多了。若是从一路的吵闹别扭不痛快算起来,那时间可更长了。 拖是一件消耗人心力的苦事,如一场慢性病似地消耗人的肉体与精力,使人颓丧焦灼,五心烦炽,杨柳很怀疑自己可能是得... (1回应)
2011-08-18 11:26:47
第二章 因为离婚的事僵持不下的时候,杨柳不是没想过干脆上法庭判决吧。但是对于小老百姓,法院总是个压人一头的地方,上法庭又不是上菜场,杨柳想苏梁是没有这般好心理素质的。 在内心深处,杨柳还是舍不得让苏梁过法院这一关,她自己都嘲笑自己傻,从开始到现在,她好像总是舍不得这个男人,她简直拿自己没有法子,凭什么这样心疼他呢?苏梁虽然说不上人高马大气势轩昂,总还是一个大...
2011-08-28 19:50:33
第三章 苏梁灰头土脸地回家了。 走之前还硬着头皮赔着笑对老师说:“请您多多教导苏望。对他严一点儿,打也没关系。” 吴老师倒笑起来说:“我怎么能打孩子呢?你这不是叫我犯错误吗?这可是一根高压线,一碰就死,我真打了,我的职业生涯也划上句号了。关键还是要你们家长配合,儿子说到底是你自己的,他好将来是你的荣耀,他不好,将来也是你的负担,对不对?” 于是苏梁回家开始管...
2011-09-28 12:29:39
第四章 苏梁觉得他有好久没有这样细细地好好地看过杨柳了,杨柳的面容渐渐地成了他脑海里一种牢固却恍惚的记忆。他只记得她大致的高矮胖瘦,她的轮廊,她常穿的那几套衣服,这就是全部了。至于她的眼睛鼻子是什么样,眉毛和嘴唇的形状,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他仔细地看着对面坐着的杨柳,看着她眼角细密的纹,鼻尖上的一粒小痣,因为干躁而有点起皮的嘴唇,左脸颊上的一点褐色的斑。苏梁...
2011-09-28 12:31:10
第五章 杨柳的少女时代是一片昏噩中度过的。她不大爱学习,除了胡乱地写好作业之外,什么也不做。而写好作业,也无非是不想老师找她麻烦。她的老师们,大多中年,杨柳那样鲜嫩年纪的女孩子看来,他们全都刻板无趣,性别特征全然淹没在职业特性里,女教师诚然不可爱,男教师似乎更加地不可爱。如果他们可爱一点,杨柳宁可选择不做作业,换取他们与她私下谈话的机会。但是不,她连这样的机...
2011-09-28 12:32:14
第六章 刚结婚的时候,苏梁和杨柳暂时没有自己的房子,指望单位分房已经是绝不可能了,而周遭人也开始自购房产,但是苏梁家却没有亲戚朋友四邻八舍有能力自己买房。 那个时候这个城市的房地产业刚刚兴起,楼盘起得如雨后春笋一般。偶尔听说哪里农民的地被买走了要盖住宅楼,苏梁那样的人家只把这种消息当耳旁一阵清风,闲时聊起来会说:谁会跑到那种地方去住呢?四周没有菜场只有菜地,...
2011-10-13 10:53:38
第七章 那可真是一段兵荒马乱的日子。 苏家的两室一厅里突地住进了两个小婴儿。 依杨柳的意思,是想回娘家做月子的,并且她还很天真地设想过,父母会帮她带小孩,她与苏梁依然可以像从前一样逍遥快活。不知从哪一年起,回娘家做月子,小娃娃也由孩子妈妈娘家带,外孙子外孙女儿管外公外婆叫爷爷奶奶成了这个城市的一种风俗,杨柳的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南京人,可是却说她不晓得有这种风俗...
2011-10-20 10:53:05
第八章 苏梁终于累倒了,发起烧来,躺在床上直哼哼。杨柳在家里东找西找找不到药,只好上街给他去买。 苏梁躺在床上睡着了,儿子就窝在他的脚边,也睡着了。保姆英姨进屋去看孩子时,只见那小小子的尿布系歪了,一大泡尿出来,把这爷俩个半个身子都泡了。英姨赶紧收拾,把小婴儿抱出来,跟武小慧说,真作孽,奶奶去把小苏叫起来换衣服再睡吧。 武小慧这些天头一回进儿子的屋子,看着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