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糠之妻第二章 (试发表)

作者:
未夕
作品:
都市小说 (小说 创作) 第2章 共29章
2 何倩茹的好友兼昔日的同事方宁颜的家在师大的教工宿舍楼里。 很普通的公寓,跟倩茹家的近二百七十平方的跃层住宅是没法比的。 倩茹当年在小学教语文,宁颜教英语,她跟李立平结婚后开始是住在筒子楼里,就是那种一层楼尽头有公共卫生间,家家户户在走道里做饭的楼房。倩茹去过两次,她记得宁颜对那种房子的痛恨,她曾跟倩茹恨恨地说过:“板壁这样薄,完全没有个人空间,放个屁隔壁都知道。” 宁颜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虚荣女子,这点倩茹是了解的,她这样说,也不过因为心中藏着的那一口闷气。好在,李立平因为在师大人事处工作,算是个小小的初级官僚,赶上了最后一次福利分房,分到一小套,买了产权,一直住到现在。倩茹知道,他们还在河西新买了房子,期房,真要住上,还要等些日子。 这当口,正是午饭时间,倩茹在一家象样的饭店里炒了些菜,打包给宁颜带去。有宁颜爱吃的糖醋鱼,新鲜的空心菜,还有孩子爱吃的软炸对虾。 提着几个油渍滴零滴落的塑料盒,爬上宁颜家所在的五楼,宁颜正在给孩子喂饭呢。 说是午饭,不过是稀饭与花卷,孩子面前,多了一小碗蛋羹。 倩茹说:“别吃那个了,你不是最讨厌喝稀饭的吗?” 宁颜小倩茹两岁,眉目间依稀还有少女时代的清丽。不过,她所有的神韵今天全淹没在一件旧的男士大T恤里了,神情里只留下萎顿与焦躁。 宁颜没结婚时曾说过,女人穿男人的衣服,不外乎两种原因。一,她爱他到骨子里,只恨不得分分秒秒呼吸着存有他气息的空气,是以穿着他的旧衣。二,不过是出于节俭,省了居家服的钱,与爱全无关系。 显然,倩茹知道,宁颜属于后者。 而自己,倒是属于前者,只不过,周苏豫身材清瘦,他的衬衣,倩茹穿来竟有两分紧绷,所以,她没穿过。 宁颜和倩茹一起重摆了碗筷,宁颜捡了虾喂到六岁女儿的嘴里:“这么大了,还是要喂。” 倩茹问:“李立平呢?” 宁颜冷笑了一声:“回老家了。跟他家里那几个狗头军师商议着如何盘剥掉我及我家的最后一块皮。” 倩茹赫然:“你们......?” “我们?对!就是你想象中的那回事。真可笑,我们才买了新房子,倒好象还有一辈子的煎熬似的。” “世界上的夫妻其实都是一样的。”倩茹说,正好将话头引向自己的心事:“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世上还有无快乐美满的夫妻,是一个莎士比亚式的难题。” “你还不足?倩茹,知足吧。”宁颜的声音里有着无限的疲惫:“至少,周苏豫一表人才,至少,他还没有弄几房外室。” “怕是......也差不多了。” “什么?” 倩茹慢慢地拨着碗里的茸茸的米粒,停了一会儿,她不愿老朋友把自己看成是怨妇,她自认还不至于落魄成那样。 宁颜居然没有再问,她以前爱听这样的事,不过还好,她很知道分寸,并不八卦,她说她要为写作积累素材。但是今天,她却不问了,依然在给孩子喂饭。 小姑娘吃得极慢,一口菜包在中嘴里,很长很长时间不咽下去,还不能催,一催就哭。 宁颜一边哄她快吃,一边说:“什么?你跟苏豫怎么啦?” 何倩茹等到了她想要的说话的由头,于是,她开始一五一十地把短信的事儿讲了一遍。其间,被宁颜喝斥女儿的声音打断数次,因而显得不甚连贯。 小姑娘把一只虾嚼了半天,最终还是吐了出来,说是里面有壳。 宁颜捺不住,一巴掌就贴了上去。 小姑娘尖声尖气地哭了起来。 倩茹把她抱到腿上。 宁颜恨恨地说:“每顿饭都是这样,足足能吃上两小时,等到我自己可以吃的时候,是饭菜早就冰冰凉,是面条早就糊成一团,日复一日,日复一日,我都过的是这样的日子!” 她的声音哽咽起来。 倩茹发现自己不得不从一个倾诉者变成一个安慰者。 “等孩子大一点就好了。女孩子嘛,娇一点也无所谓,男孩子要穷养,女孩子要富养。” “富养?你看看她可有一分那样的清贵气质?” 小姑娘叫缓歌,宁颜起的名,取缓歌凝而白云遏的意思。 她的五官完全没有宁颜的清丽明晰,十足十地象了父亲李立平。窄窄的额头,紧凑的眉眼,说实话并不难看,何况她肤色较白,只是,眉宇间那一种不舒展显得十分小家气,这一点也象足了李立平。 “没这么说孩子的,这可是你的亲骨肉!” 宁颜把女儿抱过来,细细地端详着,突然说:“倩茹,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看着这副越来越象李立平的眉眼,就恨,我都怕自己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自己掐自己的手,掐得一大片血紫才能把念头压下去!” “别瞎说!”倩茹心里吓了一跳,她知道宁颜是有点小偏激的,爱憎十分分明,这么多年,她也不肯糊涂一点。 小姑娘被吓坏了,小胳膊圈住妈妈的脖子。 方宁颜把头埋在女儿的肩背上,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 已是红了眼睛。 “对不住倩茹,你刚才说的那事儿......” “嗯?” “我想,多半,还是你多虑了。现在的女孩子,与我们那时候不大同了。只要有苏豫自己能把持得住......” “你想,你觉得他能把持得住吗?”何倩茹叹道:“宁颜,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深切地体会到,年青是多么好的一件事。” 宁颜道:“的确,周苏豫还年青,六岁,现在看来,是差得大了些。” 小姑娘的饭终于吃完,宁颜也平静下来,把女儿抱在怀里一下一下地拍着。 倩茹忽然说:“宁颜,我想去整容。” “什么?你发什么疯?” “也不算是疯,现在这种事太普通了。也不光是明星做,普通人整容的多得是。” 宁颜看着倩茹,半晌才说:“这种事,再想想吧。切肤割肉之痛,不是不能忍,要看值不值。” 话是没有错,只是,何倩茹想,人生最为难的,不过是拿捏值与不值的分寸。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未夕,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