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糠之妻第六章 (试发表)

作者:
未夕
作品:
都市小说 (小说 创作) 第6章 共29章
6 男女之间的状态,不捅破那层窗户纸时最美妙。 周苏豫与何倩茹都是水晶心肝玻璃人,很是明白这一番道理。 同时,他们也各自有各自的卑怯。 周苏豫的卑怯来自于何倩茹的美与好,这样一个漂亮的,家庭条件好,工作也不错的女孩子,而他周苏豫只是一个刚刚毕业,一名不文的穷小子,没有存款与房子,只有一个重病的老妈。 而倩茹的卑怯,来自于周苏豫的小。他那样年青,文雅清秀,没有什么名牌服饰,就只普通的棉衬衫与仔裤已经够青春够吸引,而自己,整整比他大了六岁。 六岁是什么概念?是一个齐腰高的小孩子!是一段几可称为代沟的距离。 那是一九九七年,王菲约会谢霆峰,正被狗仔队大肆炒作,他们的年龄差距是关注的焦点,议论的中心。普通人不太会去考虑姐弟恋。 那一年,在之芸家中,三个人一起看《泰塔尼克》号时,宁颜说:“男女主角真是美,好般配。” 之芸说:“美是肯定的,般配却不见得。露丝看上去可比杰克大着好几岁,如长姐弱弟。” 那时候的倩茹尚能自如地调笑说,这种搭配在十年之内会流行开来。 轮到自己头上,却不能不犹豫。 但是,这并不妨碍两个人用一种和缓舒服的方式接触着。 苏豫偶尔会打电话过来,只说几句话,比如,天热,办公室里的空调响得象拖拉机。老板人很好,说是马上要换新机子。可是大家说,换掉以后会响念那种声音的,就象小孩子想念去世老祖父的咳嗽声。 比如:今天立夏,今年夏天说是会很热。 有时候,他会跟她说一则听来的笑话,甚至有的时候,就只说一说午饭的菜谱。他象个小孩子,跟喜欢的大人絮絮地说许多许多无关要紧的事情。 倩茹听得多说得少,往往隔开好久也会打一个电话给苏豫,但是每一回苏豫的来电都会让倩茹心情好上好几天。苏豫有时也有信来,也是这般的琐事,倩茹一封一封收好,锁起来,自觉少女般幼稚,却甘之若贻。 一日降了暴雨,室外三米之内已不辩景物,苏豫打来电话:“倩茹,有没有带伞?” 倩茹道:“带了,我妈妈每天早上会听天气预报。” 苏豫在那一端笑:“那就好。” 倩茹问:“你呢?” 苏豫道:“一样,我妈不爱看电视,却爱听广播,尤其喜欢听天气预报。” 两下里无话,只余窗外霹淋淋的雨声。 倩茹忽然觉得心软得很,说:“苏豫,我最喜欢雨夜读书到很晚,你呢?” 苏豫嗯了一声,答:“我不行,有时候......累得很。”声音里突然多了一点委屈,也只是片刻之间。 倩茹想,是啊,他不过二十出头,许多同龄人衣食尚要父母安排操持,可是他却从十来岁就负起照顾母亲的重任。 倩茹说:“饿了就吃累了就睡,小小年纪不要搞坏了自己的身体,妈妈也会不安的。” 那边苏豫的声音却又活泼起来:“是啦,何姐姐。” 倩茹暗想:哟,这可坏了。 男女之间,若是调起情来,离谈情说爱也不远了。 什么时候想起苏豫的话什么时候就笑起来。倩茹的弟弟说:“妈,我姐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何妈妈问自己儿子。 “红鸾星动。” “顾好你自己!脚踏几只船小心掉河里。”倩茹笑骂弟弟。 何弟弟说:“掉进水里我再爬上另一艘船,河里船多的是。湿淋淋的一付倒霉相,也增两分无助的魅力。” 倩茹边呸他边大笑。 何弟弟面容英俊阳光,十分得女人缘。 第一次倩茹与苏豫约出去玩儿,是打着参观新开的一家书吧的幌子。 苏豫骑了辆旧旧的自行车来,一脚踩在地上对着倩茹笑。 他穿着简单的T恤与布裤,休闲鞋,都甚为陈旧,不过,跟他清风一般舒缓的气息十分贴服,许多女孩子经过他身边时都会回头再看一眼。 苏豫说:“何姐姐何姐姐,上来我带你。” 倩茹说:“警察会抓的。” “不会不会,我们从小街里穿。” 倩茹说:“你带不动我的,我是一个胖子。” “何姐姐,你非常匀称。”说完了苏豫脸倒红起来:“我......我常踩三轮车带我妈去看病,我其实,很有劲的。” 倩茹笑着上了车,苏豫说:“这个很环保。出发啦!” 倩茹简直止不住自己的笑,她有多少年没有这样被人用自行车带着出去了,父亲一向身体不好,她十一二岁时,他就再也带不动她了,弟弟是疯头疯脑的,他的车,倩茹从不敢坐,舅舅在她小时候常带她出去玩,自从开了公司后,他也再没有时间了。而倩茹这个时候已经长成人了。 倩茹的心情很好,在后座上轻快地晃着腿,这个年青的男孩子,总让她有重回少女时代的幻觉。 苏豫骑得轻快稳当,果然只拣小巷走,拐弯的时候,他反手扶住倩茹的手臂,手势纯熟自然,看来是习惯了。 他的手隔了衣服滚烫地熨在倩茹的皮肤上。 那一天,他们过得很愉快,并没有太多的交谈,各自拿了喜欢的书读,倩茹请苏豫喝咖啡,苏豫请倩茹吃简餐,如果不是那一通突来的电话,这一天原本该很圆满。 只看了手机上的号码,倩茹就发现苏豫的脸色变了,他急急地问:“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好,我马上就回来,多谢你!” 苏豫告诉倩茹:“我妈在家摔了一跤,现在腿动不了了。邻居在看着,对不起,我得回去。” 倩茹看他的手在发抖,果断地说:“我跟你一块儿去,别骑车子了,车子回头再来拿,我们打车去,快,也安全些。” 两个人打车到苏豫家楼下时,倩茹略微犹豫了一下,她这么上去,算什么? 不过何倩茹向来也不是扭捏的人,略一想,也就跟了上去。 邻居告诉周苏豫,他母亲是在卫生间里滑了一下摔倒的,怕是伤了骨头,倩茹帮着苏豫把老太太背上背。 那是一位面白有些虚胖的老妇人,浮肿的面孔,依稀可见与苏豫相似的眉眼轮廊。 在这种情形下,苏豫也没有忘了介绍:“妈,这是我的朋友何小姐。” 老太太没有任何反应,倩茹想,她一定很痛。她不断地在呻吟。 也许是错觉,倩茹觉得,老太太看向她的那一瞬间,目光非常尖刺,也就是那么一恍,那一线犀利就过去了,老太太别转了脸,趴在儿子的肩头继续呻吟。 老太太的肩背尚比苏豫的宽厚,因为脚伤,她完全使不上劲,所有的重量完全落在苏豫的背上,倩茹很怕苏豫被压得倒下去。出乎意料地,苏豫走得很稳,而且挺快。每走到楼梯拐角处,他总伸出手去在墙上扶一下。他们家住在五楼,等到下到平地,倩茹看到,苏豫的额头上全是汗。 院子里,早就邻居把小三轮推了出来。 到医院一检查,是骨裂,不过看老太太的光景,脸上全是痛苦之极的表情,似乎要比实际情况严重得多。 直到住苏豫把妈妈在病房里安顿好,倩茹才向苏豫道别。 苏豫直把她送到医院门口。 过了两天,倩茹不放心,打电话问苏豫情况。苏豫说没什么大事。 他的声音里全是疲惫,倩茹还是不能放心,去医院里找他。 她发现苏豫的神色很萎顿。 老太太睡着了,倩茹把苏豫拉到走廊上,坐着说话。 倩茹安慰道:“别担心,医生不是说了不要紧吗,慢慢养着就好。” 苏豫久久不语,倩茹看见他的手不停地在抖,忍不住拍一拍他的手背:“不怕的,苏豫。” 苏豫转过脸来对她笑了一下,把额头贴在交握起支在膝盖的双手上。 倩茹觉得不对劲,伸手一摸,才发现苏豫的头上一片火烫。 “你在发烧。” 苏豫说:“一点点,前两天陪床着凉了。” 倩茹拉他起来:“趁着你妈妈在睡,你得去看医生苏豫。” 苏豫的手心也烫得吓人,顺从地跟着倩茹走。 医生说:“这样的热度,是一定要挂水的。” 倩茹租了一张躺椅,让苏豫躺得舒服些。 苏豫说:“我妈觉浅,一会儿就要醒。” 倩茹说:“放心,我去守着她。” 苏豫突然伸手拉住她:“别告诉她。” “好。”倩茹答应了要走。 然而苏豫并没有放手,反而磨索着倩茹的手指,好一会儿手松开,说:“多谢。” 老太太醒来的时候发现病房里的倩茹,非常地诧异,开口便问苏豫呢。 倩茹告诉她苏豫公司有点儿急事,老太太哦了一声,又闭上眼,微微跳动的眼皮说明她并没有再睡,但是这是一个太明显的拒绝的姿态,倩茹只好坐在一旁不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老太太又睁眼:“何小姐,麻烦你打电话,看苏豫什么时候能回来。” 倩茹只得掏出手机,正要打,苏豫推门进来了。 老太太精神立刻好起来,要茶要水,面色活泛起来。 老太太对苏豫说:“太麻烦人家何小姐了,苏豫,送何小姐走,不能总辛苦人家。” 苏豫与倩茹刚走出病房,未及说话,老太太又在房中叫他。 等到苏豫再走出来时,天都黑了,医院走廊里的灯已亮起来。 他发现倩茹还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没有走。 苏豫在她身边坐下来,望了她好一会儿。 倩茹道:“我问了医生,你的水还没有吊完,等你妈妈睡了,去把吊针打完吧。发高烧不是闹着玩儿的。” 苏豫突然伸手圈住她的肩,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亲热的姿势对她。 他的头贴着他的,一连声地低低地叫:“倩茹,倩茹。” 倩茹慢慢地回手抱住他的腰。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未夕,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