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之主——2002年发掘的西伯利亚猎牧人的造型艺术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黄金之主——2002年发掘的西伯利亚猎牧人的造型艺术   没有文化的蛮族?那些崇尚金色格调,驰骋在古西伯利亚草原上的猎牧人,几乎很难说他们是毫无艺术品味的蛮族!   图瓦——西伯利亚一处名不见经传的共和国,一座大积石冢正在紧张的发掘中。负责人列斯朝碎木穹顶的缝隙中望去——冥冥中,他发现了两具骸骨和数目惊人、绚烂夺目的金器。   “头一件,我就发现了黄金制成的gorytus(一种融“箙”“韬”为一身的器物)”,此后他回忆道。“接着,我四下观瞧,发现了更多的金器。”出土物有一件厚重的黄金胸饰(重3.3磅,约1.4公斤),一件黄金小胸饰,两件黄金头簪(各长1英尺<约30厘米>),一柄镶嵌黄金的短剑。此外,地上还有厚厚地一层光泽柔和的金属器。   作为一名技艺娴熟且具有十二年发掘经验的俄罗斯考古学家,列斯是2,700年后发现这座墓室的第一人!他曾介绍:“那座王陵属于一个失落的民族,我们称他们为萨尔马泰-匈奴人。他们是一群最早生活在公元前9世纪中亚地区,逐水草而居、桀骜剽悍的游牧骑兵。在基督福音到来之前,他们的文化向西发展到南俄平原和乌克兰,甚至一度进入德意志。” 三千年前所有的收获,除去那些大捧的珠串外,单金器就超过5,700多件。其中大多数是动物形制的小造像,特别是那些公野猪和似虎类狮的猫科动物。很显然,这些饰品被细心的缝制在早已朽烂的古装上,它们归属于那两位同向而眠的男女墓主。值得一提的是,宝藏中还有431枚琥珀珠来自遥远的波罗的海,或许是贸易,或许是战利品,总之它们被千里迢迢的带到了西伯利亚腹地。此外,还有1,657枚绿松石珠;一张朽烂的残弓和大量的骨、铁或青铜箭镞,以及石质祭祀盘和其它杂器。“即使没有金器,这也是一次物超所值的大发现!”朱古诺夫自豪的说。经碳同位素测定,该墓的形成年代约在公元前七世纪。   在封土之下更多的墓葬被发现:一些在石堆之内,一些却神秘地隐藏在石板之间。到了夏末,总共有26座墓葬被发现。令人振奋的是,没有一座遭到过盗墓贼的“洗礼”。“在西伯利亚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朱古诺夫说。“如此规模恢弘的积石冢,考古学家开挖过大约30座。但是我们从未见过一座没被盗掘的复合式墓葬。”   猎牧造型艺术上的一个主要标志,就是动物纹饰的广泛运用。在图瓦西南阿尔泰山区的巴泽雷克墓地,一具鱼纹刺青的斯基泰冰尸曾被发现,而阿尔赞2号冢也曾出土过类似的鱼形金器。此外,阿尔赞那数以千计的猫科动物形小造像,在黑海沿岸的斯基泰陵冢中,也曾有相应的发现,它们以雄师的造型来装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谁创造了那些绚烂夺目的阿尔赞金器?一些学者认为古代游牧人毫无艺术禀赋,所以环黑海地区的那些闻名遐迩的斯基泰金饰均出自希腊人之手。然而,帕尔青格和奈格勒却假设阿尔赞2号冢的这些饰物是由游牧在附近土著制造的。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在公元前七世纪,在这一区域有其他人比他们更先进。而且在已有的发掘中,也没有证据表明在那个时代斯基泰人和希腊人有过接触。但是,帕尔青格又补充说,“很难想象这些精巧的艺术品是由住在帐篷里的牧民制造的。”然而,这正是人们对游牧人的成见。他相信聚落中曾生存着一批不事畜牧专攻金器的匠人。但朱古诺夫却谨慎地说,遗址中不曾发现任何遗物。金矿就在附近,即便是今天的图瓦共和国,矿工们也能一年至少从山川砂砾中洗炼出一吨的黄金。   “阿尔赞2号冢的饰品,展现了精湛的工艺,”奈格勒说。“他们是一些非凡的工匠,使斯基泰人的生活品味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这也改变了多年来的成见,认为斯基泰人只是一帮蛮野的牧民和武士,只知道流浪四方蹂躏他人。他们其实有很高的文化发展水平!”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博·阿斯巴根,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4-05-04 19:5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