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诗 ( 全部 )

2016-01-13 22:14:36
(初稿勿转) / 成为一个地点那天,这片田野死了 / 告示牌竖起:芬戈郡议会——44座房屋 / 田野的记忆随着它的草木一起失落 / 尽管斑尾林鸽仍在柳树梢 / 沙雀仍在残余的山楂树篱 / 鹡鸰仍在接骨木丛 / 继续唱着它们饥饿的夏日歌谣 / 喜鹊歌声犹如插翅的响板 / 田野的记忆随着它的植被一起消逝: / 谁会知晓蓍草的渴望 / 或者紫蘩蒌的困扰 / ——当它实际上是橘红色的? / 田野终结处就...
2015-11-18 00:57:55
若我拥有天穹的锦绣羽衣 / 绣满璀璨的金银光芒 / 拥有夜晚、白昼、黎明与黄昏时分 / 黛蓝、黯淡、幽深的霓裳 / 我会将这彩衣铺在你脚下: / 可是,我一贫如洗,我只有我的梦 / 我已将梦境铺陈在你脚下 / 轻些儿踩,因为你正踏着我的梦。
叶芝《酒歌》 (试发表)
2015-11-18 00:44:25
酒,从口而入 / 爱,从眼入; / 在我们老迈、死亡前 / 关于真理,能知道的只有那么多。 / 我把酒杯举到唇畔, / 我望向你,长叹。 / (1910)

译文 ( 全部 )

2014-07-16 22:41:25
《巨型蟾蜍》 我太大,迄今已太大了。可怜可怜我。 我双眼鼓出,感到疼痛。即使如此,它们仍是我唯一的尤物。它们看得太多,上方,下方,但其实没什么可看的。雨停了。雾气正在我皮肤上凝成水珠。水珠滚下我的背脊,从我耷拉的嘴角滚落,沿体侧流淌,滴落肚皮底下。或许我杂色表皮上的斑点很美,像露珠在一片腐烂的树叶上银光闪烁?它们使我凉爽,透心的凉。我感到自己正在变色,我...
发表于:《灾难物理学奇事》,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
他抬起一只手,点着头:“对,没错,接着,我找到一个文件夹,就在那堆地图上面,里面装满了报纸文章,是复印件。其中一些来自《斯多克顿观察报》,每篇文章都是关于失踪的孩子的。” “失踪的人?” 他点点头。 …… “如果你想读的话,我这儿有其中的一篇文章。”奈杰尔说。 “你把它拿走了?” “只拿了一页。” “哦,好极了。” “干嘛?” “她会知道你在打探她的隐私... (4回应)
发表于:《好骨头》,上海译文出版社
我总觉得叫你哈姆雷特是个错误。我的意思是,这对一个年轻男孩来说,算个什么名字?是你父亲的主意。他非得按自己的名字给你命名不可。自私。学校里的其他孩子过去常常把你嘲笑个半死。那些绰号!还有那些关于猪肉的可怕笑话。 我想要叫你乔治。 我不是在绞手。我在涂指甲油。 亲爱的,请别再和我的镜子过不去了。你已经打碎过两面了。 是的,我见过那些画像。非常感谢你。 ...
1人
包慧怡
卧室苦寒,羽绒褥近在咫尺。
  • 译者: 包慧怡
  • 翻译语言:古/中古英语,英语,法语
  • 翻译类型:小说/诗歌/其他
  • 代表译作: 《好骨头》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9年10月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4848 )

  • 忍酱忍不住
  • Namtay
  • 醉翁
  • Nutshell
  • 木土仁青
  • 羊的马孔多
  • झ
  • 照猫画虎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