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有叙事 ( 全部 )

2011-06-18 17:34:35
小说不到之处,是越渡之开始与想象事物的相遇(在小说所谓的非论述性语言里,往往迷人的越渡恰恰在无端闯入小说的论述性里,当小说的非论述性语言指涉世界的功能被悬置起来的时候,在这个过程里揭示的,并非被重现的世界,而是小说叙事语言本身,只是展示了这种叙事语言的非极物性和词语自己的物性,而破此结界的正应该是越渡)。越渡这种关于话语的话语,想象的想象,在另一个传奇里遇到...
2011-06-18 17:33:30
当芬雷提到:那个所谓“结界处的封禁时光”更像是在说结界处的回忆,就像阅读者的自由联想那样,依据于文本同时又游离于文本,但如果它想要继续前行,就必须随着文本的前行。我觉得有些许差异存在,封禁时光不是回忆和联想,而是一种靠近的趋势,也不反身追述,也不往后重复,而只是当下的一个姿势本身。如果《马口铁注》是有关一种小说情节的叙事,是依据于《马口铁》这个小说而同时游离...
2011-06-17 09:58:02
写完(2)之后的夜里做了一个拼图的梦,入梦之前,我还是在考虑本雅明的一个求助超现实主义的难言之痛,即世俗经验的匮乏,也许本雅明在有意无意地在废除一切为了知识考证和查询为目的的注释,甚至他曾经一直想制作一本书全部由引言组成,在tomshiwo对于《Oh, uomo》这个记录片的评论《历史性变形》开头:如巴赫金曾经实践的那样,我们总可以在若干本书中抽取出毫无关联的若干语句或者章..
2011-06-17 09:57:08
在看到路德喵的一则手记后,我更加明白了一种引言和转述带来文本并置的美,这个作为并置的说法也许不恰当,因为在某种意义上就限定了平面了,而越渡叙述是一种无基础的空间叙述,所以我改称为文本的螺旋共振(更类似于大麻产生的迷幻,大麻造成的精神恍惚经历了一种想象升华为语言的芬芳,词语中真正想象的物质于其中完全蒸发了),这种螺旋共振在《空间的诗学》里如此说到,“深入思维而...
2011-06-15 21:43:07
在我写作《马口铁注》的后半部分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样的一个文体走在了混淆的边缘(文学越来越和观念论述区分开来,并自我封闭在一种彻底的不及物性中,俨然自身是一种单纯语言表现,而越渡则走出了这样一种反论述的封闭),也是在那一刻我试探性地提出了一个“重现仙霞镇计划”,这个计划其实在我和黑昼探讨之后,繁殖出了一个黑昼的“重现山中传奇计划”,这两个计划具有一个共同点...
恶鸟
Dirty But Clean
Fanatic But Analytic
  • 作者: 恶鸟
  • 写作类型:小说/非文学/其他
  • 发表文章:《约旦记忆》、《萌》、《马口铁》、《马口铁注》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239 )

  • Z
  • 桃白白
  • 白日行进
  • LINQ
  • 森随
  • 粤樱花
  • 成章
  • Aling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