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有恶力小说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最终,人马怪物没有射死处女小萝莉。 我们没有睡去醒不来。 而是被热醒了。 这西贡的热浪啊。 我们的造型和我们的心情一样一塌糊涂。 玛丽娅焦燥地穿起衣服,看你买的那些操蛋的药丸,是安眠药,还是宠物饲料。 这些个越南贩药仔。 有这么多钱,死了又带不走,干嘛去小药贩手上买。 你知道的,安眠药可不是可以随便买的,是处方药。 还是去找石涛吧,怎么说我们帮了他这么大忙.. (1回应)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在我们干掉了米芾之后,我们去了一个法式殖民建筑风格的酒吧庆祝,石涛称这个酒吧为夏威夷的月光,它就在西贡的圣母红教堂后面不远的巷子里,还有几个石涛的朋友早就在那里了。他们一起过来和我们拼桌,点了越南特色的炸象耳鱼(这是一种长的像大象耳朵的鱼。它整个被炸了后,就直立地被摆上桌来,玛丽娅非常之好奇,不时用手去摆弄)、还有甘蔗虾和一种恐怖的蝎子酒,石涛的朋友向秀告诉... (2回应)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而在1978年11月18日的美国,一个名叫“人民圣殿教”的教派的九百多名信徒,突然在该教派设在圭亚那首都乔治敦附近的一个营地里集体服毒自杀。“人民圣殿教”是由一个名叫琼斯的美国人创建,他声称“圣殿教”“反对种族主义的魔鬼、饥饿和不正义”,经常宣传“世界末日”即将到来和核战争恐怖,鼓吹自杀才是“圣洁的死”。这个教派的教徒是一些对生活感到绝望的人和得不到社会帮助的人、吸... (2回应)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在来到西贡四个月之后,我和玛丽娅决定去死,就死到这个晃荡的东南亚角上,这个还被人叫做胡志明市的地方,让纽约的练毒术士马克,和那个越南的金融皮条客石涛,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玛丽娅催我快一点,她已经急不可耐地脱光了衣服,摆好姿势躺在了床上,而这一切仅仅是为了能赶上她喜欢的那个时间点,占星图上的春分时刻,在那一刻死,双双的死,会是多美好的事,那神情会和多.. (10回应)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这他妈什么面条,这么硬梆梆,嚼不断的,还冰凉,不是说挂面吗。马克边吃边抱怨着。 没有挂面了。中国来的挂面都吃完了。 那这是什么灰乎乎亮晶晶的挂面。妈的,我就爱吃中国的挂面。我爱死中国了。回头我要纹一个毛泽东在左臂上。就像你在右臂纹的古巴切。 切他妈是阿根廷的名门贵族,可不是落后古巴共和国的英雄,这也不是什么挂面,这是北朝鲜的冷面。北朝鲜。你知道吗。 放你..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从那个废弃的教堂跑出来后,我一直很想吐,好像我的魂被什么抓走了,那个抓的手,在那一个劲揉我的心,我的心如贝壳的肉,夹在里面,粘那么紧,要被用锋利的刀尖给起出来。现在,天气暴热。公路上,我可以看到尽头那边升腾的热气。袅袅的,不显形的火的姿势。我走在那上面,扬起干燥的灰。我这里看过去,远处的黑色的山里,可以看见一个塔。它这样戳出来,从绿得发黑的林子里。这样的下..
展开 《萌》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作者以“即兴”的碎片拼贴出一个多元梦境与实境交媾的“全病帮”,在对现有汉语词组的逻辑意义彻底粉碎后,营造出所有一切都在“蓄势待发”的静态:叫“萌”的色情组织、小鸟探戈岛、仙霞镇、“四四南的春天”唱片店、“死猪灌篮”屠宰场、电视机瘾症状。不是诗意,胜似诗意。用直达、劈空而降的修辞嵌入“伪宏大叙事”和“伪童话叙事”中,从而抵达文本的中心:颠覆与反讽,一切都是.. (2回应)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总有噪音,沙沙的摩擦音,背后那两个窃窃私语的声音有点难以捕捉。这声音很可疑。   那是一个拥挤不堪的楼道,肮脏并且堆满煤球和死去的烂盆景。通往这个楼道的房间门,像监狱的牢房,一字排开,面朝发霉的墙,没有窗,穿堂的风,除了霉味就是腥味。一个秃头的男人就坐在其中一个房间的,一个塌了的沙发上,沙发躲在墙角,剥落的粉刷物像头皮屑一样掉在他肩膀。这种旧式的宿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