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娅决定到晃荡的西贡去死》四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最终,人马怪物没有射死处女小萝莉。 我们没有睡去醒不来。 而是被热醒了。 这西贡的热浪啊。 我们的造型和我们的心情一样一塌糊涂。 玛丽娅焦燥地穿起衣服,看你买的那些操蛋的药丸,是安眠药,还是宠物饲料。 这些个越南贩药仔。 有这么多钱,死了又带不走,干嘛去小药贩手上买。 你知道的,安眠药可不是可以随便买的,是处方药。 还是去找石涛吧,怎么说我们帮了他这么大忙。他应该有办法搞到这点小药。 对啊。 我侧了身子,靠近墙壁,石涛房间没有了叫床声,现在很安静。 一定是在小憩。亲爱的石涛。 我穿了条夏威夷风情短裤,袒露着膀子,开了门准备去石涛房间。门刚打开就被什么东西给卡牢了,只能打开一条缝,这才想起来,那个催命的越南快递员,他把包裹就放在了门边的消防窗上。刚好卡牢了门。 我花了不少气力才伸手碰到了那个包裹箱,但是太重了,我无法靠一只手取到,只能一点点往外摸,试着想用手掌托起它。 只听,阿呜一声,小狗贝西从门缝窜了出去,对着那个包裹汪汪汪叫个不停,然后我的手一抖,包裹掉了下来,重重砸在地板上,小贝西边发了疯叫边撒开了蹄子,咚咚咚从楼上跑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 我把包裹挪进房间,用脚踢了下,示意玛丽娅打开看看,我去隔壁看了下石涛的房间,敲了门,的确没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人的。 正当我侧耳倾听石涛的房门。 突然,就传来玛丽娅的一阵尖叫。 不是恐惧。 而是兴奋。 回到房间,果然玛丽娅一脸庆幸,又是一脸恍然大悟。 是马克寄来的。 当然签名是Mark,唯一说不通的是,并不是从纽约寄来的,而就是我们现在的西贡。 那可是一块实心的马口铁,而不是那些药盒子的薄铁皮,谁也没见过这样实心的马口铁,而且这是我当初在纽约公寓失踪了的神秘马口铁,百分百的。而玛丽娅可从来没见过这块死重死重的马口铁。这也是为什么那个快递员会那么大脾气的原因吧。在上次绿毛怪胎婴儿事件之后,马口铁就随之消失了。而包裹马口铁的纸上印有一个奇怪的图案,

一支剥了一半皮的香蕉里面露出一跟白骨。而马口铁上面蚀刻着一副彩色的星相图,那蚀刻法绝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而是像人体立体纹身那样,凹凸感、色泽鲜艳度,透明度,在马口铁上都能显示出肉感,玛丽娅惊喜之极的是那上面蚀刻的是一张很古老的星相图,它上面画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星座,标识着紫冥造像,或者说它只是一个模糊的发紫光的云团,而在玛丽娅来说就是一个特别意义的符号,因为这个星相图其余部分的解释,玛丽娅已经从《灵魂的星际寄居轨迹》上得到了,而那个被阿拉伯大羚羊标本戳穿的直径2英寸的洞,现在终于也对上了号。而这个2英寸洞缺失的内容,即所谓的紫冥造像的星团,在玛丽娅眼里的星际灵魂之旅,那意味着人死后,有部分的记忆消失了,没有进入星际之旅,进入下一次的生之前,这些记忆跑到了另外的地方,它们被吸走了。 玛丽娅马上着手开始绘制一幅新的灵魂星际之旅图。她也不顾那对从衣服里蹦出来的乳房。 马修,是马克在帮助我们啊,否则我们就白死了。 帮助我们的是那些你所谓操蛋的越南假药贩子吧。 玛丽娅热情地亲了我一下。 我毫无感觉,是要等她算好下一次死的时间,再来这么折腾一回,我好像没有那么大兴致。 我说玛丽娅,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吗,就像上次马克的室友强尼被纽约黑手党拉去枪决的时候,强尼跟行刑的人说,兄弟,你要干得漂亮一点,一枪毙命啊,谁知,那个行刑的人打偏了,打在了强尼的胃上,连忙对强尼说对不起,我再打一枪,肯定准,就再一枪,绝不多一枪了,再打不准换你打我。强尼是流着泪吐着血祈祷上帝他能打准下一枪啊。我现在就和强尼一样。你知道吗,玛丽娅。我可希望下次不要摆什么星座仪式了。 就再那么一次,最后一次,亲爱的马修。你看,马修,我们忽略掉的这个羚羊角戳穿的洞,这后面还有这么一个紫色的星团,我们完全忽略了这个星团的影响,我们算错了时间和地点,你让我好好画一张新的图,然后重新算一次。

在马口铁蚀刻星座图和那本《灵魂的星际寄居轨迹》帮助下,玛丽娅还真的很快计算出了一个所谓的灵魂启航点的分布图,她推翻了原先必须从某一个点出发的假设,演算出了一个多点共时分布图,其中的启航点绝大部分分布在西贡的一个沿海区域,玛丽娅无法在越南地图上找到这个地方,它好像埋藏在海底不可见的世界,在海床的下面,而且这些点这么集中在一个区域,互相编织成了一个猪笼草一样的网状立体结构,或者也像一个外翻的长口袋类容器,那种比较长的、旋转着外翻出部分的口袋,它还有不可见的内部空间,那空间旋转着进入不可见的幽深海底世界。玛丽娅猜测这都很有可能是一种人类还未发现的地理结构,在这个区域能产生地球上其他地方不能产生的能量和奇异事物,因为在宇宙星际各种行星能量指涉下,那个容器成为了一种扭结的网,各种行星力量在这个区域形成一个互相干扰之后达成的平衡屏障,里面会产生奇怪的东西,我相信,玛丽娅这样自言自语。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恶鸟,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1-08-02 18:08:27
夏夜晚风
2013-08-24 17:28:19 夏夜晚风

继续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