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让我不腰疼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作者:兔子瞧(李兆欣/Alex Li),中国科幻观察者,未来事务管理局合伙人 (本文只限于本人和未来局账号使用,任何其他转载必须通过未来局官方授权,侵权必究) ———— 又是一剂鸡血,打进中国科幻的血管:郝景芳的《北京折叠》,为中国籍作者赢得了第二尊雨果奖杯。当然并不是所谓的“替代三体”,两者一是长篇,一是短中篇(美国人很认真地把中篇分成长短两类)。 查看短中...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我目前的想定是随着90年代一波释放和试验的力量散去之后,我们的形式不是更多而是更少了,大众的选择越发集中。从形式看,因为缺少宗教缺少真正的彼岸导致的结构性审美差异,表面是回到了影射现实的现实主义,但背后隐含的是一个“无处不对立”的反乌托邦,这种缺失类似60年代的欧美科幻,但是表象却截然相反,他们更避世,我们更入世。但同时我们现今所面对的科学积累已经远超过60年代,... (6回应)
发表于 学位论文 非文学 创作
90年代中国科幻创作研究 第3章 90年代中国科幻创作之历史定位及中国科幻之可能方向 以上述作者为代表的科幻作者群,在二十世纪90年代风生水起,以其创作直接造成了世纪之交中国科幻的繁荣景象。尽管他们并未形成一个统一的文学流派,作品并没有统一的文本构造方式,书写风格也各不相同,但在这里,本文拟沿用科幻理论批评家吴岩的观念,将这批作者定位为中国科幻作家中的“新生代”...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保罗.奥斯特:情感与故事 最近几天扎堆看了三本保罗.奥斯特的书,除了最先知道反而一直没看的《纽约三部曲》,这三本按我翻开的顺序是《幻影书》、《神谕之夜》、《在地图结束的地方》。可能是因为想先看名声大的作品,或者被别人的意见所影响,也没准就是因为按标题字数排序罢。总之我又犯了一个小错误:把个人阅读史当成了客观历史,很轻易地说最后一本如何如何。其实,《在地图结束...
发表于 似乎是《幻想1+1》某期 杂文 创作
自从根斯巴克创造了“Science Fiction”这个词,科幻小说就正式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就像所有的文学江湖一样,科幻小说这座山头也从来没有长久地平静过,虽然称不上“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地步,也逃不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规律。 正如我们所听说的武林,其中的恩怨情仇大半都是所谓的“正邪不两立”所致,科幻小说的时代更替也无非是“真与伪”的纠葛。不必再把坎贝尔、埃利森..
发表于 《新幻界》某期 非文学 创作
运用经典概念进行分析的一次尝试 ——对四部科幻小说的主题性评论 科幻小说无论如何发展,仍然可以适用小说的通用评判标准。而科幻小说的独特价值,既在于对现有世界的反观,也就包括对现有小说评判标准的重审。这也就是我打算要进行的工作:运用经典的批评概念对四部著名科幻小说进行评论,并找出这些小说对上述标准本身提出的问题。 这四部书包括《阿努比斯之门》(The Anubis G...
发表于 《新幻界》某期 杂文 创作
我们能和詹姆斯.提普垂说些什么? What Shall We Talk to James Tiptree Jr? ——A Introductory Story Dedicated to James Tiptree,Jr(Alice H B Sheldon,1915-1987) “她是一个矛盾的人。”他说话的样子一本正经。 这句话你说给提普垂听,得到的只能是一个笑纹,让你一头的雾水和郁闷。当然问题不在这,而在于你不太容易说给她听,以前她这个人不怎么好找,大家用了十年才..
发表于 2007 成都科幻大会论文集 非文学 创作
类型科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摘要: 类型科幻作为科幻作品的主要形式,在科幻小说这一文类中占据中心地位,理解其发展和特点对理解科幻小说这一不断发展中的概念至关重要。本文在简述前三代类型科幻的发展之后,对第四代类型科幻的可能性作一推测,并提出类型科幻当前面对的问题。 1、 类型科幻从何而来? 类型科幻(Genre SF)这一概念脱胎于类型小说。所谓的类型,指的是...
发表于 科幻批评电子刊物《边缘》 其他 创作
关于想象的一切:话语、价值和权力——科幻批评简史 The Whole of Imagination: Discourse,Value and Power——The Brief History of Science Fiction Criticism 本文建立在科幻研究(Science Fiction Studies)78期(卷26,1999 7月)专题四篇文章(http://www.depauw.edu/sfs/covers/cov78.htm)的基础上,绝大部分史实取自其公布在网络上的文档。本文创作基于节选翻译的基础,版.. (1回应)
发表于 科幻批评电子刊物《边缘》 其他 创作
我的科幻领路人 ——向James.E.Gunn致敬 李兆欣 前言: 对于一个科幻读者,或者说作为人生的一次选择,引路人很重要。而为我打开科幻的大门,甚至被我冒领为自己科幻师承的,既不是最早看到的凡尔纳和叶永烈,也不是科幻世界或者现在被引进的各位大师,而是被我奉为圣经的《科幻之路》,詹姆斯.E.冈恩(James Edwin Gunn)编辑的《科幻之路》。而自从我打算进入科幻研究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