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Short Stories ( 全部 )

发表于:《收获》杂志 2014年第一期
她被天扬的电话吵醒。她在窗帘罩着的昏暗里看着手机屏幕闪着闪着便暗了,于是干脆转了个身,却也无法再睡,只好在空调的嗡嗡声里睁着眼睛。然而没有什么可想的,这两个月来,安眠药除了毁掉了她的白昼,还顺带毁了她的梦境,她再没有做过梦,就连曾经压顶的绝望感都荡然无存。 她知道他要说什么,她那些久未见面的朋友从昨晚到今天大概都在谈论这桩事。大澍昨晚获了个重要的大奖,连她这... (8回应)
发表于:iweekly
《荒芜城》原来的名字叫《做到难过的梦,也不要难以相信》,取自于我差不多两年前的一个短篇。前几天我回过头来看了看当时的博客,当时的北京仿佛永远都处于从冬天到春天的过程,记忆是黑的天,和护城河上白皑皑的雪,有人在河面上钓鱼,溜冰。我常常在夜晚的噩梦中惊醒,其实梦见的都是过分美好的东西,这种美好在梦里又被无限放大,一旦醒来,现实完全令人窒息。因为要再次谈... (3回应)
发表于:iweekly
在短途飞机往返的密闭环境里看了《美国牧歌》,之前虽然看过《乳房》和《垂死的肉身》,但是对于当时的阅读和写作经验来说并没有起到什么真正的作用(虽然这些年来不断从微博上看到周围有对菲利普·罗斯非常狂热的朋友,每次诺贝尔奖要颁奖的时候都会哀叹一下为什么又不是他,因为他的年纪实在也已经是很大了,直到他前段时间终于宣布说封笔了),因此心里也并没有对这次的阅读抱很大.. (6回应)
发表于:iweekly
有一天我在豆瓣上看到一张电影截图,上下两幅画面,大概是一个坐在车里或者海边的金发女孩,上半身,或许含着香烟或许没有,画面底下有两句台词,便是这样的两句:“你为什么不开心?”“我就是不开心。”我顿时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么烦被人问说,你为什么不开心。这有为什么呢,我就是不开心啊! 因为在书展期间要与《潜水艇》的作者乔·邓索恩有个对谈有场对谈,于是勉勉强强看完了《... (6回应)
发表于:iweekly
我是个地理盲,对于美国的认识大部分来自于美剧,好莱坞,公路电影以及斯蒂芬·金大雪封路的缅因州。作为城市人,凡是有关纽约的故事常常容易轻易打动我,这没有什么稀奇的,纽约三部曲这种书名很容易诱惑我购买。而与此同时,文德斯电影里那些荒蛮之地的加油站,笔直公路,偏僻口音,汽车旅店也是能满足幻想的冷酷地带。 罗恩·拉什在《炽焰燃烧》里几乎所有故事的背景都发生在南方阿... (6回应)
发表于:iweekly
曾经在一段采访中看到某个时髦文学杂志的主编谈及现在当红的中生代作家时,说过类似这样的话──中生代作家们比80后成熟,表现在他们对社会更关注,他们写农村,写小镇。而比他们更年轻的作家们依然流连在城市的咖啡馆里──这实在是太没有文学立场,以及不负责任的评论。 本来我作为语言控和小半个结构控的文学立场就是好的文学作品并不拘泥于题材。而到了现如今的中国,却显然不.. (2回应)
发表于:《上海一周》
前几日我坐火车去黑岩看望朋友。朋友在邮件里说,她那儿有个海边的火车站,非常像村上春树小说里的场景,还有很好喝的羊羹,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火车沿着海边开,一边是低矮的山,一边就直接望到了海。有时候会产生错觉,像是火车就开在海水里。夏令时过去以后,这儿的中午总会出一小会太阳,于是在阳光里海水蓝得耀眼,远远望过去,几乎没有人走动。偶尔有一些看... (8回应)
发表于:iweekly
很多次早晨醒来我做了非常难过的梦醒来。没有醒透,半个脚还踏在梦里,因此能够栩栩如生地记得所有片段。我想着要给梦见的人发个短消息,告知那个梦,可是拿起手机,时间尚早,不甘心就此从梦里彻底走出来,索性又睡了过去。结果,就又做了一个比刚才难过一百倍的梦!…醒来的时候是中午,外面寂静无声,我在那儿躺着,不知道如何是好,跟后面那个梦相比,前面那个梦简直算个屁.. (9回应)
6人
周嘉宁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6022 )

  • 匠
  • 提尼
  • 星光伴我飞1989
  • 丫丫与源源
  • liebevera
  • 柔山_
  • 平生不见
  • 札生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