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谢默斯·希尼诗四首 (试发表)

诗歌 译作
选自诗集《山楂灯笼》(The haw lantern, 1987)(Fist eBook edition: October 2013)。谢默斯·希尼(Seamus Heaney, 1939-2013 ),爱尔兰诗人。1995年,由于他的诗"具有抒情诗般的美和伦理深度,使日常生活中的奇迹和活生生的往事得以升华",希尼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 《石刑》 当他站在判决地 手杖仍在手中,宽边帽 也戴在头上,磨难在于自我怀疑 和对善意告解和恕罪的顽固不屑 如果话语都是胡说八道那公正就无处依托 他在终极判决地遭受的惩处远远多过言辞责难 他可依赖的是持续了一生的倔强不语。 就让它像来自赫尔墨斯的判决 神住在石头成堆的地方,石头就是惩处 先把他的双脚固定,再用石头覆盖 直到他被深埋于于一个石冢 关于他的神圣化:也许会被看成一个门柱 或者一堵在无声漫延的猪草中荒废的墙 有人最终打破了沉默:”此处 他的灵魂是孤独的,“还会说出更多。 ---------------------------------------------------------------------- 注:赫尔墨斯在希腊神话中神的信使,送达判决非常快速。 《匙状诱饵》 每当,一个新的相似性呈现给我们 我们就说:灵魂大概是可以比照的 一只匙状诱饵,被孩子们发现了 就在一个铅笔盒滑动的盖子下面, 最初的一瞥和持续一生的图象 翻腾着,自然而然地卷入一切 一颗流星划过,又消失于黑色的夜空。 立刻就挑动并激励了他的一生 像一滴水,潜水者探索着 一次又一次沉入大海湾。 然后是终结,一个擦拭光亮的英雄头盔 被置于船腹,飞速掠过水面 放弃,两难性,聚光灯下的傀儡 被连绵不绝的激流冲刷,无妨碍的暗桩 ------------------------------------------------------------ 【注】匙状诱饵在这里只是一个隐喻,比喻所有那些影响一个人一生的东西。从某方面说,人只不过是受它控制的傀儡而已。 《石板研磨器》 故事里珀涅罗泊的纺织有某种期待, 哪怕夜间的拆除也是如此, 也许某一天就会全部实现。 我,我在一块石头上研磨了五十年, 我磨除那些我从未磨过的, 我无可报偿就如镜中黑影。 我期望用自己的表面迎接遇到的一切, 图表、印刷标记、所有的线条和油斑, 我制造混沌,他们刻出花穗。 对他们来说,总需要一个新的开始和干净的石板 永远如此。对我来说,不过是一次次完整的旋转 婉如寂静中完美的涟漪。 因此,为了记住我。想象一下露天石矿 一层一层剥除的脸。总是在一堆 旧印刷物上练习不完全交合。 ----------------------------------------------------------------- 【注】这首诗是通过一个研磨石板的研磨器来写一种人生。它的作用就是将用过的石板重新磨平,以便画家再画出新画印出新的印刷品。 《山楂灯笼》 冬山楂在它的季节里狂吐其果 像横生的刺,给小人物用的小灯笼 他们需求极少,只想将 死亡中领悟到的自尊保持终生 不必大放异彩使其目炫。 但是有时,当你在结霜的日子里哈出白雾 它将呈现第欧根尼游荡的身影。 提着他的灯,寻找那唯一的人; 之后你站住被来自树后的目光仔细审视 他提着那灯与眼同高就挂在树枝那儿, 而你则在那密实的果肉和果核之前逃走, 你本希望从它能扎出血的刺中得到磨练和清醒, 它却用可以啄食的成熟捡选你,并由此消失。 ------------------------------------------- 【注】第欧根尼是古希腊犬儒主义哲学家,他认为世人大都是半死不活的,大多数人只是个半人。在中午,光天化日下,他打着一盏点着的灯笼穿过市井街头,碰到谁他就往谁的脸上照。他们问他何故这样,第欧根尼回答:“我想试试能否找出一个人来。” ------------------------- 【译】张旋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张旋,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7-05-14 10:33:19
田晨彤
2017-05-14 10:33:19 田晨彤 (终日行,不离辎重)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