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发表于 《西湖》2016年1月 小说 创作
1. 群鸟拍打翅膀,在他眼里扇起一阵漩涡。他感到类似缺氧的一阵头昏,张开眼睛,在这个到达顶点同时也意味着一切将毫无余地开始丧失的时刻,在昏厥的快乐中,他让自己冷静地看——一切变慢:她的皮肤传递出的颤抖,她的低吟,引力将她的长发拉向他的面颊,温热的大气在虚无中涌动,包裹着他们,随后,一切停止了。瞬息间,一个巨大的运动的力量,从这片静止中迸出,把世界重新拨动了起...
发表于 《翼》小说专刊第一辑“山鲁佐德的意志” 小说 创作
1. 她俩在出门前做了一次。 实际上,直到第二天临出门前她们才想起这件事。这趟她来只待三晚,刨去小竹上班的两个白天(她自己也要加班),约好的朋友聚会,到了之后两人一算,竟然只有四五个小时是属于她俩的。 匆匆忙忙感觉不会好,她知道。但不做,心里恐怕更不舒服。毕竟从九月底小竹纽约入职培训回来后,两个人都忙得鸡飞狗跳的,一晃三个月没见了。她决定这一趟还是她去小竹.. (1回应)
发表于 黑蓝网刊 小说 创作
墙壁们藏起眼睛,开始慢慢退后,像一个发酵中的面包,从已经落到小烟宝鼻尖上方的位置向外膨胀,重新撑开天花板上的四个角。小烟宝在黑暗中醒过来,一切似乎随之启动:屋外响起一种沙沙沙,沙沙沙的声音,像铅雨摩擦着土地。小烟宝听了一会儿,依稀听到更远、也更深的地方又有一种突突突,突突突……,好像一辆年迈的摩托车,在某个地方做着离去的梦。屋外的鬼最近日见消瘦,胳膊已经可以...
展开 鹿宿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在这之前只有田野那头的汽车声,在穿村而过的高速公路上干燥得如同一根根火柴接连划擦着路面。非要等站上了堤坝才听见水声,哗啦,哗啦,哗啦一下,风景迎面扑来,在土地的尽头,横竖左右白茫茫一片,完全,霸道,尽管经历过多次但目光还是不由得跌了一跤——,   它的体积,形状,落在上面的光线,它的空旷和乍看起来的单调……都和想象中有所不同,你感觉期待落空,但又说不出你期待... (2回应)
展开 中等火焰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叶蓉用毛巾把洗干净的碗碟一个个擦干,放进橱柜。在她面前的墙上有一扇窗,修得整整齐齐的冬青树丛被窗框截断,路灯从看不见的地方将微弱的黄光投向她面前的一片草坪。这一整天叶蓉都待在屋里。她的身后没有半点声响,工作台上散着学生的作业,晚饭还没开始准备。往常,叶蓉会马上蹦起来,静悄悄然而失心疯似的开始忙碌起来——这常常让她想起已过世的母亲在黄昏的屋里的形象,或者时间在... (4回应)
发表于 《大家》2007年第5期 小说 创作
…… 午后三点的光线延长了松针的阴影。光线本身彷佛放久了的糖水,渗入稀薄的空气,随后又不为人觉察地渐渐凝成一块,跌落在南街上。(天空发干,发白。)南街多的是曲里拐弯长短不一的巷子(死弄当然也不少),顺着脚底下的乌龟山起起落落,七叉八叉,就像龟壳上的裂纹。鲍家弄是其中的一条,两侧大多是平房,门楣和路面一样高,几步之后,就有一段台阶从巷子边缘垂下去,如同一朵朵...
发表于 《不过是OPEN——黑蓝小说奖作品集》(2008年);《今天》杂志网络版 小说 创作
“如果鬼来了我就……”目耳翻了个身,哼哼两下,不动了。最后一个尾音离开她的身体,急促、迫切地插入空中又半途而废,像被拔掉电源的电视机里的方形怪兽,带着止不住向内缩去的吞咽声,消失了。我试着动了动手脚,发现它们已经松开了,抬头看见睡前用来绑住四肢的几截橡皮绳蜷缩着歪在被脚。空中布满了没来得及收拢因而化开的梦(根据它们溃散的形状,估计已经逃逸好一会儿了),大小各... (3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