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乘客 (试发表)

作者:
莲见雄一
作品:
短篇文集《晚城》 (其他 创作) 第1章 共2章
2012年对我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这一年我结束了调酒师的生活,也结束了两年服装店的经营,离开了长居五年的成都。 夏季的彩云之南,天空总是湛蓝湛蓝的,大片大片的云朵从头顶随风飘移而过。常常是在黄昏的时候,看见天空的火烧云沿着延绵的群山蔓延。日落将至,云层的颜色从火红晕红逐一褪淡。直到夜幕降临,万家灯火。伴随着雨季的来临,云南的山野里开始生长种类繁多的野生菌。野生菌被山里人采集而来,在集市里贩卖,又被收购到更远的地方去。 曾经在不同的城市工作和生活,不间断地做着一些黑夜中的事情。阅读,写字,调酒,拍照,旅行。在稻城亚丁的小旅馆,在去往西藏的路上,在南京度过的梅雨季节,在重庆看到的迷人江边夜景……等等诸如此类的良辰。遇见过的人,有一些早已经失去了联系,有一些留了电话在那里,却几年也不曾拨打过去。路过的人和路过的事,就像手指间虚空的风。 唯一记得的是每一座城市的风景,还有残留着温度的他人手指气味。 那个下着大雨的黄昏,披着毯子趴在窗边抽烟。楼下被大雨全然吞没的城市,在雨季中昏昏欲睡的梦中人。手指间弹掉的灼热烟灰,在高楼交错的天空中飘飞,很快就被雨水打落。 我曾经不过一个热爱摇滚乐和电子乐;热爱四处旅行;热爱爱情;热爱在都市夜店的吧台里,一边调制鸡尾酒一边看着舞池中蠢蠢欲动的人群;热爱在午夜的阳台上,赤裸着身体一边看城市夜景一边抽烟的人。 每一个春夏秋冬,每一处东南西北。每个城市,每个季节。 曾经写作对我来说,只是一件可以记录生平的事。 那些文字仿佛一些被内心所折服的忧郁,像花朵一般开放在每个不同的城市里。它们时常在夜里出现和发生,是一些产生于路途中的幻影。心一直在路上,没有他人的介入和参与。一个人记录和完成,繁衍生息。文字的生命短暂,花和少年是留给时光最好的遗物。 记得所写的第一篇小说,是在深圳,关于一个滑板少年的故事。少年的家人常年不在身边,于是半夜在深圳清清冷冷的大街上一个人玩滑板,也就成为了他生命中孤注一掷的乐趣。 人心的孤独,有时无法被言语表述出来。 然后渐渐地,我又去了很多不同的城市。是一个四处颠簸的年轻人。因为太过迷恋城市的风景,并没有发现自己也身陷其中。于是写着一些支离破碎的文字,抒发着一些对城市,人情,世故,花间,美景的幻象。大都是一些关于影像的文字。 于是也就有了这本书,一本关于沉淀和爱的书。 2011年的最后一个夜晚,我离开成都。在出租车上,一路回望着那个还在沉睡中的城市。那是在好几年的时间里,我都从来没有过的回家的感觉。 未来的生活和道路,每一步都是平淡和艰辛。 时光尚好,要记得那些曾经去过的地方和爱过的人。因为在未来的时光或未知的际遇里,它们永远是给予你美好回忆和憧憬的唯一见证。 晏君 2012 09 17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莲见雄一,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