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札记

发表于 《文汇报》2016年4月8日刊第11版 非文学 创作
克莱因(Jacob Klein)在他的《柏拉图的<米诺>注疏》前言伊始便提到了一个任何柏拉图作品的研究者都不能忽视的问题——“为柏拉图的作品进行解释与注脚难道不是首先必须从某些先入之见或本身并不完全成立的诸多前提出发么?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介绍或疏解柏拉图的作品本身就注定会失败”。 这个尖锐的问题尽管是在五十年前被提出的,但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必须正视它的重要性。每位优...
试发表 非文学 创作
“起初, 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这是《圣经》这部古典文化大全(当然,或许《旧约》本身对于古希腊文明涉及较少,但这仅指内容上,其精神内核其实体现出了不可忽视的传承。须知《新约》原文便是用古希腊文写成的,2世纪后教父们也往往运用希腊哲学来解释耶稣与使徒们的教导,可参看J.Pelikan所著问《雅典与耶路撒冷何干?》)对创世前的宇宙所做的仅有的描.. (2回应)
试发表 非文学 创作
所谓春天播种,夏季耕作,秋日收获,对我来说,夏季就是复习的日子,所谓学而时习之,就是收获之前最重要的——在学到的东西上面反复培育与耕作。 最近复习工作的重点就是伯恩斯坦的诺顿讲座与《文心雕龙》的第一卷(也就是前五篇)。 今人对《文心雕龙》的研究过于偏重断章截句,而且似乎兴趣都集中在卷六卷七的几篇上(诸如比较著名的“情采”篇与“镕裁”篇)。诚然,《文.. (2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