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抄 ( 全部 )

发表于:《为了艺术为了爱,萧邦》,杨惠君 译,五南图书出版,2013年5月
萧邦有一种玩世不恭的风趣,对荒唐可笑的事物有敏锐的观察力,还有模仿的天分。他会画刻薄的讽刺画,挖苦波兰人说法语或外国人说波兰话。他弹钢琴一点也不认真,会拿音乐开玩笑或搭配上滑稽的故事。不过真正令人们瞠目结舌的,是他在模仿上的天分。他不只能转换表情,连外观都变了个样,模仿学校老师或某个公众人物时,几乎完全认不出来。多年以后,法国名演员皮耶•波卡基说,萧邦当音...
发表于:《星星、雪、火》,吳美真 譯,天下文化出版,1998年
這絕非是一種容易的生活,你所獲得的東西總和艱困形影不離——時或有之的貧乏季節和壞運氣、弄丟了的獵物、疲憊和失望,以及長日獨自在霜雪之中,耗去了許多時間,卻未必有回報。有些事情只有從個人的必要性來看,才會有意義,而我們必須自己去選擇這個必要性。——第11頁,《捕獵記事》 對於捕獵,我變得相當內行,幾乎就像是個天生的好手;但有時候,這反而會為我帶來困擾。我無法不...
发表于:《布罗茨基谈话录》,马海甸、刘文飞、陈方 译,东方出版社,2008年4月
* 未注明的谈话者均为布罗茨基 第二章:马丽娜·茨维塔耶娃 时间是节奏的源泉。您还记得吗?我曾经说过,每一首诗都是重构的时间。一个诗人在技艺上越是多样,他与时间、与节奏源泉的接触就越亲密。——第28页 您可以说,我们接受世界的方式,就是对他们诗歌中所表达内容的一种合乎逻辑的(或许是不合乎逻辑的)总结;就是对您所提到的那些诗人创作中所表达出来的那些原则、想法...
发表于:《狄金森诗选》,江枫 译,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4月第二版
【以下选自狄金森至托·温·希金森的书信,255~261页】 当我的思想外衣剥光 — 我就能让加以区别 — 而给它们穿上袍子 — 它们就显得相似而且发僵。 从去年9月起 — 我感到一种恐惧 — 我不能对任何人说,于是我就唱歌,正象那个经过坟场的孩子 — 因为我害怕 — 你问我目前的伴侣 — 小山 — 先生 — 日落 — 还有一只狗 — 象我一样大,是我父亲为我买的 — 它们比人好 — 因..
发表于:《管风琴·看听读》,中华书局,2009年3月
神思悄悄游离:人活来活去,活得死去活来,有人到头难免觉得艺术太远太空,我对此理解但不认同。对我来说艺术从来都是生活的一部分,俗事儿的一部分,所谓的高雅艺术不骄傲不高贵不冷漠,它来自生活中最艰难的坚持,最诚恳的关怀。而那些最细致的手艺,背后都是卑微的生活——而这卑微,有一部分是卑微的期待——美,成功,荣耀,都可成为小人物的目标。——第37页,《向弗朗克致敬(二)...
发表于:《在相对性中写作》,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6月
虽然我们可以站在另一个角度说,诗歌是关于人的记忆的。正是在对过去的反复探究中,发展才成为可能,创新才变得真实。但是,记忆是寻找、是发现,而不是返回。——第50页,《传统与现代诗》 是诗建立了“好”,而不是批评确立了这样的标准。人们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第58页,《我对当代诗批评的态度》 独立性,永远是诗歌成为诗歌的前提。——第100页,《我所理解的诗歌与政治的..
发表于:《凯尔特的薄暮》,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年3月
人所听到、看到的事情,均为生命之线,倘能小心将之从混乱的记忆线轴上拉出,谁都可以用它来任意编织自己想要的信仰之袍。——《自序》 奈何一个人随着年龄增长,梦想便不复轻盈;他开始用双手掂量生活,更看中果实而非花朵——或许这并非什么重大损失。——《再版自序》 除了用象征和事件来表达情绪,文学还能是什么?——第5页 这一切都存在,都是真的,人间,只是我们脚下的.. (1回应)

文存 ( 全部 )

发表于:《我曾这样寂寞生活:辛波斯卡诗选2》第240~245页,胡桑 译,湖南文艺出版社,2014年2月
诗人与世界 · 诺奖演说辞 作者:维斯拉瓦·辛波斯卡,胡桑 译   据说,演讲的第一句话总是最困难的。不过,这个问题我已解决。然而我感到,即将到来的句子——第三句、第六句、第十句,直至最后一句——同样困难,因为大家期待我谈论的是诗歌。对于这个话题,我谈论得很少——事实上,几乎从未谈过。每当稍有提及,我总是暗自怀疑,对于这一点自己并不擅长。因此,我的演讲会..
发表于:《南都周刊》2014年4月4日,第801期人物版;作者:唐不遇
寻找光明,但永远不忘记黑暗 ——扎加耶夫斯基访谈 唐不遇   2014年3月27日下午,在广州海珠区的一个中医私人诊所里,诗人亚当•扎加耶夫斯基(Adam Zagajewski)回答完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愉快地看着我说:“我喜欢你的问题。”便不紧不慢地踱出房间,到对面的诊疗室里扎针灸。   这位享誉国际诗坛的波兰诗人是第一次来到中国,也是首次接受中国媒体的专访。不过,按照他...
发表于:《南方人物周刊》2013年第44期,总第372期;作者:邢人俨,张明萌
黄灿然:诗歌从来让人没有把握   很小的时候,黄灿然就已经把家乡所有的田野、山、路都走遍了。他赤脚沿着小溪走,挨着悬崖爬,悬崖边生着苔藓也不怕。他可以走上半天,一直走到小溪或者山路尽头。他清楚地知道每只鸟的巢在哪里,哪些里面会有蛋。有时,他听到妈妈在叫他,她的声音特别亮,“阿灿”——声音就回荡到山里面,他听到了就赶紧往家里跑。   他离开家乡后再没见过什...
发表于:《内心生活》第229~241页,春风文艺出版社,1997年
写作手记 作者:蓝蓝   有时我们可以更谨慎地用“记录”来形容写作——当他意味着写作者仅仅是在接受事物,仅仅是在翻制生活的泥版。   由于写作总是处于未完成的进行中,因而它要求我们用日常生活中被误解或曲解的语言来完成对这种语言的对抗和新的语言方式的建立。这一行为本身即在帮助我们不断捕捉每一个瞬间事物微妙的变化,使我们在一无所见的眼前的事物中提示出期待...
发表于:《马雁诗集》第194~196页,新星出版社,2012年
谈片 作者:马雁 我从来不排斥技艺,我对掌握了技艺的人怀有足够的尊重。我希望掌握让自己满意的技艺,也就是说足够的技艺,我希望不会有技巧上的问题阻碍我去表达一些东西。我很愿意谈关于技艺的问题,这样我可以对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譬如说诗歌中的吟唱。这更多的是天赋的问题,或者是说一个人的童年赋予她的,这和天赋也没什么区别了。问题是用什么来吟唱,我怀疑很容易使用...
发表于:《坐矮板凳的天使》第43~47页,中国工人出版社,2003年
坐矮板凳的天使 作者:王家新 20世纪最后一个酷热的夏天。我时而写一些激烈的论辩文字,时而又沉醉在格伦·古尔德的钢琴艺术和一本新出的《古尔德传》(杨燕迪编著、上海音乐出版社出版)中。说来也怪,这种巨大的反差反而使我比任何时候更能进入古尔德深邃宁静的音乐之中,你听,这就是古尔德——他是在演奏巴赫吗?不,他是在演奏寂静。他是在演奏寂静吗?不,他是在演奏狂喜—...
发表于:《站在虚构这边》第323~333页,三联书店,2001年
我听米凯兰杰利(ARTURO BENEDETTI MICHELANGELI) 作者:欧阳江河 1998年夏天,我应邀赴意大利参加一个国际诗歌节,在米兰、热那亚、皮亚琴察等城市滞留多日,与几位意大利汉学家过从甚密.其中有一位在博洛尼亚大学任教的社会学教授鲁索和我一样是格伦·古尔德迷。他告诉我:“古尔德的巴赫对我来说是信仰和想象力的一部分。”我在博洛尼亚大学鲁索家里住过两天,发现他的古尔德... (1回应)
发表于:《世界文学》,1989年1月
庞德点滴 作者:西川 在我的书架上摆着两幅埃兹拉·庞德的照片,一幅摄于1958年,另一幅摄于1970年。在后一幅照片中,庞德坐在一张宽大的藤椅中,以坚定而深邃的目光平视前方。我每每注意到他那为艺术所雕刻的额头,纵横交错的皱纹使人震撼。歌德曾经说过,莎士比亚是无法穷尽的;而其实,任何伟大的诗人、作家,都无法用一篇文章、一本书来把他说得一清二楚。埃兹拉·庞德无疑属...
Diana Shi & George O'Connell
  • 译者: Diana Shi & George O'Connell
  • 翻译语言:中/英
  • 翻译类型:诗歌/其他
  • 代表译作: 《Atlanta Review》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352 )

  • 快雪时晴
  • andrea
  • 问老师
  • 读首诗再睡觉
  • BourbonAgreste
  • 白玉牌鹿宝宝
  • 环岛
  • 蛋糕圆滚滚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