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語

《穿山甲》及其他 ( 全部 )

发表于:《Pangolin House》2016-17冬季刊
安纳斯塔西斯·维斯托尼提斯诗四首 / 史春波 译 / 诗艺 / 不是街头风中 / 打旋的树叶。 / 不是死寂的海, / 系泊的船。 / 一首诗不是天空之蓝, / 不是清爽的空气。 / 它是一根长钉 / 刺穿世界的心脏。 / 一把森冷的刀 / 楔入每一座城镇。 / 一首诗是痛苦, / 一块耀眼的铁, / 冰,一个瘀黑的伤口。 / 它坚固 / 如钻石的刻面。 / 肃穆的石头。 / 奔流的亚洲之河。 / 一首诗不是轻声细语 / 不是翅..
发表于:《Pangolin House》2016春季刊;《中西诗歌》总第62期
吉恩·瓦伦汀诗十三首 / 史春波 译 / 曼德尔施塔姆 / 1934至1935年,他在莫斯科被捕,囚禁, / 后来与妻子娜杰日达·雅可夫列夫娜·哈津娜 / 一起流放到沃罗涅日。 / 我母亲的房屋 / 俄罗斯 / 多么镇静母狼青铜的乳房 / 她皮毛四周的 / 光,缀满霜星 / 我四十三岁 / 莫斯科我们活不下去 / 俄罗斯 / 铁鞋 / 它那撑不开的 / 弧形的长和宽 / 俄罗斯 古老的 / 菜..
发表于:《Pangolin House》2013夏秋季刊
泰德·库瑟诗十二首 / 史春波 译 / 夜间飞行 / 仰头,是群星。俯瞰,众星宿。 / 五十亿英里之遥,一个星系死去 / 像雪花消融于水面。地上, / 有位农夫,感应到那远方的死亡之寒, / 啪地扭亮院子里的灯,把棚屋和谷仓 / 收回他照料下的秩序。 / 一整夜,城市,似明灭的新星, / 用辉煌的街道牵引如斯的孤灯。 / 结冰的河 / 这条蛇曾迆迆向前, / 臂力十足,闪闪发亮, / 游入树林, / ..

琳達·帕斯坦 ( 全部 )

发表于:《译诗 · 给危城的信》,长江文艺出版社,2013年4月
清洗我的墨水手 [美] 琳达·帕斯坦(Linda Pastan) 史春波 译   五年前,母亲来我们家中过感恩节时,突发中风。尽管她当时已患有一种罕见的癌症,也接受了一段时间的化疗,但是莫名其妙地,我眼见她一动不动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无法开口说话,心里还是毫无准备。母亲康复的希望不大。大概有六七天,我每日坐在她的床头,流眼泪,或者跟她说话——其实是在跟我自己说话——读一... (1回应)
发表于:《译诗 · 给危城的信》,长江文艺出版社,2013年4月,原载16首
琳达·帕斯坦(Linda Pastan)诗十五首 / 史春波 译 / 分数 / 丈夫为我打一个A / 给昨夜的晚餐, / 一个未完成给我的熨烫, / 一个B+给床上表现。 / 儿子说我是个中等生, / 一个中等母亲,如果 / 我用心 / 还有进步的余地。 / 女儿赞成 / 及格与不及格制并告诉我 / 我及格。等着吧,迟早会有 / 我退学的那天。 / 古老的游击战 / 古老的游击战 / 在父子之间展开, / 我是无人地带。 / 当月.. (2回应)
发表于:《中西诗歌》总第37期
琳达·帕斯坦诗十首 / 史春波 译 / 琳达·帕斯坦(Linda Pastan),美国当代重要女诗人。1932年生于纽约市。毕业于拉德克利夫学院(Radcliffe College),后在布兰德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取得文学硕士学位。迄今已发表诗集十余部,荣获多种诗歌奖项。1991至1995年间任马里兰州桂冠诗人。 / 争吵 / 当我描述 / 你的缺席, / 你便与我 / 同在 / 这白色的 / 纸单上。 / 上个星..

喬治·歐康奈爾 ( 全部 )

发表于:《桃花源诗季》总第30期
乔治·欧康奈尔(George O’Connell)诗五首 / 史春波 译 / 香柑苦皮 / ——在温州,中国内陆纵横的河道环抱疏落的小岛,柑橘在这里成熟,仅是四月天。 / 漫步向码头 / 乘一只木船河上夜游。 / 诗人,旧到可以称之为友的面孔。 / 游过两岸的旅馆,茶楼,冒牌星巴克, / 灯火幽暗。 / 一座低低的拱桥从我们头顶划过。 / 藏在岸边的阴影中,一座古塔 / 正在修复,一幢白石灰的教堂 / 同样被夺...
发表于:《中西诗歌》总第47期
乔治·欧康奈尔(George O'Connell)诗十首 / 史春波 译 / 骑象罗汉 / 多么奇怪,两只手握住 / 经文之光,嘴巴半张 / 间或沉入喜悦, / 眼前浮现往日 / 为象领路 / 却往往被象牵引, / 它的长鼻永远在试探, / 它的腿如树, / 它的踩踏沉重如思想 / 在远去的窄路上踱步。 / 再摸摸那象皮,那皮上的硬毛, / 象皮灰如石块。 / 北京,暴雨过后 / 早上八点,街道浸泡在水里。 / 没有出租车..
发表于:《诗林》总第153期,原载8首
乔治·欧康奈尔(George O'Connell)诗两首 / 史春波 译 / 指甲刀 / 一声清脆的断裂 / 诉说一个结束, / 随之我的大拇指 / 再次按下这杠杆。 / 我可以说散落于脚边的苗条的月牙 / 是一张张微笑来自我行走的黑夜和梦游的白天, / 但这不过是一种欺骗, / 当被剪断之物 / 嗖地射向书架, / 含糊的圆括号。 / 多日之后,我取下里尔克的哀歌之时, / 那一刻才闭合, / 它尖利的小弧滚落 / 算不上天..

羅伯特·戴納 ( 全部 )

发表于:《Pangolin House》2012-13冬季刊
罗伯特·戴纳诗六首 / 史春波 译 / 马 / 土的马 / 水的马 / 灰云的巨马 / 马的暴风雪 / 飞尘 / 飞尘的马驹 / 肌肉和血液之马 / 栗色马 杂色马 黑马 / 帕洛米诺马 / 阿帕卢萨马疯狂的花斑 / 西班牙矮种马 / 牛仔牧马 / 烈马 野马 / 阿拉伯马 摩根马 田纳西走马 / 快步马 / 设德兰马 / 魁伟的配对的泼雪龙马 / 马 / 还有马的名字 / 旋走 战者 煤镇 / 加农炮手 / 一掷千金 / 马的尾巴冒烟 ...
2016-02-22 09:33:00
罗伯特·戴纳(Robert Dana)诗三首 / 史春波 译 / 孤儿的春天 / 瞧,又一个春天来临, / 尽管它总说时辰未到。 / 半页蓝,半页 / 棕褐,我的树 / 书写其上。树下 / 去年落叶的潜台词早已腐烂。 / 一朝为孤儿,永远为孤儿。 / 你出逃的那座房子 / 永远是你唯一的住所。 / 盐 / 太多应被遗忘。 / 我从没有你们所说的 / 好记性。也许 / 年轻时事物不曾 / 停留,也许我总是 / 马不..
发表于:《新京报》,2006年5月
美国诗人罗伯特·戴纳(Robert Dana)1929年出生在波士顿。二战后期曾作为美国海军的一员在南太平洋上服役,后移居爱荷华州,求学于德雷克大学和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坊。他的诗歌荣获过多种奖项,其中包括两次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奖金、莱纳·玛利亚·里尔克诗歌奖、卡尔·桑德堡奖章和纽约大学施瓦兹纪念奖。 / 戴纳在康奈尔学院任教四十余年,是该校的教授和驻校诗人,也是斯德哥尔摩大..

存檔 ( 全部 )

发表于:第一届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诗人工作坊,2012年11月
翻译的蜕变:从“旧”词到“新”词 作者:史春波   2006年,我曾协助美国诗人乔治·欧康奈尔(中文名乔直)在北京大学主持了一学期的汉诗英译工作坊,从那时起,我们一直合作,致力于译介中国诗歌。在长期的工作过程中,我们常常就翻译上的细节展开对话,有时也探讨中西方观念上的差异。虽然对话时常演变为激烈的争论,但总有化险为夷、达成一致的时候。东西方是个永无止境的大... (1回应)
Diana Shi & George O'Connell
  • 译者: Diana Shi & George O'Connell
  • 翻译语言:中/英
  • 翻译类型:诗歌/其他
  • 代表译作: 《Atlanta Review》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352 )

  • 快雪时晴
  • andrea
  • 问老师
  • 读首诗再睡觉
  • BourbonAgreste
  • 白玉牌鹿宝宝
  • 环岛
  • 蛋糕圆滚滚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