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一身的短篇作品 ( 全部 )

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1年10月25日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获得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值得庆贺。因为从1996年以来,诗人已经被诺贝尔文学奖冷落了15年,这在整个诺贝尔文学评奖史上都是罕见的(此前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诗人间隔最多是7年)。我不想说近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世俗化了,或者说它偏离了“理想倾向”这个核心,但冷落诗歌这么久不免令人对这个奖的近期取向有所怀疑。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诺贝尔文学奖选中的是一个瑞典诗..
发表于:《文学界》2013年第9期
①木朵:初读你的诗集,我有三个方面的印象:其一,你注重诗的体态,比如十四行体、“三行一节”的体制,乐于在一种自我约束中寻找能承载万般感受的容器;其二,你的诗风并不晦涩,有意象派的辙迹,主语“我”揽下了诸多重活——以之为主导的句法结构对现代文明与症状进行体悟与梳理;其三,一部分论及他人命运的诗,几乎是对一则新闻报道的复述,这种复述的尝试显示出你对诗这种体裁的渐...
发表于:《诗探索》2011年第4期
用词语提取事物的光 ——评马新朝诗集《低处的光》 “低处的光”时刻存在着,却不易察觉。因为它们往往是细碎的,微弱的,散落在各处。尽管低处的光可能是反射光,却仍然可以照亮一个人的视野。因此,“低处的光”对应的是一种善于领受生活恩泽的中年写作,其实质是缓慢地深入这个世界,并借助词语与事物展开对话,甚至可以视为一个人的低语。上述品格的汇合使《低处的光》真正达到..
发表于:《植物园之诗》作家版2011,7
让词语引领 郭建强诗集《植物园之诗》序 建强的植物园,我应该是较早的游览者,由词语引领着匆匆逛了一圈,说真的,我喜欢这个到处散发着木香的园子。我以为用园子微缩空间并不难,难的是用它凝聚时间。建强的这个植物园正是一个将时空浓缩于词语里的园子。我在这里所说的词语并非字典里那些按一定秩序排列的黑方块,而是活跃在诗人脑海中的一群红精灵,它们是心灵与世界的化合物,..
程一身
  • 作者: 程一身
  • 写作类型:诗歌/其他
  • 代表作: 《为新诗赋形》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4-10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63 )

  • quotient
  • 齐东强
  • 浪子
  • 徐以斌
  • 鸣加
  • 鴇明
  • 侯磊
  • 长风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