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旧梦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接龙故事(二十八)
第二次溢出开始的时候,MT一时间不知道身处何方,他觉得自己在19世纪末纸醉金迷的巴黎,古老优雅的欧洲正缓缓吐出它的最后一口气,即将被现代工业化碾过的贵族青年和美丽妇人在五光十色的沙龙里放荡地调情……他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