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一个老炮版的于连》和《致一个老诗人》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致一个老炮版的于连 我相信,你对“五·四”的缅怀是真诚的 但显然,你更缅怀的是某种老北京的军事系统。 你喜欢那种在街头喊口号如同发放一块块 红色毛巾的感觉,用来拭去彼此 都不必再提的汗颜人生。想当年 光辉岁月,刀头舔血,攻击任何一个人 都是有意义的。巨龙巨龙,擦不亮血红了的眼 也没有让它好受一点的眼药水。所以,你赞赏那些 极端分子。你说,人活着,好比一个追求自我清晰化的 歹徒,必须伤害与被伤害如通过一扇醒目的门。 可是,大哥啊,您这是一个木偶的铁马金戈 如若不然,为什么不论你如何崇拜吉米·莫瑞森 还是走不出一座大院的大门呢?是的,你很痛苦 即使指着大海的方向,也不能走在老路上。你搜集 杰克·凯鲁亚克的一切,而我讨厌《达摩流浪者》 《科迪的幻象》对你来说又太复杂了。不过 一个老化的红色垮掉派倒不用真的去啃那些书。 你叮嘱我必须看那本《梦之书》。我看了,所以相信 杰克·凯鲁亚克不会同意你总是在热泪盈眶的 笼统性中赋予他的一切。他的梦像我们一样 也接近对一座依然在生长,却又受伤了的 巴别塔的现场记录,写在沙上的字自己在 沙滩上行走,来不及辨认。你相信并没有 一种知识能够辨认它,如果知识总是对火热人生 沉默不语,那就是一个无所谓的口号分支。 因为它从未在你的一生中发出声音,如同在你的 城市中,那些扁平而新近的商业地段,使你厌烦。 最近十年,即使你那哪儿都去了,欧洲、非洲和南美 仍然无非是主席、上师和李白就构成了你的 精神世界。这是你必须喝昂贵的酒,又对我宣布 穷人往往与天地的关系很好的原因。相比而言 我更喜欢你酒后那些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 用约伯咒骂天空的声音,声称要扫除现代诗。 虽是一手江湖书法,但“永和九年,岁在癸丑” 是你总是在路上的那条天路上的神圣时钟 ……是一种倒计时,通过它,春风开道,名山大川 都在一片乌黑的火海中对你笑着。你的朋辈 都泡在这场乌黑火海的写意中,生病和模糊不清。 你的字写得大手大脚,如同一头老狐狸在拖长的 尾巴中叹息。这是你准备向一切告别 骑着皓月,去听那条龙的嚎叫吗? 那么,就和那条龙的骨骸一起,走在 你的老路上吧,因为这就是你的红与黑。 而我,一个勉勉强强的司汤达,只好 把这瀑布般的倒计时当作坠落的银河 沿着一个国家如此龙飞凤舞的倒计时 追赶那些在沙滩上乱走而粉碎着的字 以便刚刚上路的下一轮梦游者读出它 暂停上纲上线与文攻武斗,对着这片 乌黑的火海,说说他们最后的实话吧。 2019.5. 致一个老诗人 虽说是“老去诗篇浑漫与”,但这不等于 您有理由写得乱七八糟,让汉语也被迫 腆着老脸,一会儿借着杜甫一会儿米沃什 陈词滥调。我相信,诗神确实走向了您。 祂厉声对您喊道:“分开,口水之海!” 让两三个悲壮的好句子得以通过 我也紧随其后一溜小跑,所以 十分钟,我就读完了您一本诗。 2019.5.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王炜,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9-05-16 14: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