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泓钢 胡有辰

上传于2014-02-18
分享到   
5人 喜欢

hazy
hazy (从0到1) 2014-02-18 21:46:13

潘泓钢和胡有辰的作品主要是半具象式雕塑的小型分化组合,都有着半人半兽的形象,并构成纯粹的幻想模式。每一个创造物都有自身的遗传基因,在长相上亦有其他一、两个可鉴别的动物物种的痕迹,只不过他们通过不同的组合而发生了转化,变成一种既真实又俗世的新形状。这些生物,或“人物”,都栖息在经过精心挑选并小心保存下来的大块硬木树干上。所有的“树根”彼此间都有着若即若离的距离,就好像一个小灌木丛一样。“树根”的地基是由沙子或细砾石组成,而不是泥土,所以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自然史展览而非一件艺术作品。

在这个“自然栖息地”遇见这些生物,第一印象就是他们清一色苍白和娇弱的“皮肤”:有着常见的略带蓝色的半透明质地,就好像皮肤表层下细小的静脉和血管在颤动起伏,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来自一个被月光笼罩的星球,而不像我们一样要靠太阳光才能生存。许多生物都戴着类似头盔的东西,这表明他们的听力或视力有一定程度的损伤。并且,无论他们是单个还是以群组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眼前,这一主题都透露出一种孤立的隔离感。

无论是高高地站着,还是栖息在高跷似的木桩上,这些生物彼此间都隔着一定距离。这是由于他们中有的没有耳朵,有的没有嘴巴,有的没有眼睛,而有的看上去仿佛正因此备受折磨;还有一些似乎身有残疾,例如发育不全的四肢,其中只有一个生物拥有与人类一样健全的四肢,其余的,在应该长出四肢的地方残留着更像是导致鸟儿飞不起来的翅膀残根, 或海豹的鳍状肢。 通过 “折断他们的翅膀”,艺术家们很明确地表达出他们的创造物是不允许离开他们的栖息地的。
无论是什么造就了这些作品,它最终的形式看上去就像是在直白地讲述着当下中国人无法逃避亦不得不面临的独生子女一代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讲,不单单是中国,其他任何地方都有这一现象存在:在当下世界里,许多孩子本质上都是孤独的。因为,他们是计算机时代的“产物”,是被横亘在这些青少年个体和社会之间那些暗藏的却又无处不在的无形障碍——电子社交网络所左右的一代。这些作品之所以脱颖而出,是因为它们将这类“纵容式的隔离”视觉化的结果,并独树一帜地表达出艺术家这代人的一种情感状态。

与 21 世纪初类似艺术作品相一致的,潘泓钢和胡有辰创作的“神奇生物”也有他们可爱的一面,就好像我们期望年轻一代的艺术家们都知道日本漫画中的凯蒂猫 (Hello Kitty) , 以及村上隆 (Murakami Takashi) 和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的卡通作品一样。而在“可爱”之上的则是空气中弥漫着的孤独和脆弱,亦是极度引人注目的地方。明暗相交的栖息地,安静直至沉默,静止变成停滞,似乎是他们天性所致。这一切都好似把展览空间变成了某种类型的动物园。因此,看着这一群生物,观众首先意识到的是他们自身与这些生物之间的相似性或差异性。

hazy
hazy (从0到1) 2014-02-18 22:05:38

该作品转载自魔金石空间,未获得原作者许可,如原作者认为不妥,请告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