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弦(随笔)

不可悲哀 2012-03-19 15:32:47
(一) 不分古今,只问气骨! (二) 最近写诗亦史亦实,亦真亦幻,亦文亦白;亦庄亦谐偶然得之。 (三) 写诗,性情不同,语言自然不同,面目自然不同,这也是唐诗气象万千之缘由。 (四) 古典语言深合我心,但我更追求古典精神。 (五) 姜夔的7句话,是我近年写作的准则:“1.岁寒知松柏,难处见作者。2.人......

不可悲哀 2011-09-17 00:29:19
无弦集 一 新叶,泛绿,枯黄,飘落枝头;同样默默积蓄的力量,让我们纯洁在无望的爱情里,在家的岩层中风化殆尽。我们未能足够的沉静,看沉寂的枝头,哪个凌晨鼓出了花蕾,哪个暮晚展开了第一朵;我们未能走足够远的路,看雪水哪里汇成了小溪,哪里流进了大海,它们的清澈在哪里挣扎着消失…… 对自身,我们更没有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