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有关的书 ( 全部 )

译作,创作,希望以后还有些其他的……

最近在想… ( 全部 )

2018-02-27 22:08:05
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我向来最不喜欢《李尔王》,因为剧中人物落入了童话里原型人物的俗套。剧目甫开场,李尔王的三个女儿一张口,我们就已预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李尔王一定会被两个巧舌如簧的女儿虐待,而最善良的小女儿虽然会被重新“发现”,但一定不会有善终。 这一次,或许是读原文的关系,竟然读着读着就不自......
2017-12-25 05:36:36
苏格兰作家玛葛·丽弗赛的小说《水银》讲述了唐纳德幼年随父母从苏格兰移居美国的经历:在小说的现实层面,他入读波士顿郊区的一所公立学校;然而在想象中,“我真正的朋友是罗伯特,他还住在爱丁堡,他们家的花店开在我原来的家对面。”唐纳德每周都给罗伯特写信,每周都收到罗伯特对他上一封信的回复,唐纳德说他们家很......
2017-08-29 19:39:00
闲暇时去图书馆把索菲亚·科波拉的电影《迷失东京》借出又看了一遍,这部电影曾因在04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上大放异彩而引发了不小的争议,而今时间已抚平所有的风波,重看时反而感到异常清晰,科波拉在用一种迂回的方式讲述最稀松平常的故事。 每个观众都容易被第一眼所见的文化冲突占据注意力,酒店里的淋浴龙头无法匹配鲍勃......
2017-08-09 22:22:18
为了备课的缘故,把法国作家玛格丽特·尤瑟纳尔的《东方故事集》重读了一遍,这些故事常读常新,而此次最打动我的是全书唯一的中国故事:《王佛得救记》。 老画家王佛和弟子林在汉帝国的通衢大道上漂泊,直到一天深夜,他俩被汉天子派来的士兵逮到宫殿。端坐在玉雕宝座上的天子年方二十,却异常苍老,先皇为防止他受到世间......
2017-07-20 10:01:17
雷蒙德·卡佛的名篇《一件有益的小事》是我最喜欢的卡佛小说。故事很简单,安·维斯去烘培店给儿子订了生日蛋糕,没等去取,儿子就发生了车祸。夫妻俩焦急万分,整天扑在医院里,安没有来得及跟丈夫提生日蛋糕的事,以至于接二连三接到烘培师电话的丈夫以为是某个恶作剧。很不幸,儿子最终没能救活,他们回到家,这通奇怪......
2017-03-01 11:29:12
村上春树的早期短篇《去中国的小船》有这样一个情节:日本男孩“我”和不具名的中国女孩同在出版社的仓库打暑期工,工作结束的那天傍晚,“我”约中国女孩去吃饭,喝酒,跳舞,玩得非常尽兴。从舞厅出来,女孩说,她有门禁,十一点前必须回去,于是“我”送她去地铁站,但鬼使神差一般,“我”将她送上了相反方向的列车。 ......
2016-11-05 11:03:02
(本文刊于《萌芽》2016年7月) 常问自己,如若自己要离开上海很长一段时日,会最想念上海的什么? 思来想去,大抵是上海的市声。 老底子上海的声音听不到了,但可以从流传下来的童谣或者老先生的访谈里依稀拼凑。譬如上海的小孩都会念“笃笃笃,卖糖粥,三斤葡萄四斤壳,吃侬肉,还侬壳,张家老伯伯,门口坐着小汪狗...... (3回应)
2016-10-17 09:17:07
来到爱荷华城后,每天都震撼于此处日落的美。我很难找到确切的词汇来形容眼前日落的盛况,因为猛然发现自己的中国经验完全无法适用。 在国内,日落固然也美,但却是不同的美,会看到一枚咸鸭蛋般的夕阳缓缓落下,落下后,天边飘荡着她绛紫色的襟带。爱荷华的日落很晚,夏天的夕阳要到晚上八点才开始依依不舍地退场,秋......
2016-07-03 07:14:23
亲爱的学生们: 一直收到你们写给我的信,你们亲笔写的信件,亲手画的卡片,都收在我的抽屉里,现在跟我回了家,但我却想到,我从来没有机会给你们回信。怎么回信呢?你们有时候偷偷地把信放在我的桌上,有时候亲手递给我,却要我等回到办公室再拆,比起对感情后知后觉的我,你们显然懂得更多的爱,比如你们的付出从来不...... (3回应)
2016-05-13 22:08:32
最近几年,才突然领悟“百花齐放”的意思,不仅是品种繁多的花卉选在阳春三月争奇斗艳,或许还指,繁花绽放之时,我辈不识花的人只能痴痴凝望那百般美丽,却不知这一株究竟是何花邪?想编织点锦绣词章来称颂春意,但终因不识,只好含糊地说一句“百花齐放”。 特别羡慕能对各类植物如数家珍的朋友,但慢慢知道正如人与人......

我画的 ( 全部 )

最近的我 ( 全部 )

分享网址

A Very Good Man

How funny to hear Grandpa Zhang say something other than, “I’ve got candies!” He seemed very excited to have some duties at last. When I stuck my head out of my window to greet him, he put on a ser...

Guernica Magazine发了我的一个短篇“A Very Good Man”,其实这是基于我早前的小说《肖师傅》改的,因为突然有一周的workshop多一个空位,我想交一个作品,也是唯一一次把自己的中文小说改英语。但是,这过程中的多次改写和编辑,让这个小说的英语比原先的雏形好多了,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明白了一些小说的道理。无论别人怎么说,英语写作于我是从头开始,认真打磨每个作品,去相信作品足够好,一定会被看到。现在看自己两年前的翻译,也都是急躁导致的硬伤。告诫自己,惜时,但不要急。

说:

谢谢大家的留言,和沉默,我没事,母亲也ok,知道的人明白我对家庭的付出。我没再看微博评论,但会把评论留着,作为一种提醒。接下去我还会有小说,其他散文陆续发表。偶像早就说过:To Speak Is to Blunder。这里背后有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的文化有没有给“我”留下位置?必须为家国牺牲才是高尚的?如果《活着》,《白鹿原》是中国作家首先用英语写的,且是在英美最先出版,我们会不会一样震怒?文章到头来不过是个体的视角和感受。震怒后的第一反应是想要禁止写作,或者规定怎么写(这也是中文写作者最反感的)但是我觉得恰恰相反,应该有更多人去写英语,这样才有各种不同的个人视角去展现更丰富的图卷—既有crazy rich Asians 又有crazy poor Asians (事已至此,我不回应此事了。除了有兴趣研究网络暴力的人,我希望我的朋友不用去看评论)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回忆录中的时间艺术
文/斯文·伯克茨 译 / 钱佳楠 原刊于《上海文化》2018年七月号 如果每次...

添加了图书到豆列

跟我有关的书
译作,创作,希望以后还有些其他的……

分享网址

Apply Aesthetic Pressure to the Language...

I certainly worried, wondering whether I could pull it off. But I either had to write a second book or disappear. Much better, I thought, to get on with it.

Paul Harding的采访英语原文

你说,我听 ( 全部22条 )

梦旅人
梦旅人: 最近看了一本关于小津安二郎的书《小津》,作者在书里说了一段他对于传统的看法,“传统是一连串关于生活的假定,这个观念从前人一路传到后人,它是一种不太为人所察觉的传承,一个甚少被人提及的假定的主体。一旦一个社会自觉意识到其传统,也就意味着传统已经丧失了其生机?” 想听听你的理解,谢谢 2015-11-11 01:08
 
车车薇加
车车薇加: 好\(^o^)/ 2014-09-16 20:34
 
管翰
管翰: 期待你的新书! 2014-07-11 15:19
 
[已注销]
[已注销]: 矮油,发现一个新大陆! 2014-04-13 20:34
 
蔚萱
蔚萱: 我也上这个网站了,看了你不少作品,蔚萱是我在新浪网的网名。收到第十期后,发个信息给我,我还是在身体可以时,出去走走,拍照和网友在一起,天气凉快一些,我们再见面。----本家老先生 梓。 2013-07-22 10:27
 
至秦
至秦: 不瞒你说,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哈哈@blavatsky 2013-04-29 09:44
 
Blavatsky
Blavatsky: 这个新头像好棒!(但是看不清你…… 2013-04-29 09:19
 
至秦
至秦: 没有兼顾,现在几乎没时间画画了:) 2013-02-18 08:38
 
4ever33
4ever33: 画画与文字 你是怎么两者相顾的....呵呵 恰巧有同样的爱好 2013-02-17 22:24
 
4ever33
4ever33: zi...很喜欢你 呵呵呵 2013-02-17 22:16
 
>
5人
钱佳楠
在白天,我什么都不是,到了夜晚,我才成为我自己。(佩索阿)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159 )

  • 兽脚亚目属兔狲
  • 伶优
  • 石白
  • ole
  • 波姬
  • 。
  • 袁小圆
  • 小猴面包树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