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稿 ( 全部 )

2012-07-18 22:18:24
作者:陈迟恩 化石 新时代的学者继续俯首忙碌: 三千姓名化石,挖出的百分之一 等待登上涂满血油的墙壁, 在精心构筑的城池落户—— 或者,刻刀与笔墨一摇晃, 田黄与汗青的边距越来越窄。 时间的规与矩,生锈或萎缩, 司南用来舀出最后的事物,如 冷漠:这机械的动作,如 晚上顺手丢在家门口的废料。 当你......
2012-06-18 20:35:28
作者:喃石 《六月五日》 月光锥子般挂在树梢,如此草率地 将我和我的影子永远钉在一起 我的手脚已经挂满镣铐 我的步伐散乱而沉重 而你的形象,如同一个恶毒的诅咒 始终泛着幽光,与我同行 《凯瑟琳》 为何你总是带着狂野 而神秘的笑容 如同这不是一场离别 而告别的话语分明在四处弥漫 但未曾穿过杯盏 便......
2012-06-18 20:32:43
作者:假行僧 《盛夏的河流1999》 面对太阳一个猛子扎进七月的河流 摸到真实的泥土另一顶天空 直到窒息你才冲出水面 朝岸上的小伙伴狂挥手臂 他们黝黑的裸体在烈日下 冒着青烟,而他们浑然不觉 “快下来啊,你们这帮胆小鬼” 你不知道当你一个猛子扎进河流 我多希望你就此被河妖捉走 当你憋着一口气潜行到对...... (1回应)
2012-06-18 20:29:36
作者:陈迟恩 寺的传统:潭柘寺,桃木 我从潭柘寺带回一根桃木杖 三尺长,拄着它支撑站立, 像将军,或又一个不倒的人。 朋友最初把它借去镇宅避凶, 辗转两星期,才回到我手中。 桃木开始脱水,纹理渐渐显露, 最初听到它夭然一声断掉时 大人说我被抱在怀里,穿过 黑漆漆没有水的长沟。它,凌乱: 沾着血的布......
2012-04-03 00:14:23
作者:星遥 《问答》 幻想生出宇宙,把心吞噬 心流出年轻的血液,为了和和黑暗对抗 一条弯弯曲曲的红色的小径,躺在上面的是我 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说,不能动 孤独靠在想象的虚幻的边缘 宇宙会延伸至何处? 血还有多少? 小路会通向什么地方? 我什么时候睡着、醒来、又睡着? 血,会一直流,流至......
2012-04-03 00:11:34
作者:喃石 《安德烈》 我永远失去了自由,安德烈 你在地图上指不出我的流放地 但请告诉我,白桦林是否如同 上海一般阴郁而雾气沉沉? 这个地球上,没有西伯利亚值得被记起 我的手铐已经锈迹斑斑了,安德烈 依然没有马车驶过这座城市 请告诉我,我的朋友 白桦林是否也下着雨? 《维也纳》 如果你要......
2012-04-03 00:05:32
作者:孟凡晓 《父母的爱》 上帝 没有时间 照顾每一个人 所以让父母 代为照顾每一个孩子。 父母对孩子的爱 是无私的、毫无保留的 他们就像树根那样 源源不断地把养料输送给枝叶 让枝叶繁茂,开花结果 然后他们幸福地衰老…… 父母对孩子的爱 是深沉的、难以言喻的 他们就像太阳那样 源源不断地......
2012-04-01 21:27:53
作者:河曾 《大运河》 两根旧树枝跃过桥的一端 河水已亡 在行人的脖子仍残留着 一些冬天 而某些事物正快马加鞭赶来 如同冷冽的风 席卷过松树的针尖 在雾中 清晨晕眩着起飞 一艘斑驳大船立在岸边 此时 我们清点回忆 桥默不作声 黑鸟与河岸在同一处转弯 柳树枝摇晃 荡漾 在无人停驻......
2012-03-09 12:44:24
作者:芒 《作为一个诗人的永久死亡》 他在写诗的时候被无尽的情绪捕获 热情和欲望一哄而散 四面八方的雾气牵引昏睡的人,失败,平凡 鳞片落下来,落在避雷针的丛林里 他咳一下,胸膛裂成三百片纷飞的琉璃 西北方向的天空裂开,屋顶上漂浮着麦芒 他只有撑住栏杆才能勉强站稳 他两手空空,想效仿很久之前的一位......
2012-03-09 12:42:57
作者:吉姆 《即兴曲》 阳光中仿佛旋转一只酒杯 它旋过车棚、大门、街角 突然安静——大街凝止—— 我借着这个凝止的瞬间偷窥 所有人的表情:一些人有深重的忧郁 冬天俘获了他们,而微小的期待 正在抽芽;一些人兴奋、热烈 血液里也许巡游着群蚁; 更有许多罪恶、贪婪、嫉妒、委屈的壮志 蜂拥,它们将马上盛......
3人
圈套诗社
圈套诗社成立于2011年冬,旨在建立一个独立的诗歌机构,关注当代诗歌与不同艺术形式的实验与研究,并致力于推广“同谋者”诗歌运动。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473 )

  • 宝玉不坐潜水艇
  • 花树文字
  • 隐秘巫术研究
  • 子安
  • 晚人
  • Adrift
  • 斯峪
  • 七斤六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