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

身份 ( 全部 )

诗歌 ( 全部 )

《困惑》之二 (试发表)
2013-08-26 22:30:24
《困惑》之二 / 是我打碎了夜空的平衡,裸露的,没有其他色彩。 / 像树皮下的霉菌,两年之中,她们又在生长。 / 为何我会念念不忘?因为我拒不签收的挫败。 / ——她们是荒原的养料,水中的羔羊。 / 是了,我的病在我身上, / (当我发现我们一起生活过,我就重新出生。) / 我只好建立一套谦逊的说辞,用另一种方式 / 描述它:斑马,斑马,你的锁链正向泥土里流淌, / 不会生锈的种子...
《困惑》之一 (试发表)
2013-08-10 13:17:47
困惑 / 从菜市场回来,他拎着一坛花雕,对我说, / 不要被那些未发生的事情所蛊惑,世上没有美酒, / 保证效率的唯一方法,就是多结识成熟的邻居 / 以及掌握待人接物的寻常礼仪。 / (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 / 那些他以为早已忘记的事情, / 正像一个神秘的工匠重返当年的现场, / 日日夜夜,不停地拆卸着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 怎么说呢?他很快就缴械投降了,承认自己 / 只是一个平凡的冒险家... (1回应)
发表于:《写诗》 2013年1月
《成都》 / 我一眼就能看到你,阿花,你在人民南路,这个城市中最笔直的 / 一颗树。死去的舵手住在树的尽头,那里曾经是一片正在建造的广场, / 现在却被喧闹的河流困住。他试图挥手,向更南的方向瞭望, / 他也撒下过热情的请柬,希望所有途经的帆船和陌生人 / 全部留下,可阿花,怎么办,命运正悄悄收拢那沉重的网。 / 风那么大,我们一旦上岸,就将变成仇敌; / 对我来说,你是夏夜里...
发表于:《写诗》 2012年1月
《田园交响曲》(节选) / 大雨 / 怎么回事?竟然摔下了一个少女! / 哦!是大雨,玩泥巴的坏姑娘, / 胸脯那股热腾腾的雾气,灼啊灼着 / 我的心头,“呲呲地”,再也浇不灭, / 再也浇不灭喽,大雨!张妈妈的女儿, / 你不顾一切地从天上拔着草, / 夜空都快被你垦荒了,种子撒得 / 没了稠稀,叛逆的骡马再也不愿理你, / 到最后,你就变成了我 / 肩膀上的打字机。滴答滴答,一遍遍地敲着那...
《仰韶村》 (试发表)
2012-09-06 10:03:30
《仰韶村》 / 在仰韶,把黄土归还给黄土,因为时代早已布满柱洞,一排排墓坑, / 厨师和灵女,在灶台上偷笑,陌生的信物,还尚未在时间中相遇: / 白灰和赭石骑着瓦甑,绳纹悄悄爬上彩陶,竹筒,正向五千年的裂缝中, / 填沙灌水;龟甲上的卜筮:鹳叼着鱼,尖口瓶对准心脏,石斧劈下了父亲的头颅, / 妇人把沙子含进眼窝,研磨出那些古老的天井,看到弯月一直活到了今天; / 今天,把陶屋填回...
《马》 (试发表)
2012-09-06 10:02:24
《马》 / 那匹未曾驯服的仆人 / 在某日的斥责声中 / 获得了自己 / 并且发现 / 我是我的缰绳 / 我骑上了马 / 2002年
《爷爷》 (试发表)
2012-09-06 10:00:51
《爷爷》 / 今夜,刮起了风, / 风,刮起来了; / 土与土相互埋葬,一匹巨浪, / 挣脱了年迈的缰绳,匆忙奔向 / 死或死的两端;在其简短一生 / 酸涩的漩涡与暗礁中,风, / 终于吹落了爷爷的马蹄, / 而此时,在这个星球的窗外, / 松鼠正咀嚼着月光,每一个失眠的人 / 都在漂浮的阴云中,收到了同一则 / 不详的简讯: / 今夜,西山在衰老 / 2012年6月24日 夜 暴雨 (1回应)
《南京》 (试发表)
2012-09-06 09:59:51
《南京》 / 南京,我在雨里看你,距离一千一百五十三公里,九百九十八天, / 我只见过你两次,南京。这个城市的梧桐总在争吵,在这里, / 我没有影子,我覆满雾气的瞳孔,正沿着长江扩散, / 为此,全城的人都在哭,你的街道湿漉漉;南京, / 我们一定走过相同的地方。你的手藏在衣袖,你的身后,时间 / 骑着手工编织的自行车,轻而易举地认出了每一块 / 无名的青砖,在玄武湖,在紫金山,在夫... (1回应)
2人
古赫
诗人、编剧、
”同谋者“ 诗歌运动
  • 作者: 古赫
  • 写作类型:小说/诗歌/戏剧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329 )

  • 见偲
  • 探鱼
  • 老人的拐杖
  • 满枝。
  • 苏丰雷
  • 灰白空气
  • 施茂盛
  • Y.j.Y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古赫 于2011年10月24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