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展开 《安婕丽嘉》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安婕丽嘉》 / 致奈瓦尔 / “我是另一个” / 安婕丽嘉,火的女儿,柔软的沙 / 在铁打声中,哭诉———我重新目睹: / 前一生,正滚滚而来,像强行扼住的 / 奔牛,而回忆厚重的 / 难以下咽,犹如一把 / 破碎的烈刀 / 安婕丽嘉,海的灯塔,炙热的刺 / 在合唱队中,咏叹——我仿佛迷恋: / 旧仆人,不曾为我下跪,像保持挺拔的 / 松针,而倔强的婚约 / 不愿融化,像那群 / 翻滚的雪山 / 安婕丽嘉...
展开 《一颗苦树》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一颗苦树》 / 致楚岚 / 是远道而来的朋友,替我从信封中取出 / 最后的一道光线,透过一颗苦树的睫毛 / 相互阅读,出现在额头以及逃避的瞳孔里 / 那个圆形的玻璃走廊,就像看到 / 一扇镜子——在这座丛林,陪你走到最后的仍是 / 同一人,与你有相同的相貌 / 却未必是你:不屈从的一种灵魂 / 在与自由的抗争中,最后的一顶王冠 / 落地,另一层生活形态,作为思想方式的 / 友谊,才悄然登场 / 并...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一个坏孩子的死去》 / 二十年前 / 爸爸骑着我出生那年买的飞鸽牌自行车 / 皮革座子上套着国营粮店的塑料袋 / 妈妈坐在后座上捧着搪瓷水杯 / 杯子里是粘稠的蜂蜜 / 二十年前 / 爸爸载着妈妈一路狂奔 / 依次碾压过倒下的人群 / 天空在嚎叫 / 血在身后排成一行 / 二十年前 / 我和奶奶躲在床头有个缺角的木板床底下 / 奶奶闭着眼念着佛经 / 我因为害怕被街上的鬼抓走而大哭 / 碎玻璃像地上长起的牙 / ... (6回应)
发表于 《圈套诗刊》创刊号 诗歌 创作
《竹马》 / 献给死去的童年爱人 / 竹马,向来是你引以为傲的玩具 / 因为只有你的父亲会做, / 嫉妒 / ——没准我骑过,没准, / 摸黑送过你, / 回家,也没准摔倒过,哭过。 / 没准是在你不知情的时候 / 告诉过你,你有竹马 / 还有风 / ——为什么,还有风?难怪 / 你用竹马摆成楔形的鹤阵 / 飞不起来, / 深渊,也是有疆界的, / 是否一定要飞走,没准我们讨论过 / 就差再去一趟理...
发表于 《诗林》2007年第11期 诗歌 创作
《又有谁离去》 / 我的家朝着北面 / 那是神秘的方向 / 可我也能看到太阳的升起 / 以及它的沉没 / 在冬天 / 我也可以看见鸟语花香 / 树也会发起新芽 / 还能听见打雷,看见闪电 / 夏天 / 我还可以推起雪人 / 那是害羞的年轻姑娘 / 没有水也可以游泳 / 也可以划船 / 没有书包和零食也可以春游 / 也可以手拉手 / 也可以高兴 / 没有相机也可以拍照 / 也可以合影 / 也可以看出今年又有谁离去 / 哦,对,今年又有谁... (1回应)
展开 《身份》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身份》 / 孙援朝的耳朵疼, / 嗓子眼儿里全是怪想法, / 一直都想大喊出的话没人听得见, / 他把嘴割了下来, / 从此他只笑 / 黄建国突然崩溃了在街上, / 摸着路旁的粗糙树皮, / 对着燕京啤酒的碎瓶子傻笑, / 然后严肃地出现在别人面前 / 李富贵失踪在了迷宫里, / 在一个个夜色红光下的短裙里, / 去用一杯酒骗自己, / 他的怀疑是他每一次的喘息 / 史春生只是想离开家看看那一头的样子,... (1回应)
发表于 《圈套诗刊》创刊号 诗歌 创作
献给歌者的组诗:致曼德尔.施塔姆 / 《总会有那一天》 / 总会有那一天,我死去 / 野鸽子盘旋在送葬的人群中,啄食着我的躯体 / 将我的嘴唇,眼睛,心脏还给大地,再把灵魂丢到天堂 / 可我的手始终紧握,被攥住的爱,给你! / ——我来不及 / 直至成为灰烬,就此长眠 / 直至开始与野鸽子一同在天空飞翔 / 直至每日午后,总被上帝拉去下棋 / 可是,我仍然时不时的,四处打听 / “怎样才能再去爱.. (1回应)
展开 两首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清晨》 / 昨天的太阳不再燃烧, / 我在床下,翻出一纸沉默 / 戴上一顶雕龙的枕头,把妹妹拉到床前 / 升起老马的风帆 / 就在这黑夜一般的清晨, / 我的眼睛被偷去,耳朵却睁开了 / 我听到我坐着热气球盘旋在家的上空 / 听到妹妹给弟弟唱儿歌,而弟弟念着变身的咒语 / 我听到楼下拐角,一只蛐蛐在对一只狗说话 / 狗的主人擦着车,他的爱人看着他 / 还听到远处工地工人们拖着铁锹过马路 / 对面483..
发表于 《青春诗刊》2004年第3期 诗歌 创作
《这是谁的光》 / 这是谁的光,质地柔软 / 我躺在光上,光躺在上午 / 春天把心拉成密密麻麻的弹簧 / 而女人成了夏的乐手,行踪不定 / 于是,我走成了你 / 是一堵墙,也会是一口井 / 在光上笑一个雪人 / 这是谁的窗户,装在我的下午 / 我扮成知识分子很多年 / 酒量好,可以把铁门喝成暖房,把女人喝成男人 / 姑娘喝成大嫂 / 也许酒量很好,能喝成一个人 / 这是谁的杯子,谁的嘴 / 谁的太阳,吐了...
发表于 《界限》2009第12期 诗歌 创作
《古米廖夫与阿赫玛托娃》 / 献给Y. / 我可能将脱下所有的衣服,脱下帽子,头发,面具 / 可能不会笑,就这样站在时光面前 / 站在你的面前,拾起一些音符,高高举起 / 我要站在你对面,与你保持一张纸的距离 / 你若点头,我将歌唱 / 可我也无法歌唱,甚至连遥望都不及 / 每一天,在天亮的嘈杂中,我都在悄悄地对时光说 / 我要成为你的俄罗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