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课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理发
我爱不贱同学/文 来康斯坦丁快一个月了,头发已经长的炸蓬起来,又不愿剪阿拉伯人那种盖帽一样的发型,将就着吧,厨师虽是个新手,我却觉得可信,于是就让我们的厨师给我剪一个不太难看的发型即可。坐在凳子上颇有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