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课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我最好朋友的葬礼
梁佑宁/文 迎接新年那天,我在宜家闲逛,想要买一床四件套。正要结账时,我接到耀辉妈妈的电话,她声音很大,乱了阵脚的模样,她在电话那头喊:“你快些回来!耀辉不得了了!”听到她的措辞,我实在不知发生了什么,只得丢下挑选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