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诗2008(5首)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你 紧紧拥抱你,像搂住一个最最亲近的人。 我总是把你想象成一个神采飞扬的青年, 你永远年轻,我们却已经日趋衰老, 你永远质朴、单纯,我们却一天天意志消沉, 到了最后的日子,你这年轻的、最最疼爱婴儿的、 还没有学会忍受愁苦的父亲, 要替我们这些心力枯竭的孩子合上眼皮。 2008.8.6 暴雨 对面小饭店的女招待站在临街的桌子前面长久地发呆, 好象这突如其来的暴雨让她摆脱了抹布和盘子, 大白天,一动不动地站着,仿佛一个女演员 楞在舞台边上,独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卖水果的圆脸小贩坐在屋檐下翻看起侦探故事, 脚边的箩筐里还剩下十几个艳红的桃子, 这一刻,它们不再是被廉价地买来卖去的东西。 一对瘦小的农民夫妇,也许是不敢从旁边的人群里 挤出一个更能避雨的位置,于是就一点点蹲到地上, 互相扶着,挨着,蜷缩到那把花伞里面, 我看到那把小伞奇迹般地把他们从头到脚全部盖住。 2008.8.4-5 纪念 松树的尖顶,在七月的下午,梦游者般轻轻晃动, 整个现实世界没有一条裂缝,可以让风悄悄溜过。 刺眼的太阳仿佛一个小小的圆井, 从无边的蓝色草皮里渗出沸腾的钢汁, 沿着井缘向深处不停地倾泻。 白云缓慢地向东移动,每一片都干干净净, 不像阴天的云朵那样一路拖着肮脏的裙边。 一切都那么纯粹、明朗,仿佛在一切生命出现之前, 在一年被分割成十二个部分之前, 这永恒的七月景象,就已经无数次地重复出现。 今天,他们像乌鸦一样挤到他的墓前, 献上俗艳的花环,滴下净化自己心灵的眼泪, 这些对死亡一无所知的人专会念颂为别人写下的悼词, 却不知道已经有人在别的地方为他们挖好了墓穴, 摇曳的烈火已经在舔食他们投在未来的影子。 今天,他们仿佛把他的灵魂招进了自己的马戏团, 只要一吹口哨,它就会像燕子一样在观众席上飞来飞去。 不,它的小嘴巴里会喷出火焰,把幕布和穹顶一起烧穿。 但是,如果她——马戏团的女主人——挥起鞭子, 冲它大喊大叫起来,它的意志就会立即归于毁灭。 今天,她带来了一个漂亮的小奴隶, 如果她需要,他也会摇身变成威武的狮子 (但是绝不会露出死者生前那可怕的眼神和尖利的爪子)。 现在,他们手拉手,像一对公主和王子 前来请求亡灵的祝福,以解除那并不存在的咒语。 2008.8.5 童年 我在黑夜里竭力回忆自己的童年, 试图想起哪怕一个伤心的瞬间, 去体会你在这个夏天受到的惊吓。 2008.7.16 信心 他冲着前面的一座山喊道:“请你移开吧!” 但是,一切都动也不动。 于是,他在内心悄悄说道: “如果你……就叫它移开。” 顿时,从另一座山的背后,飘过一阵浓雾, 无声无息地将那座大山团团遮住。 2008.7.17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徐芜城,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1-11-09 22:3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