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诗2012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 无忧国 从前,在无忧国里住着一位无忧无虑的年轻国王 和他无忧无虑的治下羔羊。 孩子气的王后常常幻想,邪恶的敌人大举入侵, 她和国王奋起反抗,就像书里描写的那样。 可是大天使日夜庇护着无忧国, 不让一丝忧愁降临。 在这里,没有一对恋人会分开, 除非他们快乐地结束自己的恋情。 没人会受到伤害,连国王也无法伤害一个最卑微的平民, 就像大脑无法伤害一根睫毛。 睫毛之所以长在眼旁, 也是出于大天使的意愿,快乐地扑闪扑闪。 在无忧国里,没有妒忌,没有谎言, 没有恐惧,没有背叛,没有监狱和法官。 没有哪个女人比谁更美, 每一个都同样可爱,都有人爱恋。 大天使日夜守护着无忧国, 不让人心掀起痛苦的波澜。 在这里,没有懒人,没有奢欲, 农夫种田,渔夫出海,猎人爱他的森林,鞋匠爱他的小店。 这里的穷人也只是出于自愿,出于性格, 不愿意拥有过多的财产,一只陶杯喝水,一只粗碗吃饭。 无忧国人就这样生活着,不觉得单调,也不知道厌倦, 老人也不害怕暮年,一个人死了,是蒙了天使的召唤。 无忧国人的幻梦也个个香甜,梦见的都是好事, 蒙了召唤的亲人常常在梦中与他们交谈。 这一切都是出于大天使的法力,他洞察人性,预见最小的灾难, 大小魔鬼的瓜子,都无法越过无忧国的边界。 可是,为了使这些凡胎肉身免于毁灭,耗尽了他的力量, 终于有一天,大天使虚弱地倒在天国的花园里面。 刹那间,在无忧国的集市上,一个中年男人的视线 掠过一位少女丰满诱人的身体,眼中涌起异样的欲念。 2012.12.22 进化 终有一天,人类将会进化到最高级的阶段: 免于一切大大小小的痛苦。 人们忘记了战争和凶杀,忘记了如何使用拳头和牙齿, 一切恶毒的言辞都从字典里消失。 人心单纯,像温暖的冬日, 夏夜凉爽,像轻快的死亡。 大家聚在一起,分享死者的趣闻轶事, 然后带着愉快的心情,匆匆离去。去跳舞,去唱歌,去做爱。 人类的灵魂将会进化到最高级的形式: 肉体的极乐摩擦,免于一切禁忌。 2012.12.21 故居 “他就是在这张床上去世的”, 我们站在三楼卧室的门口, 隔着红色的隔离绳, 不由得默默打量起那白床单、白枕头。 在绣着小花的白色帐罩下, 仿佛有个瘦弱的阴影, 在痛苦地咳嗽,大口大口地喘气, 像一切真正的艺术家那样, 观察着正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 体验着自己的感受, “原来,这就是死……” 2012.12.20 幻象 你看穿了幻象,预言它的破灭,可是, 它不但没有衰退,反而越来越真,现出永恒之物的光辉。 你的智慧有限,忍耐有限,寿命有限,信心有限 (你阴暗的角落里,老鼠到处乱咬乱窜)。 幻象的存在,长久得刚好足够压垮怀疑者的意志, 然后就毫无征兆地破灭,把盲信的愚人拖入深渊。 2012.12.20 美女与野兽 1 这畜生的身体变成了我的身体,变成了我, 它的呼吸那么响,喷出令我自己也忍受不了的气息, 渐渐地,我这畜生鼻子就闻不出它了, 身体也不再那么沉重,我轻轻一跃, 就可以越过整个台阶。 2 昨天,我差点撕碎了她的一个朋友, 我的眼睛还没有来得及看清, 我的爪子就本能地向她,这只鲜美的小动物 扑去。要不是我的爱人大声呵斥, 我就已经咬断了她的喉咙。 3 她命令我在大镜子前面蹲好,不准乱动, 她坐在我背上,一边画眉毛, 一边用小腿挑逗着我的肚子: “我是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我瞌睡极了,连连打着呵欠:“是,是,是!” 4 我盛装的美人骑在我的背上, 穿过嘻闹的集市, 犹如艳美的菩萨降临凡尘, 她谁也不拯救,她用妩媚的眼风 让所有的乡巴佬神魂颠倒。 5 “除了我,还有哪个女人 敢伏在你的身下,承受你兽性的爱欲? 哪个女人懂得享受你巨唇的舔吻? 你如雷的喘息,令整个城堡为之发抖的低吼, 会把那些美人的鸽子心震碎!” 6 我驮着她漫游雾气笼罩的草地, 我的肚皮和尾巴沾满了露水和碎草, 这小母兽学着我的样子 冲着月亮纵声长嚎, 双腿一夹,命令我加速飞跑。 7 今天我猎到一头漂亮的小鹿, 我扭下鹿角,送给她去装饰她的小书房, 她和我一样,喜欢这种交错、遒劲的图案, 像冬日枯树的枝杈, 像闪电。 8 她的晚餐是烤得透熟的一小块鹿心, 配以陈年佳酿(可惜它已不能再刺激我的味觉), 我的银盘里装着血淋淋的半片鹿脯, 金杯里盛满了翻着泡沫的鹿血, 她笑盈盈地看着我毫无风度地用爪子进食。 9 我的野兽朋友没有造访喝茶的习惯, 它们只会与我在山腰,在河边 遇见,点点头,摇摇尾巴, 我从不踏进它们的地盘半寸, 就像它们对我保持着真诚而谨慎的尊重。 10 我早就忘记了施在我身上的咒语, 怎么样都可以, 即便把我变成一只蚂蚁, 我也可以生活得像一头骄傲的大象, 可以长途跋涉,耐心卓绝。 11 岁月流逝,那就流逝吧! 天空、露珠,万物都不焦虑 ——除了她,害怕变老变丑,害怕得要死! 她越是害怕,就越是信赖我 永不减弱的爱欲。 2012.10.20 同时体验到…… 当一只青蛙吞下一只蜻蜓, 有人看到神圣的秩序, 有人看到这秩序并感到厌恶, 有人看到轮回, 有人看到无意义的生存与死亡, 有人同时体验到蜻蜓的痛苦 与青蛙的满足。 2012.10.2 旧素描 画家在灯光下端详着早年的一副素描, 那时,她眼神忧郁,在热恋中也似乎怀着无限的悲哀, 那时,他迷恋于描绘她的肖像, 她坐在椅子上,她坐在草地上,她在睡梦中—— 他长久地注视着她瘦削的脸颊、长长的睫毛、 倔强的嘴巴、丰腴的胸脯…… 仿佛亚当看着夏娃,这第一个女人 并非从婴孩、少女渐渐长成, 而是一出世就是一个成熟的女人, 在黑暗中,她仿佛还未出世, 还需要在她内部添上几个幻梦, 才能将她全部造成。那时, 她将睁开双眼,惊奇地看到自己的存在, 看到这个世界——看到他。 现在,她的灵魂还不能自由活动, 还只是一个纯粹的动物、一个生命, 像所有的沉睡者一样。当它们醒来, 国王将会变成国王, 乞丐将会变成乞丐, 花匠要去修剪花枝, 酒鬼要去打开瓶塞, 而现在,在梦中, 也许强盗正在行侠仗义, 苦行者正在触犯淫戒。 (一则旧稿,存之) 不是 我们并不是生活在时间里面, 就像一条小船不是生活在激流和巨浪之上, 就像一团摇曳的烛火不是生活在黑暗里。 2012.9.21 高于 彩翼的飞翔,总高于蚯蚓的蠕动, 馥郁芬芳里的交颈低唱,总高于蛆虫的摩擦快感, 树巅和云间,总高于潮湿的地洞, 有翼的、燃烧的、骄傲的,总高于混沌⋯⋯ 2012.9.21。 夜读 大猫挨着左脚,小猫躺在右肩, 我,一个午夜的巨人, 读着这本俄罗斯诗人的诗集, 一只被风暴卷来卷去的六翼蝴蝶。 脚趾惬意地摩擦着床单和被子, 一个耽乐的希腊神祗在云床上 翻阅《伊利亚特》里的悲剧。 2012.9.20 在黑暗里 水晶吊灯,丝绸窗帘,成堆的枕头,相互折射的镜子, 什么豪华的装饰也比不上深沉的黑暗。 一无所有的青年情侣,在廉价旅店的黑暗里 结合得更忘我、更完整。 2012.9.20 颤动 他带上房门,把一切留在里面: 枕头上的印痕,合拢过又重新打开的窗帘, 活跃过又归于静止的镜子, 真空中,钨丝花冠长久的颤动。 2012.9.20 信心 这些可怜的预言家, 他们微弱的力量不曾影响过历史的进程, 当他们获得后世的追认, 他们所预言的灾难已被众人淡忘。 可是,少了他们,少了这事后的追认, 人类对自身的信心就会荡然无存。 2012.9.20 纷争 “爱也无非是一种私欲,一种看不见的私欲,最幽暗的私欲⋯⋯” 有人从未品尝过爱的滋味,就相信了这种说法, 有人相信它,是出于天性(最友善的天地也会变成他的囚室), 有人是目睹了太多的背叛与悲剧,看透了人的本质, 有人则是通过数学般的推理:“既然什么办法都尝试过了,世界却越来越糟⋯⋯” 有人相信婴儿的血液里也善恶参半, 有人相信,除了一个无善无恶的宇宙,别无所有。 这个世界再也无力像中世纪那样,召集各派人物, 搭起帐篷,摆下桌椅,铺好地毯,备好饮食, 用一个冬天,甚至再加上一个春天 辩论、分析、裁决地上的纷争。 2012.9.15 独眼人 他的兄弟是独眼,他的妻子是独眼, 他的儿子也是独眼,他们都爱他, 爱他古怪的相貌(两只眼睛), 爱他孩子气的孤独和偏执(他说, 过去的人全都比现在的人多一只眼, 他说,独眼人才是新出现的怪种)。 2012.9.15 创造 信鬼信巫的人,他们不怀疑,不推理, 他们创造,创造出另一个大千世界, 和现世一样光怪陆离。 2012.9.4 不容于记忆 我相信,有些重要的事情被所有人遗忘了, 不是我们不想记住, 只是它们不容于记忆本身。 2012.9.4 怯于评论 我怯于评论一首诗、一本诗集, 就像怯于评论一朵茉莉、一棵茉莉。 植物学家、药物学家展开分类与比较, 路人只是看,只是闻,摘来献给情人。 爱花者只是早晚围着它们打转, 他们相信这样可以取悦花的精灵, 让花的肉身更健壮,更漂亮。 2012.9.4 十年 十年,是十个春天、十个冬天,十次生日, 十年,可以让一只飞虫轮回多次(如果它注定了只能成为一只扑火的飞虫), 十年,可以让一株小水杉把碧绿的枝条伸到顶楼那位钢琴教师家的窗边。 2012.8.31 童年时住过的房子 童年时住过的房子已经全部拆光, 我熟悉它们的每一个角落,能回忆起大部分家具, 回忆起夏天、冬天、下雨天、早上、半夜、农忙、过年时的气氛; 我记得外婆家的老房子,那条神犬般伶俐的看家狗小白, 去年回家吊丧时,我看到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 小白也早已在二十多年前死于一场“预防狂犬病”的运动。 在这些老房子和现在这套住了十二年的公寓之间, 是“其他的房子”,它们的门窗、墙壁、家具很少会闯入记忆, 它们似乎只与某些阴郁的往事有关, 作为模糊的背景在脑海里闪现。 童年时的房子,才是记忆的深泉, 蕴藏着最美好、最真实的时间。 2012.8.20 死结 也许,某个更伟大的意志,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刻, 轻而易举地解开那些死结:用剑,用火,而不是灵巧的手指。 2012.8.20 我的感受 我有一些感受,我相信是人所共有, 别人怎么活,我也怎么活, 别人怎么开心,我也怎么开心, 别人怎么发愁,我也怎么发愁。 我有一些感受,我相信是我们这种人所特有, 我在一些书里,在一些人的眼里读到它们, 对于别的人,它们是梦呓和想象, 写在诗里,现在脸上,他们以为我们在撒谎,在夸张。 它们在我们身上活跃着, 一如活跃在千年之前的我们身上, 只要我们这种人没有死绝, 它们也将出现在千年之后的某些人心里。 还有一些,为数极少, 为我个人所独有, 一旦我从世上消失, 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这样感受。 2012.8.17 小树林里 小树林里,一张竹床架在两张长凳上, 蝉在发疯似地鸣叫,一阵凉风吹过, 树叶沙沙作响——我所听过的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猪在猪圈里打呼,公鸡母鸡在豆苗丛中觅食,或者昂首踱步; 这一切,连同整个村子,已被夷为平地。 这午后的记忆,失去了所有的对应物, 这午后的一幕(应该是在放暑假,睡醒了就去河里玩耍), 是我夏日童年的第一记忆, ——冬天另有冬天的象征 (有一年放寒假,在齐膝深的大雪,我和老妈挑着行李, 从学校走路回家,足足走了几个小时,走到天黑, 哦,不!这已经是我初中时候的事! 那吱吱吱的踩雪声……) 2012.8.17 永存 我相信,有的人比卡夫卡更幸运, 连同自己的作品一起彻底消失, 我相信,在虚空里也有永存, 在影响世界命运的各种力量之中, 它们同样持久,只是更无形,更神秘, 就像我的存在,影响着这间书房里 那些微小生物构成的多个世界。 2012.8.13 无题 蚱蜢——秒针的猛然一跃。 2012.8.13 人心 人心多么酷似大自然——麻木、壮阔、神秘、恐怖、美丽, 只是大自然不像人心,会受到造物主安排下的惩罚。 大自然无善无恶,地震时,海啸时, 动物和人类发出的诅咒,都由造物主独自承受。 2012.8.13 言说 “我要放弃思考”,大脑肿胀得像是着了火的人说。 “我要放弃感受”,感官高度发达的人,被各种丰盈强烈的感受搅得心神不宁的人,那些用嘴唇、双手、腰腹恋爱的人,那些迷信肉体指引的人(下到地狱也不畏惧),那些超凡脱俗的唯美主义者、目无下尘的享乐分子,那些蔑视世界的酒鬼、醉生梦死的狂人、歇斯底里的怪兽说。 热爱邻人的人,突然发誓:“我要远离同类”, 孤独的人,在山中顿悟:“我要摆脱自我”, 面对同一个病人,有人说“要像母亲一样仁慈”, 有人说“要像神明一样硬起心肠”, “行动吧!”“再想一想!” 2012.8.7 一百年后的读者 谁也无法称量自己灵魂的分量, 称量它的砝码总是还未出现。 不幸的孤独的女诗人, 为一百年后的读者写作, 那些幸福的、合群的小诗人, 那些不幸的、孤独的小诗人, 也曾这样眺望未来。 2012.7.25 谎言 谎言很少会被揭穿, 我们自己也常常也看穿不透它的本质, 但是谎言就是谎言,它存在着, 像石头作为石头, 雨作为雨。 2012.7.25 骗子 从前有个骗子,又高大又英俊, 舌头又甜又滑又香,像婴儿一样, 他可以欺骗最狡诈的女人、最多疑的老头。 多年以后,他的骗术还是那么高超, 可是他老了,丑了,眼睛浑浊,嘴巴发臭, 他的胆子小了,他的花言巧语旧了。 他的骗局连傻瓜也能识破, 苍蝇也不愿意在他的头发上停留, 最丑的老巫婆也不愿接受他的亲吻。 2012.7.24 落差 诗句犹如溪水,只要有落差就会哗哗流淌, 在有些时刻,在有些地方, 这个落差足以造出万丈巨瀑,咆哮而下。 2012.7.23 乞丐 一个小丑,穿着彩衣,在街头终日乞讨, 不玩杂耍,也不逗乐,他表演自己的忧愁。 会翻三个跟头,就翻吧!哪怕第四次变成了小狗打滚! 会变戏法,就变吧!哪怕是从帽子里变出一团假发, 变出一个秃子,变出一个傻瓜! 2012.7.23 惊异 当我在阳台上抽完一支烟,关掉窗口的小灯, 合上女诗人的传记,回到屋里, 看着熟睡中的这个漂亮的小女孩…… 一个11岁的女儿,这全部的生活, 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2012.7.23 冷嘲者 这个聪明人一天能找出六个蠢货 来展示自己冷嘲的天赋。 可是狮子从不玩弄蛇和田鼠, 它一天捕杀一次, 然后就休息,游荡,巡视, 既不残酷也不仁慈。 2012.7.19 巨人 巨人的心脏比我们的鸽子心大十倍, 跳动得却更加缓慢, 巨人的大手如此灵巧, 可以在戒指内侧刻下命运的连环图景。 2012.7.19 奉承 甲:你为什么在众人面前如此亲昵地赞美那个人? 乙:普希金也曾奉承他所厌恶的沙皇嘛。 甲:可是那不过一个众所周知、无足轻重的小丑。 乙:我也不过是出于礼貌随便说说而已。 甲:你的舌头居然能如此轻松地说出违背本心的话语,   我原本以为,要让你这样的人撒一个小谎,   简直就像用一根丝线从内心的深井里吊上一桶石头。 乙:你未免太夸张了吧。 甲:我倒宁愿你是受人玩弄的普希金,   半句违背良心的恭顺低语,   都会在内心激起对整个世界的厌恶,   每一丝谄媚的微笑都会变成一个奇耻大辱,   这种厌恶和耻辱会唤起十倍的自尊和傲慢,   甚至让他看轻自己的生命。 乙:够了,简直莫名其妙到了极点,   活该你没有朋友,没有生活。   滚回你的枯井里,读你的普希金去吧。 2012.7.13 过度 过度的懒惰,近乎另一种勤奋, 需要强大的意志、高超的幻想 来维持内心的满足。 2012.7.13 天赋 有的天才(比如,茨维塔耶娃), 思考得如此之少,甚至不思考。 他们只是保全了神明赐予每个人的天赋。 一般人只保全了微乎其微的残余, 对于有的人,这个份额是十分之一、十分之二, 而对于这些天才,则是全部。 ——如何才能保全? 被钉上十字架的牺牲者知道, 自缢的诗人玛丽娜知道。 2012.7.13 读《三诗人书简》 当她刚刚在情书写下三句话, 当第二句否定了第一句, 又被第三句推翻, 她仿佛无法驾驭自己的语言, 无法驾驭这炽烈的情感 ——不如说是幻想, 不如说是——诗。 2012.7.13 观光 一年难得两三次, 他们坐上慢吞吞的电动小船, 在自己的生命之湖上游览半个小时。 2012.7.13 变异 蠢人、骗子、窃贼,以及最最荒唐的自欺者, 无非——和我一样——是人的一种变异。 2012.7.13 梦中 我在梦中责问着,抽打着对方的脸,但却使不上力气。 也许,在别人的梦中,我也曾是被抽打的对象, 也曾同样冷漠、轻蔑地看着对方愤怒的面孔, 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2012.7.13 忽然 整整一年没有写一行诗, 忽然又一连写了几首, 这是怎么回事? 就像一个人独自生活了十二个月, 既不寂寞,也不烦恼, 忽然,在最炎热的夏天, 重又夜夜外出游荡。 2012.7.12 愿你一直籍籍无名 愿你一直籍籍无名, 愿你的朋友仍是穷画家、穷诗人, 愿你们的才华永久地埋没。 愿你的时间流逝得比别人更快, 愿你的生活像噩梦一场, 愿你们在噩梦中寻欢作乐。 愿你的情人落魄潦倒,脾气暴躁, 愿你像深渊一样,谁也不敢靠近, 愿你像烈焰一样,只有不怕毁灭的人才敢爱你。 2012.7.7 一首短诗 一句只有四行的诗, 第二天再读,仿佛第一次读出了它的深意。 记忆与遗忘,寂灭与唤醒, 是什么力量在冥冥中替我们做主, 在一秒一秒地塑造我们, 塑造出这首短诗此时此刻的全部光彩? 2012.7.6 最后一刻 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世界,像初次下水的船, 回望着,与万物告别,船尾插进烈火的大海。 虚空的烈焰舔上我们的鼻翼, 我们曾在爱人的头发里贪婪地嗅闻肉体的芬芳。 最后一滴浑浊的泪水,最后一次奇迹 ——用物质表达情感。 你活过,一切活过的事物都将死去: 小小的星球,散了架的荷花。 也许只是失控的时候到了,眼泪从泪腺里漏了出来, 物质要与物质分开。 2012.7.4 只要他愿意 如果他不预设我们的衰老,我们就永不会衰老, 只要他愿意,我们什么也不做就能活命, 也许靠阳光,也许靠空气, 也许什么也不靠,单靠他伟大的意志。 2012.3.26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徐芜城,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8-08-04 14:26:53
小甜shit
2013-01-21 01:22:46 小甜shit

很欣赏那些暗夜独自写诗的人像默默对抗流逝的时光。。。

刘盛京
2016-10-27 19:13:38 刘盛京 (建一所房子,于世界和我之间)

好喜欢这两首:无题+不是。

------------------------
无题

蚱蜢——秒针的猛然一跃。

------------------------

不是

我们并不是生活在时间里面,
就像一条小船不是生活在激流和巨浪之上,
就像一团摇曳的烛火不是生活在黑暗里。

-----------------------

老残游记哟
2018-08-04 14:26:53 老残游记哟

你好徐总,为什么没法注册你们一条生活馆的账号,?注册过程没法收到你们验证码呢?我咨询了联通运营商,仍无解!!021-62418072/62416672也打不通